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放风筝

目录:重生之我是大明星| 作者:向晚非雪| 类别:都市言情

    ♂,

    转天,难得一个好天气,一帮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干,闲的蛋疼的人,连男带女十几号,搭乘五辆车,直奔燕京近郊的十三陵水库。

    “这么好的天儿,跑出来放风筝,要我说还不如找个大高楼,上天台晒太阳去呢!”何永不停的抱怨着,这一路上,他的嘴里就没消停过,巴拉巴拉的说个没完。

    宋铮听着,感觉脑袋都要爆炸了:“都TM快到了,你还说个毛线啊!你看看人家均哥,一句话都不说!”

    “屁!”何永撇着嘴,道,“均哥一上车就睡着了,他要说,说的也都是梦话!”

    宋铮从后视镜里一看,果然,郑均正睡得呼哈连天的,这么长时间,他居然没发现。

    俩人正说着,郑均揉揉眼睛醒了,打了个哈气,问道:“快到了吧?”

    宋铮对这块儿也不是很熟,一路上都是跟着前面的车在开:“都开了一个多小时了,应该快了吧!”

    放个风筝,什么地方不行啊!非得来十三陵水库,宋铮都觉得这事儿干的挺神叨的。

    又开了将近半个小时,车才停了下来,终于到地方了,其实早就应该到了,主要是窦神仙的媳妇儿太墨迹了,时不时的就得停下来拍照,大家谁还都不能拦着,谁让人家是摄影师呢。

    停了车,一帮人开始从车里往下搬东西,大老远的来一趟,不能真的只是放风筝,还带了炉子,铁丝网,羊身上的各种零部件儿,蔬菜,以及何永点名要的大蒜头。

    宋铮一直都不认为那玩意儿是蔬菜的一种。

    一看就知道,这帮人打算在这儿BBQ,大正月的好东西没吃够,居然跑出来吃烧烤,也的确是够神经了。

    卸了半晌吃的,用的,宋铮突然发现,尼玛,风筝呢!?

    “嘿!咱到底干嘛来的啊!?不是说好了要放风筝吗?”

    窦维闻言,从他开来的那辆吉普车后座,拿出来的一个小风筝,双飞燕的,体积小的可怜。

    “窦哥!就~~~~~~~就这么一个小玩意儿啊!”

    窦维摆弄着他的双飞燕,随口说道:“小是小了点儿,但是寓意好,本来还有一条龙的,可是车里放不下,就没拿来!”

    宋铮真的要无语了,他们一帮人大老远的跑到这地方,就为了放飞那个小玩意儿,这也应该算是行为艺术了!

    “得嘞!您是高手,劳您驾,帮着我们把去年一年的晦气都给放出去吧!”宋铮调侃着,走过去帮着何永一起穿羊肉串儿。

    窦维也不说话,跟着高原俩人配合着,将双飞燕升上天空,等放到极限的时候,窦维掏出来一把小剪刀,将风筝的线剪断,看着双飞燕随风而去,众人突然发现,他们今天的正事儿全都干完了。

    正事儿没了,剩下的自然全都是闲皮二五六,烧烤,喝酒,似乎所有人都忘了酒后不能喝酒这回事儿。

    宋铮和何永是主厨,在这帮人里,他们的手艺是最好的,何永是因为长时间一个人住,自己磨出来的手艺,宋铮则是因为上辈子一直都一个人过,厨艺比他的功夫都好。

    等烤的都差不多了,一帮人围着炉子坐下,打开啤酒,刚要喝,高奇说话了。

    “咱们不能傻喝啊!总得为了点儿什么啊!”

    何永举着酒瓶,刚要往嘴里送,就被高奇给打扰了,随口说道:“还能为什么啊!?”

    说着往水面上一指:“为春水长流!”

    又一指天:“为风和日丽!”

    再一指众人:“为高朋满座!”

    郑均把酒瓶子一抄,大声道:“为我们大家伙儿高兴,来,喝!”

    半瓶酒下去,气氛立刻热烈了起来,除了窦维,高原他们两口子,在座的都是爱这样的人,别看在陌生人面前,一个个都拉着脸装酷,可在朋友圈子里,全TM是2.B青年。

    一顿酒一直喝到夕阳西下,带来的东西都吃光了,啤酒还剩下一箱,大家伙一商量,全都给起开了。

    何永喝多了,嚷嚷要脱衣服,下河游泳,幸亏让宋铮和郑均给拦住了,今儿的天气虽然还不错,可也够冷的,何永喝了酒,浑身上下正发热呢,再让他到冷水里泡个澡,人还能回得去吗?

    好说歹说,才把何永给镇压了,一不留神的功夫,就听见噗通一声,再一回头,张储已经躺在水里玩儿了。

    “我艹!你丫疯了啊!?”宋铮说着,就要下去救人。

    水里的张储乐呵呵的说道:“没事儿!水里一点儿都不冷,真的,谁骗你谁是孙子!”

    真不冷?

    宋铮这会儿脑袋有点儿晕,看着张储游得那么欢实,不禁有点儿心动,可心动不如行动,又是噗通一声,何永也到了水里。

    “嘿!真的一点儿都不冷嘿!快点儿下来啊!”

    艹!

    不管了!

    宋铮飞快的把自己剥得就剩下一条小内裤,一段助跑之后,腾空而去,扎进了水里。

    刚一进水里,宋铮就觉得自己每一个毛孔都要竖起来了,浑身的鸡皮疙瘩。

    艹你大爷的!哪个孙子说不冷来着。

    水倒是全都化了,可温度和冰没什么两样。

    宋铮冒出水面就想要往岸上游,这会儿连酒都醒了,可岸上的人根本就不给他这个机会,不停的有人跳下来,挡住他的路。

    到最后,除了窦维,岸上就没有别的男人了,窦维是个旱鸭子,这事儿谁都知道,他要是下来,大家伙儿也别干别的了,先救人要紧。

    宋铮适应了一会儿,也觉得没那么冷了,就在水里畅快的游着,他记得自己就小时候,在大河里游过泳,长大之后,就再也没有过这种经历了,现在重温一下,感觉特爽。

    一帮大老爷们儿在水里泡了两个多钟头,冻得人人脸色苍白,这才恋恋不舍的上了岸,赶紧擦干身体穿衣服,大家伙的酒劲儿早就过去了,回头再看看这个大水库,都不禁一阵后怕,刚刚在里面瞎扑腾的人,真的是他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