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好难听的歌

目录:终极学生在都市| 作者:日暮客愁| 类别:都市言情

    ♂

    李泽道的身影出现在青云大厦的时候已然是“战场”被打扫完毕一个小时之后了,当他的身影晃晃悠悠的出现在那里,出现在早就那里心思复杂的等待着的何小月的眼前的时候,何小月脸现狂喜的表情,连忙迎了出来,而且由于地上都是积雪的,一个不下心的,还差点就这样扑倒在雪地上。

    跟在她身后的南极面无表情的扫了她一眼,有些郁闷的嘀咕道:“是我老公,不是你老公。”然后,她的脸又悄然的爬上了一抹红晕了。

    稳住身体,站在那里,何小月轻喘着气息,面色复杂的看着李泽道,只觉得自己那颗心忍不住的怦怦直跳的。

    感激?是的!震惊?是的!不可思议无法想像?是的!从见面到现在也不过短短的十几个小时的时间,这个脸上稚嫩的男孩子一次又一次的做出了那种让何小月震惊的事情来,以至于,即便她已经抽了几个巴掌了,她仍旧觉得自己在做梦。

    “回……回来了……”嘴巴张了张的,何小月最后冒出了这么一句显得有些暧昧跟不太合时宜的话出来。

    这个脸上还带着青涩的小屁孩不是青云的人,更不是她的男人,说出这话的确有些变味。

    “回来?”李泽道微微愣了下。

    “哦,我的意思是……”何小月显得有些慌乱,有些手足无措,“你为我……青云解除了这么大的危机,你还救了我弟弟……青云就是……”

    “抱歉,我不加入帮派的。”李泽道笑笑说道。

    “……”何小月有了一种被噎得死去活来的感觉,表情显得有些委屈。

    “走吧,回去睡觉。”李泽道看着走过来的南极说道,然后抓住了她的小手。

    南极点头:“张海龙已经被我扔进车子里了。”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只想赶紧回到老王那温泉家庭旅馆,然后蜷缩在他怀里,美美的睡上一觉。

    李泽道点头然后看着何小月说道:“山-口组的井上健二这两天会来跟青云寻求合作,你可以放心,他很有诚意的,也不敢不诚意……就这样,走了。”

    李泽道看着何小月笑笑,然后拉着南极的手朝着停在不远处的那辆黑色低调的丰田车走了过去。

    何小月看着他渐渐远离的背影,看着他钻进车子里,看着那车小时在自己面前,嘴巴始终保持着张开着的姿势,但是什么话都没说出来,最后化做一声无声的叹息。

    “谢谢!”她在心里重重的说出了这两个字。

    雪花被碾压的声音响起,何小阳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了,他在自己姐姐的跟前停了下来,跟她并排站在起来,目送着那汽车离去的方向,他拍了拍自己的姐姐的肩膀,调侃般的说道:“姐,你这是想老牛吃嫩草?”

    “滚,你姐有那么老吗?”何小月扫他一眼笑骂道。弟弟知道自己的心思,自己也不想有任何的隐瞒,没必要不是?她就是那种人,喜欢就是喜欢,虽然很荒谬,很不可思议,但是的确是喜欢上了。

    在他面前,何小月心跳加快了,心里委屈了,脸上的表情不淡定了,那都是因为喜欢了,在乎了,就这么简单。

    然后苦笑,“不过,也确实老了。”

    “是啊,都快四十岁了,还不老吗?当他妈都够了。”何小阳笑呵呵的补刀子。

    “滚,就不能给你老姐留点面子?”何小月哭笑不得的说道。

    “不行啊,怕你越陷越深啊,还是早点掐断才好。”何小阳有些耿直,说话直白,“姐啊,你们不合适,不是因为年龄……这年头缺乏母爱喜欢成熟的小屁孩大有人在,而是因为,你们位于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你配不上他,他看不上你……就这么简单。”

    何小月脸上的笑容更甚了,忍不住的手扬了起来,狠狠的掐住了何小阳的耳朵:“你妹啊,姐几天不修理你皮又痒了是吧?你以为你是重伤员老姐我就舍不得对你下死手?”

    “嘶……疼……”

    ……

    半个小时之后,李泽道跟南极驱车回到了老王的那家庭温泉旅馆,此时影子早已经呼呼大睡了,老王没睡,他自己一个人在那边下棋,等两人回来。

    跟老王聊了几句之后,李泽道把被南极打晕的张海龙扔在一个房间里,然后跟南极回到另外一个房间里。至于该怎么处置张海龙,就看影子自己的意思了,当然了,李泽道还没来得及把有关她母亲其实是被张海龙下令击杀的事情告诉她。

    简单的洗漱下的,两人躺下之后,已然又是十分钟以后的事情了。

    “睡觉。”南极说道,背过身去。

    李泽道笑笑,毫不顾忌的钻进了南极那被子里,一条有力的臂膀搭了过去,那只手越过了她的背,直接勾在了南极的*上,然后美美的闭上眼睛!

    “别闹。”南极说道,声音少了冷傲,多了三分羞涩,三分糯甜,哦,还有一丝威胁。

    “我没动。”李泽道有些委屈。

    “你……下面……动了……”南极嘀咕。

    “……我抱着这么软的这么香的一具身体睡觉的,没点反应的,那不是太唐突佳人了?”李泽道说出这么一句肉麻的话。

    南极认真的想了想,说道:“也是。”

    “哈,你脸皮变厚了。”

    “滚。”

    “我想了。”李泽道在她耳旁耳语,惹得南极身体一阵发痒的,就好像有一根羽毛在她身上拂来拂去似的。

    然后,她突然间一下子支起了身体,猛地压在了李泽道身上,根本不用李泽道动手的,她一把扯掉了身上穿着的浴袍,在那显得有些暧昧的灯光的照耀下,身体毫无遮挡的出现在李泽道面前。

    然后……以下省略一千八百个字……

    ……

    激情消褪之后,南极沉沉的睡了。

    看着怀里的佳人,李泽道轻轻的揉弄了一会儿之后,悄然起身,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感受,一点睡意都没有。

    师父到底是生是死,周倩那丫头是不是吓坏了,这两件事情就像是两根刺似的,无时无刻的刺痛着他的心脏,甚至刺深了,还会有一种难以呼吸的感觉。

    当下他悄然的穿上浴袍,悄无声息推开房间的门来到回廊这里,就地坐下。

    看着外头那安静的飘落着的雪花,感受着空气中的那种冷意,李泽道陷入了无尽的沉思之中。

    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李泽道一直在静静的想着什么,甚至,有时候脑子还一片空白,至于一身的气息,更是一点全无,仿佛全然融入了茫茫的雪花当中。

    而在房间里,睡得跟猫咪似的显得有些慵懒的南极也不知睡了多长时间,那棉被没有完全遮掩住那绝美的躯体,那有着几道疤痕的却是给人异样的美感的手臂露在了外面,其中一支胳膊轻轻的动了动,似乎本能的在搜寻,可是,身边空无一物。

    然后,南极的眼睛一下子就睁开了,一下子就坐起身来了,眼神满满的都是警惕,当目光看向那通往回廊的门之后,眼里的那种警惕已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却而代之的是柔和的笑容。

    她知道,他没有离开,也没遇到了什么危险,他就在外头。

    当下南极站起身来,捡起一旁的浴袍套在身上,穿上棉拖鞋,推开门。

    “怎么不多睡一会儿?”李泽道回头看了她一眼笑道。

    “你没在我身边,睡不安稳。”南极说道,脸一烫的,然后轻轻的坐在了他的腿边,脑袋埋在他的大腿上。

    “要是没有其她姐妹,那该多好。”南极说。这一刻,南极有着委屈,有着醋意,表现出十足的一个小女人,“这样,我就能每天都在你怀里睡觉了。”

    “……我还以为你不会说出这样的话出来。”李泽道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

    “滚!我也是女人。”南极说道,“再说了,她们肯定也是这么想的。”

    李泽道苦笑,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后背,没说啥,或者说,没好意思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毕竟在感情方便,他的确很自私,也很混蛋,他见一个要一个的,根本就没守住自己,或者说,没想守。

    从人见人嫌甚至看都不会多看一眼的**丝,一下子就变成抢手货了,李泽道也一度迷失了自己,加上何小雨,李梦辰任天堂她们的纵容,以至于现在出现了这种局面,其实李泽道一开始其实只想跟李梦辰好好的生活一辈子的,谁想神丸会让他的魅力变得这么强大的,也让他那方面的能力变得如此强悍的,加上老天像是为了弥补他似的,让一个又一个女人出现在他身边,让一个又一个的女人喜欢上他。

    于是乎,现在他会跟这么多个女人一起过一辈子。

    不过,李泽道现在也收敛了,比如,胜田美智子想勾引她,何小月对他也有那么方面的意思,但是他义正词严的拒绝了。

    李泽道突然间想唱歌,然后他就轻声哼唱起来了:“…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离不开暴风圈来不及逃……”

    南极眉头皱了皱,好难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