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世界都和谐了

目录:重生之我是大明星| 作者:向晚非雪| 类别:都市言情

    ♂,

    “待会儿这么动作,你先要后撤一步,到时候镜头对准你后撤的那条腿,表现出足够的力量,然后快步上前~~~~~~~~~~”

    寇占纹正连说带比划的给李亚朋说戏,宋铮在一旁看着,他现在在这个剧组里有多了一个头衔一一武术执导,和寇占纹,也就是面前这位面目粗狂,皮肤黝黑的大黑牛一起,设计整部戏的所有武打镜头。

    宋铮看过的多,想法自然也多,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出来,更不知道该怎么设计,才能在这些拼凑起来的镜头出现在电视机屏幕上的时候,变得好看。

    往往都是宋铮提出想法,寇占纹负责设计,俩人现在配合的天衣无缝。

    更让宋铮欣喜的是,跟着寇占纹,他还能学到不少东西,寇占纹也不藏私,见宋铮愿意学,也是倾囊相授,没事儿的时候,俩人还私下比划一下。

    事实证明,这个世界上少了谁都照样玩儿的转,香江来的那帮人最终还是走了,大概他们在离开的时候,都没想到走的会是他们。

    以至于那位昌哥临走之前,还特意跑到片场来拉仇恨,说什么,离开了他们,金庸先生这部《射雕英雄传》肯定会被糟蹋的不成样子。

    对此,张大胡子没搭理,于民假装没听见,其他人怒目而视,宋铮显得浪抽,回了一句:管你屁事儿!

    昌哥带着人灰溜溜的走了,没有了这份工作,回到香江之后,这帮人的日子怕是不好过,可那又怎么样,不作死就不会死,他们既然有勇气找事儿,就得有更多的勇气来承担后果。

    这帮人离开之后,带来的最明显的变化,就是整个剧组连演员,带工作人员的心气儿都顺了。

    虽说人们大多数都对所谓的平等嗤之以鼻,认为那玩意儿在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可是生活在一个小圈子里,大家对于平等的渴望是异乎寻常的强烈。

    谁都不愿看到自己的身边存在特权阶级,他们每天辛苦工作,只能吃盒饭,那帮人却每天大鱼大肉的吃小灶,他们只能住招待所,三四个人住在一间房里,有的还得打地铺,那帮人却可以住五星级酒店的标间,他们每个月的工资比不上那帮人一个星期赚的。

    凭什么啊!?

    现在特权阶级消失了,虽然大家的待遇并未提升,但是没有了强烈的对比,人们的心气儿自然也就跟着顺了。

    寇占纹是张大胡子力主请来的,这位在内地影视圈儿的名声不显,但是要评华语影视十大武术指导的话,这位绝对能名列其中。

    刚来第一天,寇占纹就通过他的专业知识,不俗的拳脚功夫,还有宽厚的性格,赢得了众人的心。

    还是那句话,对比强烈啊!

    昌哥那帮人在的时候,一边说完,演员要是不理解,或者表现不出来,就开始发牢骚,说风凉话,而且说的还都特难听。

    寇占纹就不一样,你不懂没关系,我掰开了揉碎了跟你说,要是还不懂,我就亲身下场做示范,而且绝对的好脾气,从来都不着急。

    整个剧组里,最笨的就是周讯,她是半点儿底子都没有,之前也没拍过动作戏,现在让她突然化身女侠,有些动作真心没办法完成,再加上她身材娇小,辨识度极高,连替身都没法找。

    只是辛苦了宋铮和寇占纹两个人,经常一个动作,俩人光示范都得做几十次,还得手把手的教,拍的时候,就没有一条过的。

    可即便如此,每个人还是能感觉到,剧组的气氛不一样了,真的不一样了,没有了那些个碍眼的,连TM世界都和谐了。

    于民作为导演,他的感触毫无疑问是最强烈的,昌哥一走,剧组里再没有谁给他添堵了,就算是头顶上还压着一位张大胡子,他也无所谓了。

    今天的戏拍完,明天剧组就要兵分两路,张大胡子带队北上,直接去内蒙古拍大漠的戏,本来宋铮还以为这戏八成也就去坝上拍了,谁知道,直接能杀到内蒙去,《孝庄秘史》和这部戏一比,就是个LO逼。

    到时候,寇占纹也要跟着去,他在这部戏里还要客串一个角色,郭靖的弓箭师傅哲别,原来演这个角色的演员,前两天骑马摔了下来,直接断了腿,白白便宜了咱们二牛哥。

    剩下的一组由于民带队,继续在横店这边拍,这戏今年下半年就得播出,时间上已经有点儿赶了,不得不加快进度。

    “好!过了,准备下一场,化妆组给演员补妆!”

    几个化妆组的小妹闻言,赶紧拿着吃饭的家伙就过来了,待会儿宋铮也要出镜,这会儿正有个小妹往他脸上扑粉。

    “别把我的脸画得太亮了,这段戏是杨康他们刚从中都逃出来,亲爹妈死了,养父断了关系,心情正矛盾着呢,精神头不能太好了!”

    化妆小妹点点头,又从随身带着得包里拿出了一盒粉饼,给宋铮装扮起来。

    化妆组的人都知道,整个剧组里的演员,就宋铮最难伺候了,可愿意给他化妆的照样有的是,谁不愿意往帅哥身边凑啊!

    “眉毛画的太粗了!”

    宋铮闻言一笑,不用看,他都知道是谁来了。

    “刚下了戏,你也歇会儿!”

    周讯直接在宋铮旁边坐下,伸展着双腿,前几天她请假去参加一个颁奖典礼,今天刚回来,耽搁了好几天,正在集中拍她的戏份,连着几场下来,她也感觉有些累了。

    “还行吧!你怎么样?”

    宋铮笑道:“我又不是主角。”

    周讯伸腿踢了宋铮一下,道:“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现在~~~~~你该满意了吧!”

    周讯今天一回来,就知道香江来的那帮武术指导走人了,虽然不能说是宋铮的手笔,但是这件事,宋铮肯定脱不了关系。

    “你没听过那句话吗?自作孽,不可活!”

    周讯急了,道:“少废话,你就不知道收敛点儿,你知不知道这么一出,你得得罪多少人!”

    周讯去香江拍过戏,自然知道那边的人有多抱团,宋铮折腾走了昌哥那一伙儿人,就等于得罪了香江一大堆电影人,以后想要去香江发展,那可就困难多了。

    宋铮对这些事根本就不在乎,他从2016年重生过来,自然知道,未来华语电影的中心在内地,香江那边已经没落了,至少他重生过来的时候,那边还没有半点儿复苏的迹象。

    “你还想让我人气吞声啊!?”

    周讯闻言,更是气急:“我就知道,跟你说这些也没用,担心你更是白费感情!”

    宋铮笑了,道:“怎么?你还关心我啊!?”

    周讯一怔,站起来,用足了力气,照着宋铮的小腿狠狠的踢了一脚:“滚!”

    宋铮这会儿正在躺椅上躺着呢,被周讯一脚差点儿翻下来,连忙用手撑地坐稳了,看着周讯一副气哼哼的模样,道:“还真生气啦?”

    周讯瞥了宋铮一眼,板着脸道:“我就不能搭理你!”

    说完,甩头就走,感觉特潇洒!

    宋铮直接傻了眼,自言自语道:“这是怎么了?”

    还没等宋铮闹明白,于民那边已经在喊人了,宋铮对着镜子看了一眼,感觉形象上差不多了,赶紧跑了过去。

    又是一天的戏拍完,宋铮感觉整个人都要散架了,别看他不是男主,可好歹也是男二,戏份不少,他又和于民申请了,集中先拍他的戏份,于民是对他惹火的能力,有了充分的认识,巴不得这位的戏赶紧杀青走人,自然没什么不答应的。

    回到招待所,和他同住一屋的天后前夫正忙着收拾行礼,今天晚上,他们就要出发,前往内蒙了。

    “回来啦!?”

    “嗯!”

    对话结束,别看俩人住在一个屋子里,可平时的交流少得可怜,宋铮瞧不上这人牛哄哄的,还装深沉,李亚朋也瞧不上他,具体因为什么,宋铮就不知道了,总之,这位对他的态度,非常不友善。

    俩人到现在的关系,充其量也就是大面上过得去,客客气气的,不会刻意套近乎,也不至于为着点儿什么事儿闹起来。

    要是放在平时,这个时候,俩人应该一个躺在床上看书,一个出门给媳妇儿打电话,然后等宋铮回来,上床睡觉,呃~~~各睡各的!

    但是今天,房间里的气氛有点儿不一样,宋铮洗完澡出来,拿上手机刚要出门,却被李亚朋给叫住了。

    “宋铮!”

    “啊?”

    敢情这位还知道他叫什么!

    “有事儿?”

    李亚朋放下手里的衣服,看着宋铮,犹豫了半晌道:“问你个事儿,你和周讯很熟悉?”

    宋铮闻言皱眉,一个男人跟着另外一个男人,打听一个女人,这种情节衍生出来的内心独白是显而易见的。

    “是啊!怎么了?”

    李亚朋点点头,继续整理他的行礼,好像这次对话进行到这里就可以结束了。

    宋铮看着李亚朋,心里忍不住吐槽:这人TM有病啊!?

    吐槽完毕,转身出门,刚把门打开,就听见那位又来了一句。

    “你结婚了!”

    宋铮一愣,心里一阵: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

    这厮果然没憋着好屁!

    本来要出门的宋铮,一转身又回来了,房间的门给他带上,看着李亚朋道:“嘿!你刚才什么意思啊!?”

    李亚朋连头都没抬,语气带着疏离,道:“没什么,就是提醒你一下!”

    提醒!?

    你大爷啊!

    “提醒我!?”宋铮闻言笑了,道,“劳您驾!我也问您一句,我结没结婚,和周讯的关系怎么样,和您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你和周讯的很熟?

    你结婚了!

    这话换成谁听着,都得别扭死!

    宋铮要是真的和周讯有点儿什么,李亚朋提醒一下,他还得心虚,可问题是,他和林欣如感情非常好,和周讯也就是朋友,丫说那屁话,是什么意思啊!

    真要是好心提醒也就算了,可听李亚朋那语气,显然不是在关心他,怕他犯错误。

    “我说你管的也太宽了吧!我和周讯关系好不好,我结婚没结婚,和你都没关系,您要是有那个闲心关心别人的私事儿,就闷的被窝里,一个人瞎捉摸去,还提醒我一下,你算干嘛滴啊!”

    李亚朋闷不做声,继续收拾他的行李,一直等宋铮说完,才回了一句:“算我多管闲事儿!”

    李亚朋说着,姓李都收拾完了,扣好行李箱,直起身子回头看着宋铮,道:“不过,你心里要是没鬼,这么激动干什么?我只是好心提醒你,你不接受,是你的事,但是,说话请客气点儿!”

    我艹!大家快点儿过来围观啊,瞧瞧人家这逼装的,都能上奥斯卡上去表演了。

    宋铮被气的笑了,道:“哟!那我还真是误会您了,得嘞!我谢谢您的好心,同时,请您以后少在我身上操点儿心,咱们没那么熟,另外我也提醒你一句,你也有女朋友,没事儿瞎打听别的女的,你觉得合适吗?”

    李亚朋闻言,,面色顿时一僵,转过头,拿起行李箱,低着头就要从宋铮身边过去,却被宋铮一把给拉住了。

    “怎么了?”宋铮冷笑道,“让我一下子剥开现象,发现本质啦?告诉你一句,你要是对周讯有什么想法,那是你们俩人的事儿,真要是在一块儿了,我虽然不待见你,可周讯是我朋友,我替她高兴,可你要是觉得我碍着你的事儿了,让我离周讯远点儿,我劝你一句,赶紧把你那龌龊的心思都给老子收起来,要不然,我可不管你是央视定的男主角,还是金庸定的男主角,照样揍得你连你爹妈都认不出来!”

    宋铮说完,手用力一推,李亚朋踉跄了两步,撞在柜子上才站住,他也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当即就要还手,但是一想到那天宋铮打昌哥的身手,还有这两天设计武打动作时,展现出来的功夫,立刻怂了。

    明知不敌,还要上去拼的行为,在天后前夫的心里,那是莽夫的行为。

    “多谢提醒!”

    李亚朋闷声说了一句,打开房门走了。

    人家走了,宋铮在屋子里别扭的够呛,来回折腾了半天,拿起手机拨了林欣如的号码。

    林欣如这会儿人也在剧组,华谊兄弟投资的那部电视剧的女主角,最终还是让她给拿下来了,现在人正在魔都拍戏呢。

    宋宁本来是也要带着过去的,但是林妈从宝岛过来了,再加上同样在家里闲着的思勤高娃,俩老太太照顾一小姑娘,富富裕裕的。

    电话一通,林欣如就听出了宋铮的语气不大对劲,前些天和香江武术指导的矛盾,她也知道了,听着宋铮没头没脑的发了一通牢骚,忍不住笑道:“怎么了?又有人惹你不高兴了!”

    “没事儿!就和我住一屋的那.B!”

    林欣如闻言,想了一下,立刻记起,和宋铮同住一屋的是演男主剧郭靖的李亚朋。

    “人家又怎么惹到你了!”

    宋铮刚要说,突然意识到,这事儿要是跟着林欣如说了,她今天晚上就能从魔都杀过来,赶紧忍住:“没事儿!丫太TM孙子了!”

    林欣如见宋铮不想说,也就没有追问,笑道:“好啦!好啦!你怎么像个小孩子一样啊,不许再生气了。”

    宋铮叹了口气,当着林欣如的面儿,他就是有气也不知道该怎么发,毕竟这里面涉及到了周讯,而周讯,是到目前为止,最让林欣如感到威胁的人。

    俩人足足聊了两个小时,宋铮才挂了电话,躺在床上,又忍不住开始想刚才李亚朋发的那通神经。

    “莫名其妙!”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宋铮却又忍不住开始想他和周迅的关系,他承认,对周讯确实有过心动的感觉,要不是和林欣如在一起了,他肯定会忍不住对周讯发起追求的。

    那么周讯对他呢?

    宋铮不是个傻子,也并不迟钝,很明显的周讯有的时候,对他表现出来的关心,已经超过了朋友的范畴。

    越想心里越乱,更让宋铮感到害怕的是,他一想到周讯的时候,就会发现自己居然并没有想象当中的那么坚定。

    如果~~~~~~~

    宋铮不敢再往下想了,赶紧在心里默念,林欣如是个好女人,而且为了他牺牲了那么多,他要是整出点儿什么事儿,就太对不起人了。

    因为李亚朋的一句屁话,宋铮重生之后,第一次失眠了,整个晚上在床上不停的烙煎饼,翻来覆去的怎么都睡不着。

    结果转天到了片场,化妆小妹想尽了办法,都挡不住他的黑眼圈儿。

    “怎么了?想家了!?”周讯轻轻的飘过,扔下了这么一句,转身就走,昨天的事,人家还生着气呢。

    周讯都在纳闷,她这个人平时很洒脱的,但是只要一沾上宋铮,她就发现自己变了,变得像个小女人一样。

    宋铮看着周讯,暗叹一声:我TM能说是想你想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