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96章 一个机会

目录:缘定三界| 作者:絮素| 类别:玄幻魔法

    元尾充满了力量,彩云城外风雪虽大,透过掀起的马车门帘缝隙他依然能看得清楚百丈外那几个巨大的金色毛毡帐篷。

    帐篷外站着近百修仙者,他们是天仙子桂、天仙江忻和天仙莫含烟,以及其他金仙、地仙等更低境界的修仙者。谷横刀说,昊阳界十二天仙除了骚人、除了谷横刀和康悠,其他九个早已经到了彩云城外。

    子桂、江忻和莫含烟守在彩云城门外已经有了一段时间,当他们听到城门打开谷横刀的马车驶出来时不约而同的冲出帐篷。

    原本安安静静淹没在风雪的营地突然有了生气,那些低境界的修仙者悄无声息的窜动,一阵阵咯吱咯吱的踩雪声之后已经有一部分人的身影消失在茫茫雪原。

    “他们报信去了,不出半个时辰九大天仙将会齐聚彩云城城门外!”谷横刀轻松的说着,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

    “不如,我们在这里等着。等他们到齐了,我再去说服他们!”元尾笑着回应,他和谷横刀坐在温暖的金色马车里,谁也不愿意走出去。

    “其实,我开始有点喜欢你了!”谷横刀认真的说,“不过,我并不对你抱有太大的希望,我是说你活下去的希望。”

    “那还是有希望!不知道前辈认为,我有几成把握让他们相信骚人的阴谋?”元尾问。

    “相信骚人的阴谋?能够突破天仙境的都是天之骄子、混世魔王,他们的见识、经验极其丰富。所以我觉得你有把握让他们相信两万年前的灾难是个阴谋!毕竟伴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已经十分冷静、客观。以旁观者的角度分析问题最能得到正确的答案!即使他们不能立刻相信你的话,但是只要他们因你起了疑心,一定会发现事情的真相。这只是个早晚的问题!”

    元尾长舒一口气说:“那事情简单多了!”

    谷横刀却轻轻摇头:“事情绝对不可能那么简单。你得知道相信只是相信,即使他们相信渲墨之死是冤枉的,也少有人会支持你。毕竟,支持你意味着推翻骚人,推翻现在的整个修仙界!骚人在昊阳界经营几万年,难道是你一两句话能推翻的?!”

    谷横刀说的在理,这也是元尾一直以来所担忧的。

    “即使这次只是在他们心种下一颗怀疑的种子,那我的目的也达到了!”元尾努力笑着说,“对了,昊阳界天仙想诛杀我的绝不在少数,所以我有可能随时逃走,要是来不及和前辈告别还请前辈不要生气。”

    谷横刀哈哈大笑:“早知道你在化神境能施展缩地术,如今突破地仙,这缩地术早该得心应手了吧!”

    当年,元尾在木茴的帮助下侥幸修炼了缩地术,这几乎成了他保命的最后杀手锏,屡次在危难时刻逃走。可是当时元尾因为境界不够导致每次施展缩地术后全身灵力虚空无法行动,自从突破了仙境,元尾才发现这缩地术的奥秘在于以魂移体而不是以体移魂,再次施展只需要仙魂踏碎空间能缩短两地之间的距离,从而实现身体的瞬间移动!

    元尾数次逃脱,昊阳界天仙自然也都知道了他的秘密。如今见谷横刀称赞,元尾谦虚的说:“算不得心应手,只是勉强逃命而已。”

    谷横刀哈哈大笑,可他又提醒说:“我修炼不成缩地术,所以无法洞悉其的秘密。不过我知道来彩云城的天仙有人也能施展缩地术,所以你还要多加小心!”

    元尾笑着答应了。

    金色马车内温暖如春,与外面的雪原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正如谷横刀所说的,不到半个时辰昊阳界的九大天仙已经出现在彩云城城门外,把谷横刀的金色马车团团围了起来。那些天仙有江忻、莫含烟、子桂、和、唐天、刀逐、章万成、孙唯、求半湖,在天仙之外是那些排不号、说不话又心里抑郁难平的金仙、地仙们以及他们的徒子徒孙、手下随从、各色追随者。

    “谷师弟!马车里温暖,但不要忘了我们这些雪地里受寒的老兄弟们啊!”天仙子桂高声说道,他拄着一把铁拐杖,佝偻着身体在风摇摆,让人看了有些心疼。

    “来了来了!”谷横刀掀开门帘探出脑袋说,“老兄弟们,是我谷横刀抓住了元尾!等我们回到仙畿城,你们可不能跟我枪功劳!”

    谷横刀这话说得清楚,里外已经撇清了自己与元尾的关系。

    “谷师兄别急着撇清关系啊!那元尾在你们彩云城安然住了那么长时间,你不仅不诛杀他还把他敬为宾,这似乎与界首大人吩咐的不太一样啊!难道你仗着彩云城两个天仙的实力敢和整个昊阳界作对吗?!”天仙江忻皮笑肉不笑的说。

    谷横刀冷眼看着江忻,他用手轻轻扇着眼前的虚空嘲讽的说:“咦,江师兄说话怎么带出一股子胭脂味?你这话里的意思是你本人的意思吗?”

    江忻暴怒,他双手舞动,一根法杖闪着刺目光华出现在他手里。天仙的气息倾泻下来,方圆数丈内的雪花疯狂四溅,在江忻周围形成了一个没有雪花的虚空。

    “放肆!”谷横刀毫不示弱,他冷冷哼了一声。这一声冷哼像是一个命令,原本躲在雪底下的冰雪护卫从地下钻了出来,围着众人疯狂叫嚣。

    “算了算了!”天仙子桂连忙摇着双手劝解,“谷师弟抓住了元尾,又把他送到我们面前。这份忠于昊阳界的决心已经昭然,我们还苛求些什么呢?!”

    江忻悻悻的收了灵器。

    谷横刀同样后退一步,说:“元尾与我们谷家的渊源估计你们也听说过,当初我家穗儿进入第三界后与元尾相识,后来在烛阴之灾里受伤。元尾来到彩云城是为了救治谷穗儿,于情于理我当然不会立即诛杀元尾。在元尾的救治下穗儿已经痊愈,所以我把他送了出来。而且看在他对穗儿恩情的份,我承诺给他一个说话的机会。”

    “说话的机会?”子桂皱眉问:“他临死前有话要说?”

    “正是!”谷横刀说着亲自掀开马车门帘,说:“元尾,你出来吧!”

    雪身影晃动,九大天仙下意识的换了几个身位,仿佛将要从马车里走出来的是一个他们无法抗衡的人。

    马车微微颤动,元尾已经从马车走了下来。风雪,他披散的头发、长长的黑色衣衫随风飘摇,如同滴入银白世界里的一滴墨水,有着不可抵挡的侵蚀感。

    “杀了他!”至少三个天仙同时失声吼道。

    “轰!”一把燃烧着烈焰的长刀挡在元尾面前,巨大的气浪把元尾面前的天仙推出几丈之外。谷横刀手持长刀站住,冷冷说:“我刚才说了,我已经向元尾承诺给他站在各位师兄师弟面前说话的机会,各位难道忘了吗?”

    渲墨名头实在太大,九大天仙第一次见元尾的不在少数。累积了两万多年的恐惧如山,当元尾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便是山倾倒的时候,所以恐惧之下的错乱也是必然的。即使是最为年长、曾经参与过诛杀元尾的子桂也已经举起了手的铁杖。

    子桂尴尬的收了铁杖,说:“不急!不急!既然谷师弟答应了我们该听听元尾到底要说些什么。”谷横刀单手紧握长刀,刀杆尾端重重磕在脚下冻土,彩云城外一阵巨震,九大天仙面面相觑,都被谷横刀强横的力量所震撼。

    元尾抬头扫视着那些或熟悉或陌生的天仙,以及他们身后数不清的昊阳修仙者,目光有些悲悯,仿佛眼前的是一群愚不可及从未开化的可怜人。

    “元尾,你这是什么眼神?竟敢这样看我们!”那些定下心来的天仙反复确认元尾的确只是地仙境的修为后逐渐退掉了恐惧,开始趾高气扬起来。

    元尾并不理会,他的目光最终盯在莫含烟身,他微微笑着说:“莫师妹!”

    “师兄!”莫含烟眼泪光闪动,有了扑过来的意思。

    元尾却把目光投向别处。

    “各位前辈!站在你们面前的并不是渲墨,我是元尾!”元尾话音清澈,盖过了风雪的咆哮,“各位应该听说,当年渲墨滥杀三界修仙者。但是各位应该并不知道当年有人拘禁了三界灵气,将三界灵气引入帝山界燕郡城……”

    “拘禁了三界灵气?”

    “将三界灵气引入燕郡城?哈哈哈,燕郡城是渲墨的城池,拘禁三界灵气的一定是渲墨!”

    “一定是渲墨!渲墨这是不顾三界修仙者的死活啊!”

    那些天仙议论纷纷,仿佛炸了锅。

    “可是,拘禁三界灵气的并不是渲墨!而另有他人陷害渲墨!”元尾提高了声音。

    天仙们一阵愕然,“不是渲墨又是谁?”

    元尾又说:“当初,渲墨见有人如此陷害自己后勃然大怒,他开始追查其的秘密并斩杀了许多涉及此情的修仙者。可是那些修仙者口风极严,致死竟然不肯吐露半点线索。于是有人开始怀疑渲墨发狂滥杀无辜,于是有了三界共同诛杀渲墨的惨剧!”

    “哈哈哈!可笑可笑”江忻突然仰天大笑,“元尾啊元尾,你说自己不是渲墨,却在想方设法的为渲墨翻案。你没有半点证据说渲墨受了陷害,你以为我们这些天仙都是不会思考的老朽了吗?”

    “证据?我有!”元尾冷笑着说:“渲墨死后,三界修仙圣城的灵气不再汇聚到燕郡城。我摧毁了飞泉城发现飞泉城的灵气早已被人拘禁,汇聚到了别处。我摧毁了赤炉宗,发现那里有专门锻造城砖的地方,那种城砖正是拘禁灵气的关键所在。这一切一切都指向同一个地方,那是仙畿城!”

    “什么?昊阳界修仙圣城的灵气指向仙畿城?可是我并没有察觉!”子桂惊讶的说。

    “这其的真假,由你们自己断定吧。但是,骚人是欺骗三界的唯一罪魁祸首,而他终将会奴役三界,这个事实已经不容任何人掩盖!”元尾提高了声音,说。

    /html/book/35/35829/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