正文 第八百三十二章 第一场戏

目录:重生之我是大明星| 作者:向晚非雪| 类别:都市言情

    ♂

    把开机之后的第一场戏安排在半夜,大概也就只有宋铮才能这么玩儿了。

    新闻发布会结束之后,整个剧组就在一直忙活这准备工作,陆逸,唐焉也只能陪着,唐焉还好一点儿,她现在毕竟是个新人,在娱乐圈儿这地方,新人是没有人权的,基本上导演怎么安排,就得怎么来,即使有怨言,也只能憋着。

    可陆逸好歹现在也是圈儿内的大牌了,当初一部《永不瞑目》可是让他火到了没朋友的程度,即便上这两年人气有点儿下滑的趋势,可是在国内演艺圈儿里,也是排在前列的当红小生。

    不过陆逸这人的脾气好,即便是要熬夜,也没有一点儿怨言,反倒是一直在帮着忙活。

    而宋铮之所以将第一场戏安排在半夜进行,也是有他的考虑,这部戏的拍摄周期段,他需要所有的演员都能用最快的速度进入状态,这第一场戏,就是整部电影的重中之重。

    “有问题吗?”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工作人员也已经布置好了现场。

    “没问题!”陆逸笑着说道,这一整天的时间,他一直在准备。

    虽然他在这部电影里的戏份不是很多,甚至都比不上张佳译饰演的大老王,可是,作为一直在电视剧圈子里发展的他来说,这次的机会非常难得,他要好好的把握住。

    和陆逸相比,林欣如准备的时间要更长,从这个剧本出炉,宋铮就一直在一场戏一场戏的给她讲,到现在,整个剧本早已经烂熟于心。

    见林欣如点头,宋铮也没说什么,他知道,林欣如现在需要憋住这口气,一旦这口气松了,接下来正式开拍的时候,那股子劲儿也就没了。

    所有的工作人员立刻忙碌了起来,准备好之后,纷纷朝着宋铮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

    “《失恋三十三天》第一场第一条!”

    “开始!”

    监视器里,镜头对准了会所的大门,林欣如和陆逸两个人站在台阶上。

    林欣如面色黯然,紧了紧衣服,看着走在前面的陆逸,艰难的开口,说:“我没想要麻烦你的。”

    陆逸没有回头,只是轻轻的点点头:“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

    林欣如僵在原地,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陆逸转过头,也不去看林欣如,又转头看着面前的街道:“我是说,你不是那种会给别人台阶下的人。”

    林欣如微微扬起头,声音拔高:“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

    陆逸的身子微微颤抖,情绪突然激动起来,猛的转回头,看着林欣如:“黄小仙儿,真不明白吗?我们两个人是一不小心才走到这一步的?你仔细想想,在一起这么多年,每次吵架,都是你把话说绝了,一个脏字都不带,杀伤力却大的让我想去撞墙一了百了,吵完之后,你舒服了,可你想没想过我的感受?每次都是我自己舔着脸,跟狗一样自己找一个台阶下!你永远趾高气昂,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这一段楼梯,我已经灰头土脸的走到最下面了,你还站在最高的地方,我站在这下面,仰视你,仰视的我脖子都断了,可是你从来没想过,全天下的人,难道就只有你有自尊心?我要不然就一辈子仰头看着你,或者干干脆脆的转过身带着我的自尊心接着往前走,你是变不了了,你那个庞大的自尊心,谁都抵抗不了,但我不一样,小仙儿,我得往前走,说这么多,你明白了吗?”

    林欣如神色微动的看着陆逸,她的脸上写着的还是不明白。

    宋铮看着,心中暗暗叫好,要说整个剧组,他最不放心的就是林欣如了,虽说林欣如入行也有些年头了,名气大,可就是演技不见上线。

    但是这一次,林欣如确实给了他一个惊喜。

    现在拍的这一场,可以说是整部电影里最最核心的部分,虽说黄小仙和陆然的恋情在整部电影里只是一条暗线,但实际上整个故事的展开都在围绕这这段已经破灭了的恋情在进行。

    黄小仙和陆然分手是因为闺蜜冯佳琪横刀夺爱,可即使没有冯佳琪的横刀夺爱,即使黄小仙没有发现陆然和冯佳琪的地下恋情,他们就真的能够顺利结婚,以至走下去吗?

    只怕未必会有黄小仙想象的那么好吧。

    从整个故事里不难看出黄小仙的性格,自私,以自我为中心,生活邋遢,粗枝大叶,说话尖酸刻薄,更要命的是她那强大无比的自尊心。

    她的自私和以自我为中心表现在对王小贱和大老王的评价上,她的生活邋遢表现在她住的地方乱的像狗窝,一个女孩儿那么不会收拾,连最起码的都不会做,至于她的粗枝大叶,则表现在她竟然没有发现男朋友和自己好朋友的地下恋情,并且人家就在她面前,或许是她信任人家,可是都说女人是最敏感的动物,可是她连女人最敏锐的嗅觉都没有了,而她的尖酸刻薄和强大的自尊心,在整个电影中都不断重复,无论她面对的是老板、同事、客户,还是她的男朋友,她都是毫不遮掩地展示着自己的“真面目”,这也是她失去男友的最根本原因。

    在感情面前,男女双方是平等的,至少在人格是这样的,虽然谁爱得多一点,谁就卑微一点,但是那不意味着其中的一方就可以毫无限制的卑微下去。

    爱情就像最娇贵的火睡莲一样,需要不断地用心呵护和照料,需要双方共同的努力。如果只是一个人在付出,时间久了,他就会觉得你是在挥霍他的感情,你不够重视和在意他,他的心就变累。

    即使你爱得很强烈,可是你一直都和保温瓶一样外冷内热,对方也很难感受到你的爱。

    女孩儿在恋爱和婚姻中,的确是需要的保护多一点,需要多迁就一点,可是那不是说什么事都可以让她肆无忌惮,更不能用自己高傲的自尊把别人的自尊踩在脚下。

    而黄小仙就做到了,她把陆然的自尊可以说践踏的一无是处,每次说话都把话说得很绝,不给对方留余地和台阶,自己说得的当然很解气,确实让别人无所适从,如坐针毡。

    时间长了,他们的感情对于陆然来说就像是很好吃的汤圆,可是放进嘴里的时候,却发现很烫嘴,根本就无法下咽,吐掉又不舍得,就那样矛盾着,最终还是因为实在承受不了,而选择放弃了。

    虽然冯佳琪和黄小仙是好朋友,陆然和她能够经常见面,但是相信陆然在和冯佳琪走到一块儿以前肯定也矛盾过,挣扎过,毕竟他爱的是黄小仙。

    正是因为他们两个不断地争吵和矛盾,陆然的自尊心一再受到践踏的时候,而冯佳琪是他最好的倾诉对象,能从她那里得到安慰。

    久而久之,他就会觉得冯佳琪更能够理解他的感受,更懂他,更在乎他。

    其实很多都有那样的心理,起初都会找个自己爱的伴侣,等到自己遍体鳞伤,身心疲惫的时候,却又想找一个爱自己的人,那里才是最好的港湾。

    冯佳琪就是因为天时地利的缘故而走进陆然的世界,或许陆然不是真的很爱冯佳琪,但是他却离不开她,因为她身上有的恰恰是黄小仙最缺少的。

    也许冯佳琪刚开始更多的是同情和理解陆然,可是时间长了,两个人产生爱的情愫也可以理解。

    正所谓,家有贤妻,夫无外遇。

    如果他们两个真的能够很好的在一起的话,陆然的新娘会是冯佳琪吗?

    至于最后,电影的结局暗示,黄小仙和更阴柔的王小贱在一起了,他们或许能够更好的互补,不过那也要取决于,王小贱的容忍程度。

    一旦黄小仙从上一段感情的打击中走出来,最大的可能就是重拾她那无比强大的自尊心和自己的本性。

    要知道她和陆然在一起七年,就基本上没有什么变化,难道说换个身边的人就能改变她的性格吗?

    或者说一旦王小贱表现出男人的一面,他们估计也就走到头了。

    重新回到正在拍摄当中的这场戏,失恋后的黄小仙,或许曾经试图挽回破碎的爱情,可是她那强大的自尊心,还是战胜了她的冲动,打败了她最应该做的事,导致七年的感情彻底破裂。

    如果她能够不那么刻薄,注意下陆然的感受和心理变化,不让爱情的天平彻底失衡,陆然就不会转身走向冯佳琪的怀抱。

    不是刻意批判黄小仙,只是她确实应该为那段逝去的爱情买单,如果没有用心呵护的话爱情得源头是会枯竭的,爱也是会挥霍完的。

    如果爱,就好好爱,学会努力呵护和经营自己的爱情,不要到最后伤了自己,也伤了别人。

    在感情面前,用坚强做的外衣的那刻颗脆弱的心是伤不起的!

    但是,在这场戏里,黄小仙是不能成功挽救那段感情的,因为一旦她真的像她的内心世界独白那样,卑躬屈膝,甚至是卑微的去祈求原谅,将自己最错弱的一面展现出来的话,她这个人物就不完整了。

    现场的表演还在继续,一阵沉默,林欣如的表情带着点儿纠结,就像是在心里组织着各种各样能打破沉默的语言,但最后从她嘴里冒出来的,却是这样一句话:“我自己能回家了,你走吧。”

    两个人曾经相爱,此刻中间相隔一米远,但是,唯一的交流就是这要人命的沉默。

    陆逸微微错愕,最终还是挥挥手,拦了一辆出租车,然后打开车门,靠在车边,回头看着林欣如:“那我先走了。”

    林欣如机械的说:“好。”

    说完这个字之后,又不由自主的,微微仰起了头。

    陆逸俯身钻进车里,车缓缓向前开动,深夜里一片寂静的景山街道上,出租车在镜头里越变越小。

    另一部摄像机此刻在捕捉林欣如的面部特写,她的眼神之中带着期盼,似乎是在期盼出租车停下来,但是结果却是徒劳,突然她的表情微动,像是明白了陆逸刚刚说的话。

    然后,林欣如动了,拼了命的追了上去,跑的飞快。

    这个时候,便是黄小仙的那一段内心独白:我要追上那辆车,我有话要跟他说。我要问他,我知道我做错了什么,你可不可以在下面,再等我片刻?我令你没有尊严的一步步走了下去,为了惩罚我,我甚至愿意一路滚到你脚边,从此和你平起平坐,你能不能再等等我,前路太险恶,世上这么多人,唯有你是令我有安全感的伴侣,请不要就这么放弃我,请你别放弃我,我一定要对他说,我不再要那一击即碎的自尊,我的自信也全部是空穴来风,我能让你看到我现在又多卑微,你能不能原谅我?求你原谅我。

    林欣如一路狂追,一路拼命的喊着停车,眼泪大剂量的流着,她现在的这个样子就像个疯子,这不是她本意,但却无能为力。

    这个时候,就像是命运安排的一样,前面有个红灯,出租车缓缓停下来了。

    林欣如的表情仿佛看到了希望,于是更加奋力的向前跑去,可就在这时,有人自身后抓住了林欣如的肩膀,一把将她拽住了,林欣如猛一趔趄,差点儿栽倒在地上。

    林欣如愤怒的转过身,看到了一脸平静的紧抓着她胳膊的宋铮。

    宋铮现在的这个扮相,曾经让林欣如笑过无数次,就是刚刚在开拍之前,林欣如看到宋铮,还是忍不住想笑。

    宋铮也在担心林欣如会笑场,但是,林欣如转回头的那一瞬间,那愤怒的眼神,让宋铮立刻就踏实了。

    她已经完全在戏里了。

    林欣如拼命的想要挣脱宋铮的手,连哭带嚷:“放开我!没时间了,你丫放开我!”

    宋铮松开了林欣如肩膀,但林欣如还没来得及接着追,他突然一反手,实实在在的,干脆利落的,抽了林欣如一个耳光。

    林欣如耳朵里嗡的一声,激流的血脉也仿佛一下子暂停流动了片刻。

    这一巴掌可是实打实的打了过去,开拍之前,宋铮本来也想着要和林欣如商量着借位的,但是,林欣如却非常坚持,一定要真打,刚刚宋铮还在犹豫,但是真的走进了镜头之后,他也没能控制好,真的狠狠的抽了一巴掌。

    宋铮冷静的盯着林欣如,然后轻声问道:“醒了吗?”

    林欣如的脸上肉眼可见的出现了五道指痕,但是她此刻根本就想不到这些,她整个人都在戏里,回过头,看着出租车缓缓驶去,沉默了很久,然后终于止住了失控的痛哭,看着宋铮,轻声说:“谢谢。”

    尤瑟纳尔说过一句无比刻薄,但又无比精准的话:世上最肮脏的,莫过于自尊心。

    就是在此刻,故事中的黄小仙突然意识到,即便肮脏,余下的一生,她也需要这自尊心的如影相随。

    “好!过了!”

    宋铮的声音打破了现场的平静,早就等在一旁的任童赶紧过来,将一个冰袋敷在了林欣如的脸上。

    林欣如到了这个时候,才意识到了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也瞬间从剧情当中走了出来,狠狠的瞪了宋铮一眼。

    宋铮立刻秒怂,对着林欣如动手,他可还是第一次:“没事儿吧!打疼了吧!”

    林欣如一甩头发,直接闪人。

    宋铮看着,感觉到四周围投来的目光,那叫一个尴尬:“那什么,都收拾一下,换地方拍下一场!”

    这个时候,陆逸也过来了,他的戏结束,要回酒店休息,然后,宋铮打算用一天的时间,集中将陆逸的全部戏份拍完,本来戏就不是很多,再耽搁人家的时间就不好了。

    送走了陆逸,宋铮带着大部队转移到了一家餐厅,接下来要拍的是,拜金女李可大清早就约王小贱和黄小仙出来聊婚礼的事,结果被突然爆发的王小贱一通数落。

    唐焉之前虽然也拍过戏,但是,此刻心情却格外的紧张,和好莱坞级别的大导合作,而且还是她的偶像,她也想要努力一把,好好表现,最好能给宋铮留下深刻的印象。

    “各部门准备好!开始!”

    张旭替代了宋铮的位置,坐在了监视器的后面。

    镜头中,唐焉一脸怒容的坐在宋铮,林欣如的面前,小嘴一张,一个字一个字的甩着宝岛腔儿:“魏依然不同意拍短片,我们吵了一晚上,我难过的要死了。”

    正!

    唐焉这糯糯的宝岛腔儿甚至比林欣如这个货真价实的宝岛妹子都要正!

    只可惜,林欣如此刻的酒劲儿还没消,宋铮更是困得哈欠连天,两个人都对她的没头没脑的抱怨,做不出任何反馈。

    剧情中,凌晨六点半,王小贱和黄小仙就分别接到了这位小姐的电话,电话里,李可语气异常惊悚,然后两人各自花了半个小时的时候,火速出现在李可面前,然后听到的就是这样古怪的几句话。

    “你们得帮我,你们是专业人士,短片我必须得拍,我的,想到这件事情确定不下来,我根本没办法睡觉的呀。”

    林欣如掀开眼皮看着唐焉,那表情就像是在说:丫是疯了吗?

    “要是你们帮不到我的忙,我只好换别的公司去做了。”唐焉见两个人毫无反应,立刻开始威胁上了。

    林欣如一惊,忙道:“啊?别别别,要是大老王知道了,我们会被他一掌劈死的~~~~”

    可是,话还没说完,一旁的宋铮就开口了,道:“随您便。”

    唐焉一愣,道:“你说什么?”

    宋铮此刻的脸色凝重的就像是在参加葬礼,眼神涣散,冷静的重复了一遍:“我说,随您便。”

    唐焉顿时一副受到了非礼的表情:“你们这是什么态度啊?!”

    宋铮站起身,看着唐焉道:“我告诉你,我们是什么态度,李小姐,你和魏先生意见不和,那就打完架以后,再统一出一个结果来告诉我们,劝架这事儿,首先我们干不了,其次我们没这个义务,六点多被你叫起来听你说这些废话,我们就当是听陌生人发牢骚了,出了这个门,我绝对把这事儿留在这儿,一点儿都不带走,您明白了么?我们公司是在赚你们的钱,但不代表我们两个人就得24小时随时恭候你使唤,我们是有上班时间的。”

    宋铮一个字一个字,说的那叫一个慢条斯理,深入浅出,唐焉此刻的反应也非常精彩,她的脸色呈现出一个渐变的过程,绯红,深红,猪红色。

    林欣如配合的也非常到位,随着宋铮的话,她也被激荡了,似乎是突然发现王小贱的刻薄,真是和她不相上下,同出一辙。

    唐焉坐在那儿,脸红的像**点钟的太阳一样,头上噗噗的冒着蒸汽。

    宋铮说完,转头看着林欣如:“黄小仙儿走吧,回去补个养颜觉。”

    林欣如愣着神,半张着嘴,跟着宋铮站起来,宋铮冲着唐焉微微一俯身:“临走劝您一句,我干这行儿有几年了,临结婚两口子突然谈蹦了的情况,我遇到过不止一回,男的被女的那些二百五要求逼的反了悔,女的悔不当初拼命在后边儿追,这种结果可真是一点儿都不童话,我说这个没别的意思,前车之鉴,跟你分享一下,回见,李小姐。”

    宋铮把话说干净,很自然的抖了一下肩膀,转身走出门,连背影都显得不卑不亢,林欣如在后面看着,横生出感叹:这人可真是个百里挑一的高品质贱人。

    “好!”

    一场戏拍完,宋铮第一时间到了监视器那边,让人将所有的镜头都接起来,重新看了一遍刚刚拍摄的片段。

    唐焉也站在一旁,一脸的紧张,这可是第一场戏,要是砸锅了,她都不知道宋铮会怎么样。

    可是等了半晌也不见宋铮有任何表示,终于还是乍着胆子问了一句:“那个~~~~宋导,您觉得怎么样?”

    宋铮抬头看了眼唐焉,说心里话,唐焉的表现还真的让他有点儿意外,关键是前世上黑唐焉演技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在那些帖子里,唐焉就是一个毫无演技的大花瓶,摆在那里,中看不中用。

    可是刚才这场戏,唐焉的表现说不上有多惊艳,但却非常稳,如果打分的话,起码能有个75分。

    “不错!”

    唐焉听着,心里不禁有点儿失望,这场戏,她可是准备了好长时间,自认为已经演的非常出彩儿了,可结果竟然只是换来了一句“不错”。

    会失望,那也是因为唐焉这是第一次和宋铮合作,如果她知道,凡是和宋铮合作的演员,能从他的嘴里得到这么一句评价,已经是非常难得的事,她也就不会失望了。

    “行了!熬了一宿了,回去歇着吧!”

    宋铮说完,就招呼着工作人员接茬儿忙活,他现在感觉状态非常好,关键是林欣如的状态非常好,不趁着现在多拍几场,岂不是浪费了。

    唐焉看着宋铮起身离开,心里感觉有点儿不是滋味儿,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她也说不清楚。

    唐焉离开了,剧组的拍摄工作还在继续。

    宋铮和林欣如肩并肩的朝前走着,两个人中间有一个安全界限的距离。

    宋铮突然转过头来说:“去吃个早点?”

    林欣如刚刚丢了一单活儿,但是却显得非常轻松愉快:“走着啊,哪儿去?”

    “我知道有一豆汁儿店,特地道。”

    林欣如一脸嫌弃的样子:“我不去,我干嘛一大早喝臭烘烘的玩意儿啊?”

    “那就喝杂碎汤呗。”

    “凭什么啊?大早起的,我就跟羊下水过不去?”

    “我看你是酒醒了。”

    林欣如扯着嗓子,道:“不光酒醒了,我记忆也恢复了,你丫凭什么抽我一大嘴巴?”

    “你哪儿那么多凭什么啊?”

    两个人就这么你来我往的拌着嘴,一边沿着马路边向前溜达。

    接下来这场戏,在原版电影中并没有,不过宋铮特意加了一场戏,毕竟整部电影王小贱和黄小仙是主角,而且最后还暗示两个人会在一起,要是这对欢喜冤家的对手戏少了,显然支撑不起这份特殊的情感。

    坐在早点摊上,宋铮埋头吃饭,林欣如瞪眼看着,似乎是突然想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吃过早餐了,然后陷入了回忆,回忆和陆然在一起的时候,熬夜刷通宵,大冬天坐在路边吃油条喝豆腐脑的早上,抓着油条的手不出一会就冻僵了,但还是会一路满足的傻笑,胃里吸收的热量很妥帖,那样的早晨沉甸甸的充满质感。

    林欣如还没来得及从回忆之中走出来,宋铮又开始骚扰他了。

    “黄着,把冒着恶臭的豆汁儿推到林欣如的鼻子底下,“喝点儿啊。”

    “我不,你快拿走,快拿走,不然我吐在你脸上。”林欣如的表情决绝,方才回忆的惆怅瞬间当然无存。

    “喝点儿,解酒的。”

    “快拿走!你这个恶心的人。”

    “你能喝下一口,我给你十块钱。”

    “你丫怎么把我想的那么物质!”

    “十五。”

    “滚,千金难买我一吐,我知道你想看我笑话。”

    “三十!”

    林欣如没说话,表情显然是动心了。

    然后,林欣如屏住呼吸,看着那碗暗绿色的冒着幽怨臭气的东西,然后喝下去了一口。

    那被诅咒了的味道,在林欣如嘴里四处弥漫开,她的表情变得非常古怪,像是在好奇,给人以这种味觉感受的东西,到底是凭什么跻身于餐桌上的?

    要做到这一点却是非常困难,要知道,林欣如差不多是第一次喝这玩意儿就难以自拔的爱上了,现在却要作出非常嫌弃,并且难以接受的样子,确实很困难。

    宋铮看着林欣如,他的低级趣味得到了充分的满足:“你得咽下去,快快快,一咬牙一闭眼的事儿。”

    林欣如在给自己鼓劲儿,但最终还是没有足够的人生阅历和勇气,去驱使她把那一口豆汁儿咽下去,站起来,转身,冲向了离她最近的墙角,身后,宋铮在快乐的嚷嚷着:“你跑远点儿吐啊,这儿这么多小朋友呢!”

    呕~~~~~~

    稀里哗啦!

    “好!过了!”宋铮看着林欣如的样子,大声笑道。

    说完,接着喝起了那碗豆腐脑儿,林欣如吐完,也转身回了那张小餐桌,端起豆汁儿几口就喝了下去,然后痛快的一抹嘴,发出了一声感叹,把旁边的人看的都惊呆了。

    豆汁儿这玩意儿,就是正宗的燕京人,很多都接受不了,可林欣如一宝岛妹子居然能喝的这么享受。

    张旭这个时候,也走了过来,问道:“宋导!接下来怎么安排啊!?”

    宋铮看了看时间,这个时候刚刚早上六点多,他倒是一点儿都不觉得困,可是也不能不考虑大家的身体。

    “都回去歇着吧,下午一点,刚才那会馆集合,别忘了通知陆逸!”

    张旭闻言,转身去吩咐了,大家听到终于可以休息,也纷纷松了一口气,虽然宋铮如果坚持要继续拍摄,他们也能撑着,但是,毕竟身体的疲劳是不会因为他们的意志力就消退的。

    宋铮和林欣如吃完早点,也乘车回家。

    一觉睡到了中午,宋铮被电话吵醒,一看时间都十二点一刻了,赶紧叫林欣如起床,两口子出门的时候,任童和老赵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上车,林欣如很自然的靠在了宋铮的怀里,一副没精神的样子。

    宋铮笑道:“怎么了?突然又开始工作,是不是特别不习惯啊!”

    林欣如抬眼瞪了宋铮一下,道:“我没什么不习惯,真要说不习惯,就是你那个发型,拍完这部戏赶快给我剃光,娘娘腔!”

    呃~~~~~~~~~

    这都多少年了,怎么还嫌弃起来没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