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刑纪 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破鼎而出

目录:天刑纪| 作者:曳光| 类别:武侠修真

    无咎听到身后的呼唤声,放慢脚步,而他的脸上,依然洋溢着惊喜之色。

    那突如其来的两位老者,再也熟悉不过,正是祁散人与太虚,他当年的两位老伙伴。

    瞧,祁老道还是从前的模样;还有太虚,一个喜欢与他抢吃抢喝的老头。

    梦里么?

    竟然故人重逢。

    且与两位老友举酒话别情,再问神州无恙否……

    两位老者面带笑容,愈来愈近。尤其是“无咎”的称呼,显得极为的亲热。犹如昨日重现,或难得今日的喜相逢。

    万圣子与鬼赤面面相觑,急忙又看向那诡异的场景,竟不约而同的往前扑去。无咎深陷幻象诱惑之中,一时难以自拔,他二人却心知肚明,又岂能袖手旁观。

    两个老者已到了数丈之外,突然加快来势,并各自挥动双手,随之雾气翻涌而杀气呼啸。

    万圣子与鬼赤,刚刚离地蹿起,想要应变,为时已晚。

    谁料便于此刻,突然火光闪烁,轰鸣震耳,数枚震元珠同时炸响。

    两个老者猝不及防,一个挥舞法杖抵挡,一个强行祭出手中的法宝,怎奈震元珠的威力过于凶猛,两人相继倒飞出去。

    与之刹那,一片黑影从天而降……

    而无咎祭出震元珠之后,正要抽身后退,一道强横的力道霍然而至,逼得他无从躲避、也难以抵挡,顿时脚下踉跄,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紧接着又是两道人影落地,更为狼狈,一个“扑通”趴着,一个仰面横躺。

    “哎呀、糟了,你我陷入阵法……”

    “并非阵法,而是法宝……”

    “法宝……”

    “无咎……”

    “不必理他,你我被他害惨了……”

    “万兄……”

    “哼,难道不是么?若非他的拖累,你我怎会遭人暗算。咦,他是否安在……”

    黑暗中,万圣子与鬼赤凝神张望。

    数丈外,有道人影,不是某位先生,又是哪一个。

    两人急忙爬起身来,凑到近前。

    而某人依然坐着,动也不动。

    “小子,出个声啊。”

    “万兄……”

    “他嘲笑老万呢,而他也难逃假象所惑呢,不过他动情之人,竟是两个老者?”

    “或许他已识破虚幻,却出手已晚……”

    万圣子与鬼赤尚自猜测,有人叹道——

    “唉,神洲仙门的祁散人与太虚,与我亦师亦友,交情深厚,便如两位一般……”

    “与我二人一般?哼,只怕差远了……”

    “我那两位老友,早已不在人世!”

    无咎摆了摆手,无意多说,站起身来,神情苦涩。

    即便他早有提防,最终还是吃亏上当。却也无奈,祁散人与太虚的出现,让他心绪大乱,忍不住迎上前去。便如鬼赤与万圣子,他也有难舍之情、难言之痛。而让他难以忘怀的不仅有爹娘与妹子,还有曾经的好友,故国家园,以及神洲大地的山山水水。

    不过,祁散人与太虚的幻影出声之际,他已蓦然惊醒,随即仓猝应变。而对方有备而来,最终他还是未能逃脱算计。

    万圣子见某人无恙,急道:“哎呀,脱困要紧……”

    鬼赤摇头道:“此番脱困,难了……”

    “这法宝有何威力……”

    “暂且不知……”

    ……

    此时,幽暗的峡谷,依然如旧,而凌乱的雾气之中,涌现出一群人影。

    之前的两位老者,再次现身,却相貌大变,各自手持法杖,竟是区丁与毕节。两位长老之外,还有数百个神族的高手。而众人的环绕之间,多了一个黑色之物。竟是一尊黑色的铁鼎,丈余大小,布满符文,显得颇为奇异。而铁鼎却被倒扣在地上,并闪烁着幽幽的黑色光芒。

    “咳咳……”

    人群中的区丁,微微气喘。虽然全力躲避,怎奈相距太近,震元珠的余威所致,还是让他护体法力受损。他缓了口气,悻悻道:“毕节长老的玄鲲鼎,果然不凡。”

    毕节站在他的身旁,冷声道:“贼人凶顽,擒之不易!”

    区丁感同身受,附和道:“幸亏长老熟知仙遗谷,又示敌以弱,步步诱其钻入圈套,再借助禁制幻境之威,一举擒获了公孙无咎。只要他与万圣子、鬼赤伏法,原界已不足为虑!”

    话到此处,他又惋惜道:“尊者许诺的天狮鼎,尚无着落,否则的话,岂容贼人嚣张!”

    尊者,也就是玉神尊者,曾经亲口许诺,炼制九鼎镇守九郡。而随着贼人入侵,此事便也没了着落。

    区丁恨意难消,示意道: “请长老杀了公孙无咎,为我死难的族人报仇!”

    毕节微微点头,抬手一指。

    地上的铁鼎,顿时光芒大作,随之莫名的威力散发开来,引得四周观望的人群发出阵阵的惊呼。

    区丁更是瞪大双眼,期待不已。

    据他所知,这是毕节初次祭出宝鼎,便大显神威,擒获了公孙无咎与万圣子、鬼赤。此时宝鼎再次催动杀机,三位强敌的性命休矣!

    ……

    法宝的威力,无从知晓。

    而身陷囹圄,不能坐以待毙。

    黑暗之中,三人犹在徘徊寻觅。

    置身所在,仿若混沌的黑夜,没有边际,没有方向,亦找不见去路。

    万圣子往前寻觅了数十丈,依然没有发现,却又难以施展修为,他唯恐遭遇不测,扭头大喊——

    “无咎、鬼兄……”

    喊声未落,却见两位伙伴就在身后。他松了口气,提醒道:“两位,切莫走散了!”

    鬼赤随声道:“万兄,放心便是!”

    无咎则是停下脚步,抱起臂膀,伸手托腮,神色无奈。

    他最怕的便是阵法,而如今困入法宝之中,处境更加凶险。便如这虚空般的黑暗,莫说无从逃脱,便是想要反击,也无从下手。

    “两位,这边来——”

    万圣子不甘作罢,只想继续找寻出路。

    无咎忍不住出声道——

    “与其徒劳无功,不如静待其变。”

    “咦,此话怎讲?”

    万圣子顿作不满,教训道:“不去杀人放火,哪儿来的灵石、宝物?倘若故步自封,又何来的出路呢?”

    无咎没有心思争辩,索性置之不理。

    万圣子却不依不饶,继续嚷嚷道:“年轻人,切忌好高骛远……”而他话音未落,又惊喜道:“两位且看,出路已现……”

    果不其然,远处的黑暗中,突然闪过几点亮光。便彷如曙光乍现,使人精神一振。而转眼之间,亮光连接成片,继而化作滚滚之势,从四面八方倏然逼近。随之炽烈的杀机席卷而来,竟然令人胆战心惊。

    万圣子的脸色一变,惊讶道:“火……”

    鬼赤也是难以置信,愕然道:“似是元神鼎炉之火,却远胜于你我……”

    那并非曙光,亦非出路所在,乃是熊熊的烈焰,乃是元神之火。而其威力远胜于天仙高人,再由鼎炉加持,更是威力倍增,足以炼化万物。

    “天呐……”

    万圣子恍然大悟,吓得转身便跑,而四周已是火光冲天,根本无路可逃。他急得团团乱转,绝望大喊——

    “无先生,快救老万……”

    生死关头,唯有指望某位先生救命。他还想带着弟子返回万圣岛呢,他真的不愿葬身异域。

    而此时此刻的无咎,同样是目瞪口呆。

    一旦陷入法宝之中,无非遭遇杀阵的攻击。且全力抵御,或也无妨。谁料那元神之火的威力,远远出乎想象。稍有不慎,三人必将落得个炼化成灰、神骸俱消的下场。而覆顶之灾就此突降,已不容多想。

    “老万、老赤——”

    万圣子大喝一声,抬手抓出魔剑挥动。万圣子与鬼赤会意,随之失去身影。他又将魔剑放在地上,拼命的加持一层又一层禁制……

    与之瞬间,炽烈的火光已逼到了十余丈外。前后左右尽为烈焰所笼罩,便如万千火龙狂舞而杀机疯狂。

    无咎不敢怠慢,双手挥舞。数百枚震元珠呼啸而出的瞬间,他闪身遁入魔剑之中。

    与之刹那,巨响轰鸣……

    ……

    魔剑的阵法之中,无咎匆匆现身。

    木榻上,一道娇小的人影,犹在低头静坐,专注绣着她手中的花儿。他猛扑过去,一把将其抱在怀里。遂即地动山摇,所在的阵法、床榻,以及相拥的两人,同时凌空飞起,紧接着又狠狠落地而撞成一团。

    “无咎……”

    “灵儿莫怕……”

    “哎呀,老万活着……”

    “祖师、巫老,出了何事……”

    “老万、老赤,随我杀出仙遗谷……”

    ……

    峡谷中。

    区丁与数百个神族高手,犹在凝神期待。

    随着毕节长老的施法,地上的铁鼎微微震动,并光芒闪烁,威势炽盛。

    据说,玄鲲鼎加持了尊者的法力,足以灭杀任何一位天仙高人。此时,宝鼎已全力催动杀机。片刻之后,曾经横行玉神界的三位贼人便将烟消云散。

    而便在众人期待之时,突然“轰”的一声炸鸣,地上的铁鼎竟然冲天而起,随之猛如狂飙般的威力横扫四方。

    毕节、区丁与神族的高手,皆猝不及防,霎时被狂飙卷起,一个个离地倒飞而去。

    又是“咯喇”巨响,天穹崩溃,峡谷倾塌,山石崩碎,大块的寒冰滚落而下。

    毕节“砰”的撞在山石之上,而他惊慌之余,不忘找寻玄鲲鼎,恰见一把黑色的短剑凌空翻滚,他急忙大喊——

    “拦住那把飞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