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79章 心里有阴影

目录:权路风云| 作者:一路向西| 类别:都市言情

    “这个,其实也没到啥程度,就是那天……那个,亲了她一下,还被踢了两脚,嘿嘿……”彭翔傻傻地笑着,十分幸福。

    “如果你觉得她好,就好好对她。小彭,其实我一直都担心,就是她的过去,不知道该不该对你说,我怕你今后心里有阴影,我现在想问你……你在乎吗?”

    “领导,我知道您指的什么,我老实的想过,现在这年代,谁没有犯过错误?谁没有过去?只要她真心对我好,我可以不在乎。堂堂七尺男儿,我可以不想这些,只要她今后对我忠诚!话又说回来了,就说现在的男人,有几个不嫖的?我们总是对女人要求这个,要求那个,可是自己就做到守身如玉了吗?”

    “你成熟多了,看来我不应该担心,来……干掉这一杯,你就去陪她吧,争取把她拿下!”

    “拿……拿下?”彭翔有点振惊。

    “两人谈恋爱嘛,该办坏事的时候,是男人决不能后退,该拿下就要拿下!”张清扬咧开嘴笑了。

    “嘿嘿……”彭翔搓着双手,体内真有些亢奋。

    彭翔走后,张清扬坐在沙发上发呆,他努力不去想和柳叶的事,但脑子就是不听话。李钰彤收拾完餐桌,怯生生地站在他面前说:“省长,天不早了,您去休息吧。”

    “小叶子?”张清扬猛地抬头,站在他眼前的活脱脱就是柳叶。

    “啊,我不是……”

    “小叶子……”张清扬抓住了李钰彤的手,用力一拉,将她拉进怀中。

    “你干嘛!”李钰彤气得够呛,推着他的胸口说:“你快醒一醒,你是不是喝多了,要不我给你泡泡脚吧?”

    “小叶子,你终于回来找我了,今天……我就让你成为一个女人吧……”张清扬不由分说地抱紧她。

    “张清扬,你这个色狼,你想干什么……你这是违法的!”李钰彤一边挣扎着,一边抽出双手,她看向张清扬双眼通红,满身的酒味,李钰彤一看大事不好,抬手就是一耳光,狠狠地打在张清扬的脸上。

    “啪……”声间音很响,李钰彤没料到手劲儿这么大。趁着张清扬发愣的时候,她爬起来,痛苦地喊道:“我是李钰彤,我不是柳叶的替身!”

    “李钰彤,我……”张清扬的脸上写满了自责。

    “张清扬,你这是在侮辱我的人格!”李钰彤哭着跑回了房间。

    发改委考察团张森一行结束在延春的调研,来到了双林省省会江平市。双林省委省政府对考察团十分重视,将他们的下榻地点安排在春湖宾馆。接待晚宴定在晚上,但张清扬下午就和马中华打了招呼,他想去和老领导谈谈此次考察的收获。与公与私,张清扬的这个要求都很正常,再说又提前和马中华打了招呼,马中华没有反对,同意张清扬提前代表自己去看望张森。这也是官场规矩的一种。马中华与张森同是中央委员,而马中华是双林省的一把手,张清扬是二把手,如果他提前不打招呼,贸然去见张森,这会令马中华难堪的。

    下午三点多钟,张森正好刚刚结束午睡,张清扬适时地来到了他的房间。张森刚醒,看到是张清扬,也就没讲什么规矩,指了指沙发,笑道:“清扬你坐,我去洗把脸。”

    张清扬微笑点头,工作人员泡上茶离开了。张森很爱干净,不但洗了脸,还冲了个澡,收拾妥当才陪着张清扬坐下了。张清扬亲自为他倒了一杯茶,笑道:“老领导,这些日子车马劳顿,我很过意不去啊!您休息得还好吧?”

    “你啊,用不着来看我,又不是外人,工作那么忙。”张森很理解地说道。

    “请您来考察,我心里忐忑啊,这不提前来探探口风……”张清扬笑道。

    “你小子啊!”张森指着张清扬笑:“这些年无论去哪总能搞出一些创艺,你实话告诉我,这次让我到辽河、延春考察,到底为了什么?”

    张清扬神秘地敲击着桌面,笑道:“我不是说了是辽河那事吗?在不初对唐总,也是那么说的。”

    “我说的不是辽河,”张森摆摆手:“辽河的事情是另一方面,你肯定还有其它目的,要不然为何要我去延春?”

    张清扬竖起大拇指,说:“您认为我有什么目的?”

    “你的鬼主意那么多,我可猜不透!”张森苦笑着摇摇头。

    张清扬摊开双手,坦白道:“张主任,这件事和你们发改委相关,我没有想瞒着您,这次让您去延春调研,各个县市走了一圈,是因为我有一个大计划,这个大计划需要您的帮助,更需要发改委的帮助。下面,我来谈谈这个构想。”

    “你说吧。”张森早就明白张清扬不是省油的灯。

    “张主任,这次让您先到辽河,当然是为了评估那事,但真正的目的其实是延春,我这有一份文件,您看一看,这个……我觉得就由您交给内务院的首长吧,当然,您可以说是我辅佐您完成的这个文件,或者说是在我的建议下,您考察之后有的这个想法。”

    “清扬,这个……”张森一听就急了,刚想说话,却见张清扬摆了下手,将文件交到他手里说:“您一边看,我一边说,您会明白我这么做的良苦用心……”

    两个人足足谈了两个小时,谈到晚宴快要开始了,张清扬才把自己的大计划谈完。两人一共喝了两壶茶,去了三次厕所。张清扬最后一次放下茶杯,十分诚肯地说:“张主任,您现在明白了吧?”

    “你的这个想法很美妙啊!马中华已经知道了?”张森沉思着,脑子里徘徊着张清扬的美丽构想。

    张清扬回答:“马书记只了解了一部分,就是关于珲水升格的事情,我想这是最关键的一步,也是首先要解决的一步。”

    “省里能通过吗?”

    “所以我说需要您的帮助,按照我刚才所说的那样办,珲水的升格就没有人能反对了,那是大势所趋!”

    张森点点头,伸出两根手指点了点茶几,语重心长地说:“清扬,可是这么伟大的构想,你却白白的送给我,这个……”

    “张主任,我不是白白的送给您,如果构想可以实施,我得到的将比您多,您说是吧?再者说,您是这个计划的主导者,我也是其中的参与者嘛!”

    “看来你已经决定了!”

    “抛开这个不谈,您觉得这个计划怎么样?”

    张森认真地说:“意向不错,但有些观点和角度我需要和相关专家研究,你要知道,这个想法并不是一年两年就能完成的,它关乎延春甚至双林省几十年之后的利益,这需要论证!”

    “也就是说您对这个想法感兴趣了?”

    “我很有兴趣,但是,”张森笑了,“清扬,这是你的想法,却硬要转嫁到我的身上,说是我的创艺,这……”

    “老领导,我相信您才会这么做的,我在双林省的情况,您应该很清楚,您反过来想一想,如果这个大计划是我提出来的,那么能不能通过都两说,既使通过了,在将来的实施过程当中,也会有难点,但如果上升到国家大战略,那么您想?”

    “道理是这个道理,”张森表示同意张清扬的话,“清扬啊,我的年纪不小了,也想在临退休前做点事情,可是……”

    “老领导,别可是了,我是求您帮我……”张清扬向张森伸出手来。

    张森终于点了下头,握住张清扬的手,说:“那这份文件先交给我吧,我回去就找人论证,确定没有问题就交给内务院唐总,唐总如果感兴趣,内务院就会开会研究。”

    “太感谢您了!”张清扬颇为激动,“老领导,那辽河的事情……怎么样?”

    “我会加上这个名额的。”张森笑道:“不过你也要有所准备,这次是差额选择,最终会不会被淘汰,并不是我们发改委一家说了算,辽河也应该去做做工作,辽河的那个郝楠楠挺聪明的,我相信她会办事。”

    “有您这句话我心中就有底了!”张清扬感觉压在心头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张森抽出两支烟,递给张清扬一支,说:“还有前些天你托我找马中华那事,他没有明确的答复我……”

    “不需要明确的答复,只要他记着您的话就好。”张清扬的表情又有些高深莫测了。

    “当你的对手可真不容易!”望着眼前的张清扬,张森不禁想到多年前的他,很感慨他的成长速度。

    门被敲响,张森起身去开门,没想到站在门外的是满面春风的马中华。马中华张开双臂和张森抱在一起,笑道:“老班长,有几个月没见了,你更精神了!”

    “呵呵,快请进……”张森把马中华拉进客厅。

    张清扬也站起来相迎,马中华看了眼张清扬,点点头,说:“张森同志来了,我在办公室也坐不住,就提前赶过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