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22章 解决对策

目录:超自然大英雄| 作者:青狐妖| 类别:都市言情

    一路上忧心忡忡地回到了雷泽,结果一下飞机,梁雪她们就给了陈太元一个难以置信的消息。

    “其实有件事没有在电话上告诉你,也是雪姐和小雨不让说的。”梁雪说,“当时城主联盟也给出了一个交换人质的条件。”

    陈太元先是一惊,随即窝火:“既然答应交换,为什么不告诉我!”

    梁雪脸色阴沉地摇了摇头:“他们要用剑舞去换,而不是辛选兰那头虫子。”

    陈太元他们顿时明白了原因——主神需要一个最佳的宿体。

    今早它们看到剑舞进阶为夏季强者,甚至还拥有控制时间流速的强大能力,简直比陈太元更适合灵族。因为这种特殊能力,本就和鬼战士的能力一样。也就是说,剑舞比任何人都更适合做主神的宿体!

    但怎能把剑舞交换出去。

    “是我不同意告诉你的,免得你为难。”已经坚强些的袁晴擦了擦眼角的泪,“老爸毕竟是世界最顶级的科学家之一,被抓走之后应该也会以礼相待。但剑舞要是去了,那就是个死。”

    陈太元点了点头,这种交换根本不能谈。也感激袁氏姐妹的理解,主动这么要求,没有让陈太元和剑舞陷入为难之中。

    但是,对方抓住袁石清之后真的会以礼相待吗?它们是虫子,不是当初的新人类啊。

    陈太元最担心的,就是对方用虫子控制了袁石清。毕竟控制之后还是会拥有原来的记忆,不还是拥有科学家的意识和水准吗?

    要是担心完全替代之后,思维方式什么的发生变化,那么也可以低程度的控制。就好像当初的夜枭和刀背那样,只是控制听话却不影响他们的思维。要是这样控制了袁石清,对袁石清而言也是一个非常不妙的结果。

    但是这个档口上陈太元不敢说这种可能,大家都不敢说,虽然一个个心知肚明,毕竟袁晴已经要被当做孕妇来对待,不要再刺激她了。

    ……

    另一边,吴心颍却给了一个好消息。

    经过她对虫母和那些普通食尸虫的研究,发现所谓的“血盟”其实也没那么神秘。只是由于沙赫特当初采集的那种原材料没了,所以这个过程才变得难以复制。

    “大姐,你这不是废话么?”陈太元苦笑,“要是有沙赫特制造的那种药剂,还请您老人家研究什么。”

    吴心颍白了他一眼,慢条斯理地说道:“但是,由于第一头虫母和你建立了血盟关系,而其余虫子都是它的后代,完全传承了它的基因,也同时传承了你的基因。所以只要你继续用自己的血注入到它们体内,用当初那个老办法如法炮制就行了。”

    比如说要是遇到的不是虫母的子孙,而是它的姐妹兄弟,这种办法就不能使用;同样,就算是虫母的子孙,但若是陈太元之外的人来执行这个过程也会失败,因为别人的身上并没有陈太元这样的基因。

    “从某种意义上说,虫母是这群虫子的妈,你就是它们的老爸。更何况你本人也有虫族基因,你忘了吗?”

    “别说了,有点腻味……”这个理论让陈太元有点懵。

    吴心颍却很得意,也很乐意看到陈太元发窘,笑道:“当然,虫母在和你建立血盟之前产下的虫子没用,因为那时候产下的虫子是虫母自己当爹又当妈,跟你没有血缘关系。”

    陈太元着急了:“再次强调:就算后来生下的虫子也跟我没关系,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

    “随便你怎么想。”吴心颍笑了笑,“不管怎么说,反正只要是以前的虫子,你都无法将之控制。而从你控制了虫母之后,它产下的所有虫子都可以被你控制——也只能被你控制,其他人都没这个资格。其实挺好的啊,独自掌握一支庞大的军团,牛着呢。”

    陈太元却有点苦闷:“这么说来,除了虫母走出瀛洲之后产下的那批,原来那些普通虫子都要消灭掉了。包括今天已经成功晋升为皇级新虫母的那头,也是当初的食尸虫侍卫,不受我的控制。”

    那就没办法了,只能如此。不过原来的那些也没多少了,当时被周和平那些人拍死了大半。

    吴心颍说得更毒:“你就别这么悲春伤秋的了,虫母这个当妈的还直接拿孩子当食物呢,你这当爹的哪来这些多愁善感呀。”

    “我……我能说脏话吗?”

    “要文明。”吴心颍得意地笑道,“对了,新的虫皇也别浪费了,给你的虫儿子们吃了,估计也能促进它们进阶;还有你捉到的那四枚灵虫皇,我先研究几天,回头也送给你的虫儿子们吃,说不定又能培育出一头食尸虫皇呢。”

    陈太元真想追上去将她扑倒在地上,狠狠抽一顿屁股。

    但是他不敢,自己的终身幸福还掌握在人家手里呢,要不然吴心颍能在他面前这么张扬。

    “至于你身体内毒素这件事,”吴心颍上下看了看他,毫无拘束地说,“其实你也就是担心床笫之间那点事儿呗。平时不疼不痒,还能增加你的身体强度,没啥不好的。”

    陈太元欲哭无泪:“可那也不是小事儿啊。就算晴姐给我生个孩子,我不再要孩子了,可雪姐、剑舞和星纱她们以后也会想要做妈妈吧。”

    德行,无非就是想着那点享受,还非要找出这么冠冕堂皇的借口。

    吴心颍耸了耸肩,肆无忌惮地盯着陈太元下面某个神秘部位。虽然穿戴整齐,但陈太元仿佛还是遇到了目光的挑衅和威胁。“你……干嘛,注意形象,别这么看男人。”

    吴心颍不屑:“我看男看女都一样,无非都是些实验样本儿。我呢研究了一种方案,估计能行。”

    “啥方案?”陈太元眼睛一亮。

    吴心颍:“就是能够研制出一种药物,让你吃了之后在一定时间内——比如一小时内——压制或中和体内的毒素。这段时间里,你所有体液都是无毒的,不影响你那啥啥的。”

    陈太元抽了抽鼻子:“能不能搞个有效期两小时的。”

    “夸张了吧,吹牛呢?”吴心颍有点不信地看了看他,白了一眼之后取出了一个黄褐色的药剂,以及三个盛放检测样本的小塑料杯。“就是这种药剂,其实等于正常男女房事之前的口服避孕药差不多,没什么麻烦的。”

    “多谢您了,我的活菩萨!”陈太元大喜接过来,按照要求一饮而尽。有点辛辣,但是还不错,考虑到口味问题吴心颍还特意将之调制出了一点酸奶味道。“等等,你这三个小塑料杯是……?”

    吴心颍递给他,说:“检测你服药后的体液啊,看看是不是真的没毒了,最终确定一下罢了。血液,唾液,还有……你懂的,各一份。”

    陈太元有点小尴尬地看了看手中的三个杯子,难为情:“只要血液和唾液就行了吧?”

    吴心颍冷哼着去忙自己的了,摆手说:“你以为我乐意检测你那种脏东西?!也好啊,反正回头我保证你亲个嘴儿啥的毒不死你女人,但要是做那种事把她们给毒死了,别怪我就行。”

    陈太元一头黑线,咬牙奔向厕所:“等我,马上!”

    结果区区二十分钟之后,这家伙就小心翼翼端着小半杯那种物件跑回来了,吴心颍顿时鄙视了起来:“就这水平,还要两个小时呢?从进去到出来,有个脱裤子的时间不?”

    “你懂什么,我能控制,收放自如……咳咳……”

    这是良心话,为了抓紧时间,他这次确实是快马加鞭了。

    吴心颍懒得跟他争论这个,不一会儿血液和唾液样本的检测都出来了:无毒!又过了一会儿,刚才那种液体的检测也完全合格,甚至那啥啥的存活率还相当高,超出正常男人的平均值。

    “这下不影响传宗接代了。”吴心颍说,“但是保不齐以后你的孩子,也可能天然带有你现在的各种基因,什么气族、尸族、虫族啥的。要是生下几个孩子,留下两个让我研究研究。”

    “扯淡,当我的孩子是那些虫子吗……”陈太元两眼发黑。不过心里还是要感谢这个黑暗之母的,毕竟帮助陈太元解决了头等大事。

    ……

    随后陈太元就去找虫母,商量那个控制种群的事情。当这件事告诉虫母之后,虫母反倒没有任何的心理障碍,甚至还拍手叫好。

    “这下就没有可以造我反的子孙了,非常好!”虫母得意得来回摇晃屁股,“放心吧,原来那些都交给我来处理。”

    陈太元点了点头:“还有,以后新的子孙之中出现了虫皇的话,捉住给我或者给你那几个女主人。要是我们都不在,那就……”

    虫母发出得意的笑声:“那就吃掉,嘎嘎!主人你真坏,果然像人家说的那样,头顶长疮脚底流脓的坏啊。”

    “心墨那屁小子说的?!”

    “我可没出卖心墨师兄,但不得不说,主人神机妙算!”虫母毫无仗义地出卖了它的屁孩子师兄。

    完蛋了,心墨的下场可想而知,今后两天肯定要捂着屁股走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