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三十六章

目录:天才道士| 作者:掩耳盗铃| 类别:都市言情

    却说张昊与四方魔帝的大战一触即发,南方巫族大帝的心情最为凶戾,第一个出来接战,诡异无形的古巫术,侵蚀心神,顿时幻象丛生,只见眼前陷入黑暗血腥,无尽的恐惧袭来,化为一条吞天蛇蟒,一

    口吞噬了张昊的心灵。

    幻象之中,昏昏欲睡,犹如迷迷糊糊的噩梦一般,当张昊心境定力,达至天人合一的完美境界,人与宇宙相合,还从玄天卿兮那里学得了剑心通明,配合他心脏之中的无赦凶剑,心灵已化为一尊利剑。

    恐惧蛇莽的吞噬,被一剑划过,斩杀蛇莽,破灭恐惧,幻象消失不见,眼前目光清明,心神没有丝毫的惊扰波动。与此同时,祖巫大帝已经出现在张昊面前,一击袭来,粉碎真空,五指利爪掠过,指尖渗出一滴妖异的黑血,化为一股血腥黑气,成铺天盖地之势席卷而来,空气中响起一片“嗤嗤”的腐蚀声,这是祖巫大

    帝的巫毒之血。

    祖巫大帝秉承了远古巫术,吞食诸多毒邪之物,以身化巫毒,足以侵蚀神王境的造化之躯,破灭气血生机,至毒至极。张昊面对这一击,一眼认出是剧毒,却只是淡然一笑,丝毫不惧剧毒,一股清圣之气护体,抬手握拳,体内混元烘炉运行,浩大的爆发力,整个天地空间为之一震,犹如一颗小宇宙爆炸,强横至极,霸道

    至极。

    “轰隆!!!”一声巨响震荡,排山倒海一般巨大的冲击波,一瞬荡开,两强对撞,祖巫大帝以手抓对上拳,手抓的小关节,当场被张昊打断,浩大之威碾压,巫祖大殿被一击震飞,在空中划过一条直线,轰隆一声砸在

    地上,冲击力碾压,在沙漠中砸出一个陨石坑。

    天空席卷的巫毒黑气,也被清圣之气克制驱散,天地一片清明,只觉一股异香飘散,沁人心脾,引人入圣,若是凡俗闻一闻,便能百病不生,明心见性,智慧丛生。

    一招交锋,祖巫大帝已经败阵,在场众人见到这一幕,皆是一脸错愕。他们可是知道祖巫大帝的实力,继承了巫族魔神的血统,肉身强横至极,并且继承了古巫术,恐惧与巫毒凝聚一身,一出手便是心灵与剧毒的双重伤害,但张昊居然邪毒不侵,心神定力不动,丝毫不受任

    何影响,一拳打断了祖巫大帝的手骨。

    “这是……神农圣气!你的体内,怎会有神农圣气?”

    陨石坑里,祖巫大帝一跃而起,手骨一扭,伤势已经痊愈,但凶戾的眼神看向张昊,却是冷煞得让人不寒而栗。

    神农,又称炎帝,上古祖巫之一,神农尝白草,开创药王一脉,一身清圣之气,天地异香,诸邪不侵,但神农炎帝的传承,唯有三清界西王母修成清圣之体,乃是祖巫大帝的天敌克星。

    但祖巫大帝能看出,张昊并未修成清圣之体,却有清圣之气?

    “哈哈,我从三清界而来,得西王母点化,身具清圣之气护体,前辈勿要大惊小怪。”张昊笑了一声,气机一收,清圣内敛,抬手示意:“前辈可还想再活动活动?”

    “小辈,你的挑衅太愚蠢了,吾要捏死你,魔神咒印,开!!!”祖巫大帝一声戾吼,浑身透出一股血光,肌肤上浮现出一道道古老的刺青咒文,摇身一变,释放魔神真身,巨大的身形拔地而起,居然有三千六百丈高,庞然大物,人身蛇躯,口吐蛇信,双眼阴冷的蛇瞳

    ,特别是一身蛇鳞,居然诡异的彩色,这彩色异常艳丽,咒文缠绕,让人看一眼就觉得头皮发麻,莫名的心惊惧怕。见到祖巫大帝的真身,众人也皆是目光一凝,祖巫大帝的魔神血统,那妖异的彩色蛇鳞,实在让人看了心里悸怕,这是源于造化规律的恐惧,三色视觉,本心意识之根源,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曰:无眼界乃

    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

    “这颜色……”张昊见到这一幕,第一反应也是本能的心悸,这种诡异彩色的蛇,让本心反感,而在心悸的一刹那,巫法已然引动,那一点本能的心悸,瞬即被无限放大,幻象丛生,坠入无尽的黑暗深渊,妖异的彩色蛇

    莽,吞噬心神,死亡危临。

    “诅咒,六神恐咒,契!”祖巫大帝嘴里.咬.舌,一道血气流出,施展诅咒秘术,含血咒人,口念巫语,俨然就是被人道列为禁术的六神恐咒,蛇,坠,暗,死,悸,心,六恐以蛇为首,乃是洪荒远古时期,巫族魔神统治天地,让众

    生臣服在恐惧之下。

    “小心!这是六神恐咒!!”刹那间,祭台神殿上,明鸾已经认出此术,立刻出言提醒。张昊修道之初,对六神恐咒就有接触,当时正是明鸾在幕后控制,但张昊当初所接触的六神恐咒,与祖巫大帝施展的相比,这完全是天壤之别,明鸾的提醒已经晚了,张昊被六神恐咒侵蚀,由三色本源引

    发,玄之又玄,却又诡异莫名。不过张昊对三色本源早有认知,三色六味,阴阳正反,八位变化,幻象之间本心三色,三色生九光,只见张昊背后一道道光圈浮现,化为九轮圣光,虚空震荡共鸣,响起一阵梵音徘徊:舍利子,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

    心经真言驱散巫言咒语,六神恐咒破灭,圣光普照,圣心清明,九轮光圈运转,九九归一,三色相合,化为一股白光,至刚至阳,纯纯至圣,乃是太阳之灵。

    “大日如来神掌,结!”张昊一声怒喝,手结拳印,一手结智慧印,象征一切种种皆源自智慧,智慧通达则神魂刚性,金刚不灭,另一手结法界定印,乃胎藏界之如来手印,象征一切种种智慧之理性,先有智慧,进而有理性,本

    心坚定,如宇宙之初生由来,两印相合,化为金刚自在印,大智慧,大理性,大金刚,大自在,大光明,大如来,大神通……等等,无穷真谛融会贯通,化为一尊大神掌从天而降。

    “轰隆隆!!!”

    天地空间顿时一阵震荡,浩大至极的威势从天碾压,耀眼的大日圣光照亮方圆九天的不详大地,犹如一颗太阳从天坠落,整个虚空崩塌,真空粉碎,三界威震。

    “这是佛宗至高的大日神通!”

    在场众人皆是惊愕,甚至刘温也是心里一惊,没想到短短几十年不见,张昊的修为已达如此深不可测的地步,仙,佛,神,魔,无所不通,万邪不侵,诸法不灭,连佛教神通也修成至高之境。

    大日如来神掌一刹落下,达至真空光速,已经化为了一束白色光线。

    众人诸位魔帝,立刻身形后让,退避大日如来之威,而祖巫大帝身在中心,被气场笼罩锁定,却是躲无可躲,太无可逃,眼看大日落下,祖巫大帝的眼神惊怒,一股滔天凶戾从心里升起。

    “啊!!!魔神怒,天地惊,起!”祖巫大帝一声狂吼发劲,巨大的三千六百丈蛇躯,猛然一摆,无穷凶威撼动乾坤,天崩地裂,虚空乱流,整个天地被搅得一团浑浊,犹如神话传说中的魔神乱世,祖巫大帝不愧是亘古大地的魔帝之尊,不

    退反进,冲天而去,也达至光速运行,化为一条黑线,一击迎上大日如来神掌。

    远远看去,只见一条白光从天而降,一条黑光从地面冲上,两到光线在半空碰撞。

    “碰!!!”天地空间剧烈一震,半空中亮光一闪,强光耀眼,一股巨大的冲击波荡开,波及方圆千里,巨大的魔神之躯被一击打下,从半空中坠落,犹如星辰陨石坠落一般,在地面砸出一个巨坑,沙漠震动,堪比一

    场地震。

    祖巫大帝浑身蛇鳞崩裂,体内物质粉碎,五脏六腑皆是重伤,黑血流淌,三千六百丈巨大的魔神之躯,血流如泉水,居然在坑里汇成了一潭小河。

    “啊!啊啊!!!”

    祖巫大帝怒吼连连,受伤的野兽更凶狠,而受伤的魔神唯有毁灭一切来泄愤,甚至毁灭世界也在所不惜,凶戾的煞气冲红了蛇瞳,彻底湮灭了理智,化身为一尊狂怒的魔之神,一股眼神看向张昊!

    在场诸位见到这一幕,当然知道祖巫大帝是要拼命了!

    魔帝之所以是魔帝,能在亘古大地上称王称霸,连上古封神天朝凝聚九州之力征伐了数千年也无功而返,正是因为魔族的凶性太强,桀骜不驯,毁灭一切。

    “死!!!”

    祖巫大帝狂怒大吼,抬手一挥,一尊血骨尸体飞出,这是祖巫大帝祭炼了万年的邪巫神器,名曰葬神尸偶,乃是在魔域与昆仑的大战中,收集众神的血肉尸骨祭炼而成。

    “众神献祭,亡界开路,起!!!”祖巫大帝催动咒术,不惜重伤之身,再度亏损精血,献祭葬神尸偶,葬神尸偶头犹如活了一般,汲取魔神之血,顿时一股浩大的死丧之气蔓延,方圆千里陷入一片阴司亡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