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老将出马

目录:重生之我是大明星| 作者:向晚非雪| 类别:都市言情

    ♂,

    郭保昌多精明个人啊,打宋铮一进门开始,他就估摸着这小子今天来绝对没憋着好屁,果不其然,敢情是打算来操劳他老人家的。

    “叔!话我都说了,成不成的您给句话啊!”宋铮自作主张的拉近了两个人的关系,不叫郭老了,直接叫叔。

    郭保昌心里感叹宋铮的厚脸皮,不过这声“叔”,他听着倒是很舒坦,上次爷俩儿聊过之后,他就打心底里喜欢宋铮这孩子,要不是被思勤高娃抢先一步,他都打算认宋铮当干儿子了,为了这事儿,他还跟着老伴儿刘格格抱怨了好几次,现在俩人升级成了叔侄,倒也不错。

    可老爷子却不想让宋铮这个轻易的就得逞:“别!好家伙的!你这声叔,我要是应了,我老头子这身老骨头还不得立马白送给你啊!你小子先给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打算了!”

    宋铮听了,知道有门儿,也不瞒着,赶紧把他的打算全都抖落了出来:“叔!我就想试试,看看自己能不能做导演,可公司不信我,我这才想着请您老将出马,帮我压压场子,还有,我自己心里也没底,要是身边没有个人帮着提醒我,我还真怕给搞砸了!”

    老爷子这才明白,宋铮这小算盘珠子打的够精明的,不但想借着他这杆大旗,应付公司,更想着让他劳心劳力的帮衬着拍电视剧。

    亏得他上次还觉得这小子实诚,实诚个狗屎啊,这小子精的粘上毛,就能吃了唐僧去取西经,不但长生不老了,还能修个金身正果。

    思勤高娃在旁边看着郭保昌不说话,心里着急:“哎!我说,您到底什么意思啊!?又不是外人,孩子的事儿,你还不该帮衬帮衬!”

    孩子的事儿!?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啊!

    郭保昌回头看了看刘格格,发现自己媳妇儿没往心里去,这才放心,又回头朝着宋铮运了半天气:“先把剧本拿过来,我看看!”

    宋铮赶紧将剧本和分镜头脚本奉上,郭保昌接过去,扫了一眼分镜头脚本:“嚯!还似模似样的,有点儿意思!”

    再去看那剧本,差点儿瞎了眼:“这tm什么玩意儿!?鬼画符似的,小子!出去可别乱嚷嚷是我侄子,丢不起那个人!”

    宋铮深感羞耻,下定决心,回去之后,一定要勤学苦练,不然的话,总被人吐槽也受不了啊!

    郭保昌一边看一边骂,时不时的还得让宋铮帮着翻译,才总算是看了个开头,本来对宋铮写出来的狗屁东西并不抱太大的期待,还准备着看完之后,把宋铮臭损一顿,让这小子知道什么叫脚踏实地。

    本来嘛,这小子演员都没干多长时间,就想着要做导演,这心实在是大的没边儿了,这要是不丫这点儿,这小子明天就能造某局的反。

    可看过之后,郭保昌觉得还有点儿意思,就接着看了下去,结果呢,越看越觉得有意思,睿智温和的欧阳山川,豪爽狂野的四道风,一个个人物通过宋铮的这笔破字儿居然神奇的活了。

    郭保昌在看的时候,宋铮一直安静的坐在旁边,随着老爷子的神情越来越严肃,他的心也跟着悬了起来。

    “您看~~~~~~~~”

    “甭打岔!”郭保昌没好气的说道,“有点儿意思,有点儿意思!”

    一共四十多集的剧本,郭保昌用了四个小时才看完,将剧本放下,揉了揉眼睛,抬头一看表,都四点多了。

    “媳妇儿!晚上吃什么啊!?”

    宋铮闻言,差点儿栽倒,他这儿等了半晌,就等着老爷子看完之后能念声好呢,结果人家来了这么一句,合着没把他辛辛苦苦写出来的剧本当回事儿,就惦记着吃呢。

    刘格格也陪了一下午,早就饿了,好几次都想问问,可又不敢打扰,郭保昌是个什么性子,她最了解了,看东西的时候,最烦别人打扰。

    “你还说呢,二老太太和铮子来了这么半晌,你也不说留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人家吃饭!”

    郭保昌这才反应过来,家里头还有别人呢,一拍脑袋,笑了:“嘿!这怎么话说的,留饭,留饭,二老太太,铮子,今儿就在我这吃了,媳妇儿,炸酱面,做炸酱面去,再去月盛斋买点儿酱货,我今儿和铮子喝两杯。”

    老爷子发话了,刘格格赶紧去准备,思勤高娃也没推辞,都是老朋友了,之前也经常在郭保昌家里吃饭,至于宋铮就更没问题了,他现在可还求着老爷子呢。

    赶紧给林欣如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不回家吃饭,刚挂了电话,就被郭保昌给拉进了书房。

    门关上,郭保昌把剧本往宋铮面前一摆:“说说吧!这本子怎么琢磨出来的!”

    宋铮知道剧本已经得到了老爷子的认可,笑道:“叔!您先说这本子怎么样?”

    郭保昌砸吧着嘴,而后用力的点了下头:“不错!正经的不错,没那些虚头巴脑的烂东西,就是一帮活生生的人,活生生的事儿,好东西,好东西!怎么着,铮子,你打算把这本子拍出来!?”

    宋铮忙道:“是!叔!我是想着拍出来,也找了我们公司王总,可人家~~~~~人家不信我,怕我把这戏给拍砸了。”

    郭保昌闻言,笑了:“多新鲜啊!你入行才多长时间,连个正经的戏都没演过,就想着当导演了,人家能信你那才是笑话呢,我当初都干了七八年的副导演,才捞着机会拍拍纪录片,你小子现在想着一步就跨过去,哪那么容易啊!”

    宋铮知道郭保昌说的在理,饭要一口一口的吃,路要一步一步的走,他可就是忍不住,他脑子里的好东西太多了,恨不能一天之内全都鼓捣出来,真让他憋着,他非疯了不可。

    “叔!我这不是来求您吗?”

    郭保昌一摆手,止住了宋铮的话,道:“别提求字,你叫我一声叔,要是再说求,就外道了,这么说吧,你这孩子,我喜欢,性子直,我和对脾气,你要是真有这个心思,我无论是做长辈的,还是做前辈的,都乐意搭把手,可是,你也知道,我现在正在弄《大宅门》后面三十二集的剧本,实在是~~~~~~”

    郭保昌说着,一脸的疲敝,自打开始弄《大宅门》后三十二集的剧本,老头儿就没痛快过,当初《大宅门》第一部播出的时候,后面三十二集的剧本就弄好了,可送上去就给打回来了,修改之后,再送上去,又给打回来了。

    为什么啊?

    按说以郭保昌在国内影视圈儿的地位,又有《大宅门》第一部的成绩,过审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嘛,可事情却并非如此。

    在国内影视圈儿,任你是谁,任你多大本事,任你多大份,只要剧本触及到了某些人的敏感神经,一准儿被毙。

    郭保昌送上去的剧本,就是因为剧本当中解放后的那部分写的太过于真实了,才过不了。

    郭保昌简单的说了,宋铮除了跟着叹息,也是没招儿,谁让话语权掌握在人家手里呢。

    “叔!您也别往心里去,人这一辈子,谁的脖子还不弯一把啊!《大宅门》就是您的命,我知道,您要是不全都拿出来,您心里不痛快,既然这样,咱们也就甭较真儿了!既然他们见不得好本子,干脆就顺着他们来,好的咱们自己留着,以后丫想看还不给呢!”

    郭保昌闻言,笑了,手指点着宋铮:“滑头!亏我以前还觉得你是个实在人呢,劝我就直着劝,我又不是个强(jiang)骨头,还非得跟着人家硬碰硬,就是觉得,tmd!咽不下这口气!得嘞!听人劝,吃饱饭,听你的了!”

    郭保昌说着起身,从书桌上拿起了一份剧本,直接砸在了宋铮的怀里:“拿起好好看,拍成电视剧,可就没有这味儿了!”

    宋铮一愣,立刻反应过来,这才是《大宅门》后面三十二集的最初原稿,好家伙,这可是宝贝。

    “叔!这不行,这可是您多年的心血!”

    (本章未完,请翻页)

    郭保昌大着嗓门道:“狗屁的心血,马上就变成污血了,脏!”

    见宋铮还要再说,郭保昌一摆手,道:“你甭说了,先说说你那戏的事儿,监制什么的就免了,你要是真交给我,王家哥俩儿也不放心,给我挂个顾问的名,我帮你盯着。”

    宋铮心中大喜,可刚要说话,又被郭保昌给拦住了:“你先别忙着高兴,我可是有条件的!”

    宋铮忙道:“叔!您说!”

    郭保昌又拿了一份剧本,丢给宋铮,坐回到藤椅上:“这是我最近改的,可送上去,估计还是被毙的命,这破事儿忒糟心,熬头的我受不了了,你拿回去,帮着我改改!”

    宋铮闻言,差点儿吓得蹦起来,圈儿里人谁不知道,《大宅门》这个故事,就是郭保昌的命,谁听说过自己的命,让别人随便改着玩儿的。

    “叔!这故事可是您的~~~~~~”

    郭保昌一脸疲惫的摆了摆手:“早tm不是命了,就算是命,也是烂命!我自己个的故事,我就捂着吧,好在前面的都交代出去了,宅门儿里的那些老爷太太,少爷小姐们,该满意了,该满意了!”

    宋铮拿着剧本,突然感觉自己手里捧着的就是个烫手的山芋,心里发苦:“叔!您这是难为我啊!”

    郭保昌闻言,大眼珠子一瞪:“屁话!什么叫难为你,你死乞白赖的非要让我给你搭手,这才是难为人呢!告诉你,小子,好好的改,我倒是要看看你能整出个什么献媚的东西出来!”

    好家伙,就这话,要是搁以前,少不得又是一个现.行.反.革.命,牛棚都没资格住,一脚踹猪窝里去。

    等等!这话不对啊!

    “叔!您这是骂我呢!”

    郭保昌瞥了宋铮一眼,道:“要不然你还让我怎么说,给你个献媚的机会,就接住了,别人想献还找不着门路呢,再说了,献媚怎么着,你不也说,人这一辈子脖子怎么着都得弯一回吗?我老头子早就弯过了,当年弯的脑门儿都抢着地了,现在轮着你了,我看看,你弯的能有多深!”

    得!还是骂人!

    骂人就骂人吧,总归是请的老将出了马,宋铮心里踏实了不少。

    一老一少正聊着,书房的门开了,刘格格探进头来,好家伙,差点儿没把眼睛熏瞎了,刚才宋铮和郭保昌聊事儿的时候,烟是一根儿接着一根儿,书房里跟着火了一样。

    “赶紧敞开窗户通通风,我说你们爷俩儿聊什么呢,这么起劲儿,把人家二老太太一个人扔外面看电视,我这就煮面,你们爷俩儿先喝点儿!”

    郭保昌起身:“走着,今儿陪我多喝几杯,就算你谢我了!”

    宋铮自然不能推辞,跟着出门,餐桌上,好几样酱货已经摆好了,思勤高娃正端着杯自斟自饮呢。

    郭保昌一见就笑了:“二老太太,这就喝上了,也不说等等我们爷俩儿!”

    思勤高娃甩过来一个白眼儿:“等你们!你们怎么不说聊事儿带着我呢!”

    郭保昌闻言,赶紧拉着宋铮上桌,月盛斋的酱货,地道的二锅头,菜简单,酒廉价,可吃着喝着格外顺心,喝酒其实就是喝人,喝酒的人对了,什么酒都是好酒,要是人不对,琼浆玉液也就那个蛋味儿。

    没一会儿,炸酱面也好了,郭保昌一见,喜笑颜开:“我这辈子就好这一口,每回吃面,我都觉着我过生日!”

    宋铮麻溜的拌好,分别端到了郭保昌和思勤高娃面前,四个人,一大盆面条,没一会儿就下去了。

    郭保昌酒足饭饱,打着嗝,对着宋铮道:“对了!还有件事儿,我得跟你说好了,你那戏里的四个人物,欧阳山川,四道风,龙文章和何莫修,演员可得选对了,不然的话,多好的戏也得给糟蹋了!”

    宋铮听了,心里也琢磨开了,这演员现在可还没谱呢,该选谁来演,还真是件难事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