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三十六章 什么是演员

目录:重生之我是大明星| 作者:向晚非雪| 类别:都市言情

    “停!”

    正在表演当中的演员们突然听到头顶传来了宋铮一嗓子怒吼,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呆愣愣的看着宋铮几步从高坡上跳下,朝着他们跑了过来,一时间,所有人的心都悬了起来。

    宋铮片场暴君的名号,他们就算是没亲眼见识过,也都听说过,特别是和宋铮合作过的演员,这会儿心都悬了起来。

    当初在拍摄《我的团长我的团》的时候,宋铮是怎么当着众人的面,动手打王保强的,那画面可还历历在目呢。

    只见宋铮过来,直接到了还趴在地上的廖樊旁边,一把将他给拽了起来,大吼道:“你刚才干什么呢?老子问你刚才干什么呢!?”

    廖樊被宋铮吼得一愣,也不由得紧张了起来,这场虽然是群戏,但是每个人都个各自的戏份,他刚才的戏是躲避炮击,向前扑倒,然后手脚并用的靠在战壕边上。

    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刚刚的动作,廖樊没发现什么问题,怎么就惹得暴君大发雷霆了。

    “宋导!我~~~~~我~~~~~”

    宋铮双眼瞪得溜圆,手上一用力,直接把廖樊给扔了出去,他可是经历过一挑三十铁笼大战的人,廖樊在他手上,轻的就跟没有重量一样。

    嘭!

    廖樊后背撞在了战壕边的沙包上,好在穿的多,也没感觉有多疼,只是心里憋屈,他都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就被宋铮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教训,顿时也是一股子火冲上来了。

    “你凭什么打人!”

    宋铮怒极反笑,道:“老子凭什么打人?就凭你个王八蛋把全组人大半天的心血都给毁了,老子打的,杀人要是不犯法,老子早TM宰了你,这要是在战场上,老子都能下令枪毙你个王八蛋!”

    汶河南岸旧窑厂的这场戏已经拍了一个礼拜,虽然奔奔磕磕的,总体来说还算顺利,宋铮也不敢太快,这场戏可是整部电影的重中之重,他可就指望着借这场戏来吸引观众呢,只能一个镜头一个镜头的抠。

    刚刚这场是群戏,光准备工作就做了一上午,埋炸点,排练走位,协调各组镜头,好不容易都忙活好了,一开始也挺顺利的,可就是拍到焦大鹏手拿燃.烧瓶,躲避坦克轰击的一个镜头,出问题了。

    廖樊被宋铮吼得有点儿懵,他出道时间不短了,可一直没有好作品,能给人留下印象的也就是那部号称国内第一部青春偶像剧的《将爱情进行到底》,出身不俗,却也只能在三四线熬着,这次能被宋铮选中来拍《集结号》,他也非常珍惜这个机会,可是再怎么珍惜,宋铮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就上手打人,他自尊心,面子上怎么过得去。

    “我哪错了?”

    宋铮见廖樊居然还对着他吼,怒道:“刚才讲戏的时候,我是怎么说的,重复一遍!”

    重复就重复!

    廖樊也豁出去了,大不了这破片子他不演了,回去接着熬,打定了主意,今天这事儿,宋铮要是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绝对不算完。

    “躲避坦克炮击,擦着炸点向前扑倒!”

    “你TM还知道擦着炸点跑啊!?”

    宋铮要的就是视觉冲击力,虽然有点儿可以讨好观众的媚俗感,可是这么大的投资,要是不在这场战争戏上做足了功夫,凭什么收回成本?

    刚刚廖樊在跑的时候,明显是故意在躲着那个炸点,还没爆呢,他一个横移躲出去一米多,摄像机都差点儿跟不上,为了捕捉他的镜头,爆炸都没拍进去。

    还TM没炸就知道多,未卜先知啊!?

    虽说只是一个镜头,也就一秒钟的事儿,可宋铮就是个执拗的性子,他的电影里,就不能有任何瑕疵出现。

    廖樊的脸色也变得有点儿尴尬,他刚才确实害怕,尽管在开拍之前,宋铮已经反复保证过,绝对不会有危险,最多就是爆炸之后,带起来的硬土会砸到脸上,有点儿疼。

    烟火组的人也反复的试验过了,甚至一个工作人员还站在炸点边上亲身演示过一次,可是他就是害怕,谁也不能保证会不会真的不出问题。

    结果就是因为他这么一害怕,整个剧组一上午的工作全都白做了,炸点需要重新埋,现场也要重新整理,甚至好些服装都要重新做。

    宋铮要是还能心平气和,他就是活菩萨了,本身压力就大,结果就因为这么一个小失误,这么一场大戏全都要重新拍,他心里能没有火吗?

    “你TM知不知道你自己是干什么!?”宋铮指着廖樊的鼻子就开骂。

    旁边的人看着,谁也不敢过来劝,而且,大家对廖樊也是心里有气,本来都好好的,现在全都要重新来,你害怕?难道我们就不害怕啊!?

    “你是演员,你现在在拍戏,我TM是导演,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

    廖樊还想要辩解:“可是,真的有危险!”

    “危险?你是演员,你知道吗?在片场,我就是让你跳楼,你能拒绝吗!?”宋铮说着,转头看向了吴绣波,大声道,“吴绣波!老子现在让你跳楼去,你怎么说?”

    吴绣波一愣,他就在一旁看戏,这都能躺枪,楞了一下,完全是出于本能,道:“从几层往下跳?”

    吴绣波这么回答,还真的不是在配合宋铮,而是出于一个演员的本能。

    只要在片场,演员是没有选择的,所有的一切都要听导演安排,导演真的让跳楼,危险不危险的根本就不是演员应该考虑的,演员唯一能问的就是:几层?二楼,五楼,还是顶楼?

    因为从几层往下跳的表现方式是不一样的!

    这TM就是专业!

    廖樊现在也无话可说了,虽然说宋铮因为这件事发火有点儿小题大做,可毕竟错的是他,他根本没办法反驳。

    “能演吗?”

    宋铮看着廖樊,脸色阴沉,其实他还是很欣赏这个演员的,低调谦虚肯努力,上辈子还拿过柏林影帝,演戏很务实,演技也不错,尤其是站在镜头前,那种松弛的感觉,国内青年演员里就没几个能做到。

    可是欣赏归欣赏,廖樊犯了错,而且还是大错,害的整个剧组大半天的工作都白做了,该批的时候,他可是一点儿都不客气。

    廖樊咬了咬牙,攥紧了拳头,道:“能!”

    宋铮闻言,也没在说什么,转身就走,一边走,一边大吼:“都TM杵着干什么呢!?赶紧的,该干什么干什么?”

    所有人立刻忙碌了起来,都知道宋铮在气头上,谁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触霉头。

    宋铮又爬上了那个高坡,往椅子上一坐,对着候在一旁的任童招了招手,任童赶紧把手里的烟奉上。

    宋铮压力大的时候会疯狂吸烟,任童之前劝了两次,见没有效果,也就只好不再多话了。

    今天这场戏是没法拍了,要是能把准备工作做完就算不错了。

    好在这场最难拍的汶河南岸的战争戏现在已经拍了三分之一,拍摄计划不至于被延后。

    “铮子!”冯晓刚也爬了上来,这个时候,也就他还敢往宋铮身边贴。

    真要说起来,最该郁闷的就是冯晓刚了,本来计划好的,今天他的戏份就能结束,结果廖樊一个失误,他还得在剧组多待一天。

    “怎么了?至于发这么大脾气吗?”

    宋铮苦笑一声,他也知道自己现在太情绪化了:“我知道有点儿过了,可是,晓刚哥,你说就因为他一个人,现在整个剧组半天功夫都白费了,又TM好几十万百搭进去了!”

    战争戏最烧钱,往往一个镜头就是十几万,几十万的花,钱,宋铮一点儿都不心疼,他在美国赚的钱够支持他拍几十部《集结号》这样的电影,可他耽误不起的是时间。

    原计划,四月份他就要去美国,现在白天拍戏,半夜回到旅店,还要赶着写剧本,一天最多也就睡两三个小时,有的时候太累了,在片场坐着都能睡着了。

    冯晓刚自然也知道,廖樊这种行为在剧组里确实不可饶恕,但是,刚刚宋铮的反应也确实有点儿过激,当然了,他过来可不是为了给廖樊抱不平,而是为了宋铮。

    “铮子!你有的时候,真的该控制一下,都在一个圈子里混的,现在你出头了,大家都捧着你,可是,你也得明白,花无千日好的道理,真要是有一天,你不行了,到时候,你现在得罪的人,还不得疯了似的踩你啊!”

    宋铮听着,也就是一笑,根本没放在心上,倒不是他把自己看的太高,也不是他没把别人放在眼里,而是他这个人活了两辈子,就是不想活的太复杂,总觉得人还是简单一点儿好,算计这个,算计那个的,太TM累心了。

    “晓刚哥!我知道了!”

    冯晓刚一看,就知道自己是白说了,也就没再说什么。

    宋铮拿起对讲机:“张哥!化妆组给廖樊准备,待会儿咱们先拍焦大鹏死的那场戏!”

    放下对讲机,宋铮又对冯晓刚道:“晓刚哥!您也准备准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