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想活着就跟我走

目录:战火来袭| 作者:贪狼独坐| 类别:历史军事

    “没想到你竟然还没有被吓傻。”yi个熟悉的声音响起,说的更是侯大盛最为熟悉的中文。而随后这片看似无人的草丛里面,呼啦啦的yi下子站起来了二三十人。

    侯大盛苦笑,趔趄的站起来:“其实已经吓傻了,不然刚才我应该瘫在地上而不是还在蹲着。”

    这些人尽管脸上都涂抹着浓厚的油彩,但侯大盛还是yi眼就看出。这里面的好几位,都是去工地里混过饭的,刚刚跟自己说的便是那位告诉自己美元价值的中国老乡。

    yi群听着侯大盛的话,哈哈大笑:“有意思,很有意思啊!我的侯大盛老乡,按说有你这本事不该来国外混饭吃啊!在老家,你干个啥都能混到口饭吃何必来这里受罪?!”

    “这不是为了挣钱么?!”侯大盛哭丧着脸到:“我他娘的哪里知道,这里都是yi帮凶神恶煞啊?!知道我就不来了”

    “哈哈哈”yi众人听得侯大盛的话,笑的更是开心了。却见那侯大盛的老乡笑着拍着侯大盛的肩膀道:“我叫肥狗,你以后有事儿可以跟我说。”

    顿了顿,肥狗继续道:“说吧,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来找我们做什么?!我记得你在工地里做侯大盛做的不错啊!”

    侯大盛yi屁股坐在了地上:“我说狗哥,能给我先处理yi下伤口么?!再这么流血我得失血过多挂掉。”

    yi众人又是yi阵大笑,随即便有yi个汉子笑着走到侯大盛身边摸出yi个随身挎包打开来。里面林林总总的摆着好多药粉和针线c药剂,甚至有注射针头。

    “我是博士,以后你伤了可以找我。只要没当场挂掉,我总能从死神手里把你拉回来”

    麻药都没打,博士就这么三两下用小剪刀把侯大盛的衣服撕扯开。先用不知名的药水给侯大盛在伤口上清洗了yi遍,再将这些伤口飞快的缝合起来。

    最后细细的撒上了止血粉,这才用纱布将侯大盛绕了yi圈。而侯大盛这个时候,已经晕过去了。刚刚他是凭着自己最后yi口气撑着,现在这口气泄了他也就晕了。

    yi众人看着侯大盛就这么晕了过去先是yi愣,随即只好苦笑。他们倒是没有做掉侯大盛的想法,尤其是刚才看着侯大盛如何杀人后。他们忽然觉得,这个侯大盛除去做菜外也并非是yi无是处。

    “肥狗,你好歹认识这家伙。你说说怎么办吧!”

    肥狗无奈的苦笑yi下,挥手召来yi个伙伴:“起重机,你力气足够大。你先帮着把这小子扛回去,到时候问问队长再说。”

    顿了顿,肥狗轻声道:“这小子身上的狠劲儿,倒是适合在我们这样的队伍里呆着。但这事儿终究得队长来决定,所以还是带回去吧。”

    众人点了点头,随后yi个身高差不多两米的壮汉憨笑着yi把就抓过侯大盛扛到了自己的肩膀上,随后便跟着众人隐没在了树林深处

    而那在现场的几人,则是被肥狗轻松的“啪嚓~!”折断了颈骨。然hyiu 随手抓起了,丢进了树林深处,和他们的长矛yi起。殿后的几个人,清理了yi下现场血迹和打斗痕迹便随着肥狗消失在了丛林深处。

    当侯大盛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是在yi间简易搭建的医院里。军绿色的病床和被褥,说明这里应该是处在军队中,长长的吁了yi口气侯大盛缓缓的站了起来。

    他知道,自己是安全的了。如果人家要宰掉自己,早在树林里的时候自己就变成满地碎肉了。这不是说笑,人家谈笑间便把那被自己刺穿的小子的脑袋打成烂西瓜。

    这说明,他们也可以把自己的脑袋打成烂西瓜。

    “醒了?!醒了就出来吧,我们队长找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肥狗已经站在了门口。侯大盛听得这话不由得苦笑,看来自己能不能留下就看着yi回了。

    从床上站起来,侯大盛发现自己的伤口都已经被处理完毕了。甚至他们给自己穿上了yi身深色的迷彩服,地上摆着yi双靴子。

    将靴子穿上,侯大盛站起来跟着肥狗便走出了大门。

    门外阳光明媚,侯大盛眯着眼睛适应着这门外的阳光。这里是yi处军营,然而这和侯大盛所认知的军营又有所不同。这里地方看起来不大,但却什么设施都很齐备。

    你可以看到不远处有人在端枪射击,“哒哒哒”的枪声响成yi片。也可以看到有人在yi些健身器械上呼哧呼哧的锻炼着。

    你还能看到几步之外,搭建了yi个很是简陋的擂台。两个汉子赤手空拳在上迷àn 咆哮着厮杀在yi起,远处看起来像是吧台yi样的台边上几个金发碧眼的姑娘吹着口哨大声叫嚷着什么。

    肥狗带着侯大盛几步便走到了那吧台那里,这个时候侯大盛才注yi 到吧台后面站着yi个胡子耷拉的中年白人。

    这个男人耷拉的眼皮子,yi脸的络腮胡渣。在吧台后面,他猫着腰坐在高凳子上轻轻的擦拭着酒杯。长着yi张国字脸的他,最为显眼的便是那右脸颊从额头沿着眼角yi直到下巴的长长伤疤。

    然而,即使拖着这么长的刀疤这男人依然不会给人以很凶恶之感。反而让人有yi种亲切感,就像是自家的邻居大叔。

    这大叔把杯子放进了吧台的酒柜里,笑着摆手让侯大盛坐下。

    “说说吧!你找我们做什么?!你看起来不像是要找我们做生意的人。”这男子穿着yi身迷彩服,脚上踏着军靴看着侯大盛温和道:“你要来找我们,总归是有事情要我们帮忙的。”

    侯大盛惊yà 着这位白人大叔竟然说的yi口好中文,但嘴里还是很快的回答道:“那个什么,我是之前听他们说哪怕是杀人犯你们这里也能收留,混的好还能有个身份”

    既然找到了,侯大盛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竹筒倒豆的把自己的情况说了yi遍。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他现在宰了人走投无路了希望被收留。

    “你说的这个,我们的确可以做到。什么人,我们都会收留。只要你符合我们的条件,而且我们的确可以给你提供合法的新身份。”

    却见这白人男子笑呵呵的道:“但是,我们为什么收留你呢?!要知道,我们现在可不知道你是不是符合我们的条件。”

    却见这男子笑着站起来,拍了拍侯大盛的肩膀道:“你大约也看出来了,我们做的是要命的生意。这生意的确挣钱,但这钱不是每个人都能挣的。”

    “这里的每yi分钱,都得拿着血汗和命去换。没人知道自己明天是不是活着,所以我们也不会随便的让yi个人进到我们的团队里面。你需要证明,你有资格加进来。”

    侯大盛见状急忙站起来:“我知道你们是干啥的,我又不是傻子。你们都扛着枪,yi身血腥气。我再看不出你们是干啥的,我就是瞎子了。”

    “我这肯定不敢跟你们上去干活儿,可你们总得需要做饭的吧?!”侯大盛哭丧着脸道:“我跑出来,就是因为怕累怕死还怕疼。我家大伯逼着我去当兵来着,我这才跑出来的”

    侯大盛的话叫这白人汉子先是yi愣,随即爆发出yi阵炮仗似的笑声:“理解!理解,而且你这说到做饭的”

    却见这汉子沉吟了yi会儿,才道:“我们还真需要yi个做饭的,但你得证明你这做饭适合留在我们这里啊!”

    “这样吧,你给我们做yi顿饭。我会让基地里所有的弟兄都出来尝尝,超过yi半的人认为你可以呆在我们这里,你就可以留下了。”

    侯大盛闻言不由得大喜:“成!您就瞧好了,不是我吹!我这手艺绝对那不是盖的!当然,您得给我准备好锅碗瓢盆,还有调料。”

    “呵呵呵你放心,这些对于我们来说都不是什么问题。”说着,这白人汉子抬起手腕看了看手上的表,道:“距离晚饭时间,还有五个小时。我们时间就定在晚上吧!”

    侯大盛傻笑的不断点头,随后便催着肥狗带自己先到厨房去看看。

    在侯大盛离开后,yi个剃着光头c穿着迷彩背心壮硕无比的汉子走进了吧台:“巨狼,真的要留下这个家伙?!”

    “他的底子我们已经摸过了,他的确是从中国西南的yi个小村子出来的。而且这次,他也确实是把土库部落的猎手给揍了,土库部落那些废物你也不是不知道。”

    却见这巨狼笑着道:“那就是yi群欺软怕硬的,我有时候不太明白。肥狗这小子这么狠,怎么那些工地上中国人那么软弱?!如果他们还手的话,也许土库部落的人也不敢为难他们。”

    “这件事情你决定吧,我没有什么意见。”这穿着迷彩背心的男子嘿嘿yi笑,道:“听博士他们说,这小子竟然以yi敌五还杀了好几个。看起来也是个狠角儿,我们有yi段时间没有新血了。他来了也好。”

    “新血,还不好说”巨狼见同伴提到了新血,不由得脸色沉了下来:“上回在车臣的损失,太严重了。对于引进新血,我们还是谨慎为好。”

    这穿着迷彩背心的男子闻言竟然没有反驳巨狼,而是转眼看着外面那些嬉闹的大兵们叹息道:“我们这些老家伙,始zhying 是不可能yi直打下去的。到时候豺狗何去何从,却不知道了”

    “走yi步算yi步吧,只要有人c只要有国家就肯定会有战争。只要有战争,自然就会有我们豺狗。我从不担心,也从不怀疑”

    巨狼嘿嘿yi笑,道:“知道么?!这世界上最早发现的yi枚人头骨里面,就塞着yi枚箭头。头骨的主人,是被杀掉的。只要有人,就会有争斗。有国家,就会有战争。”

    “有战争,就会有我们豺狗!”

    说着,巨狼低下了头轻声的吟唱着yi首古怪的歌谣。

    “我们是豺狗,追逐战争的豺狗。活在硝烟与鲜血中,和平的时候我们被遗忘”

    “我们是豺狗,凶残的豺狗。同伴和敌人尸体的所在,便是我们的墓地”

    “我们是豺狗,狡猾的豺狗。我们成群结队,我们无惧豺狼虎豹和死亡。我们就在他和你的身边”

    “我们是豺狗,无情的豺狗。我们活在充满着黑暗和血腥的地狱,我们手上沾染着无数的腥血与人命,我们不介yi 杀戮的继续。我们只在乎那带着血腥味的金银”

    “我们是豺狗,被人不屑和遗弃的豺狗。我们是追逐战争的野兽,撕咬性命的鬼怪”

    唱着唱着,基地里那些嬉闹的大兵们缓缓的停下了手上的活计。他们不约而同的望向了巨狼,轻声跟着巨狼那略带着沙哑的嗓音吟唱着。

    “我们是豺狗,没有家没有亲人的豺狗。我们死去了yi如我们的弟兄yi般腐烂在野地,不会有人想念也不会有人追忆”

    “我们是豺狗,无人能驯服的豺狗。我们关不进笼子,我们不会屈服。我们或许会死去,肯定会腐烂。但我们依然是那凶残c狡猾而不惧死亡的豺狗!”

    “我们是yi群豺狗,除去我们自己什么也没有。我们是豺狗,活着的或死了的豺狗。我们踏着金银嗅着硝烟,活在战场上。或死在战场上!”

    “是的!我们是豺狗,yi群疯狂的没有家没人性的豺狗。我们被人遗弃,我们被人不屑。我们只有我们自己,所以我们是yi群豺狗。所以,我们是豺狗!”

    “我们是豺狗!豺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