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15.假货终究只是假货

目录:史上最强师兄| 作者:八月飞鹰| 类别:历史军事

    无当圣母精通陷仙剑经,太乙真人精通宙光天书和虚空天书,南极长生大帝同样精通虚空天书,且九天仙雷里的太虚空雷、不朽恒雷、刹那神雷皆如臂使指。

    三位道门大罗天仙,在长于时空变化之道,一个很直观的体现就是他们都擅长遁法,“速度”不慢。

    一众高手大战,此地时空纷乱,使得大罗层次强者都很难自如挪遁。

    不过借助燕赵歌青莲宝色旗挡了一挡,南极长生大帝三人当即联手,打开一条通路。

    这是他们来此之前,便预先做过一些准备,是以此刻方可一击功成。

    只是道门正宗此次遭遇的对手,也都非等闲。

    且不说还在跟那杆加持神杵较劲的孔雀大明王,陆压道君和原始心魔就首先飞速追上前来。

    青莲宝色旗对原始心魔的阻拦本就有限,他虽然来不及阻止道门中人取走戊己杏黄旗和破开缺口跑路,但却也在第一时间追入那道时空缝隙内。

    陆压道君则是身化虹光,比其他人来得都快,几乎不必原始心魔稍慢。

    此刻道门已经取走戊己杏黄旗,成为暂时的赢家也是其他人共同的对头,原始心魔自然不需要再用素色云界旗阻挡陆压道君去路,两人开始联手一起追击燕赵歌等人。

    佛门、妖族还有九幽的其他强者,也都连忙跟上。

    哪吒摆脱影魔,同燕赵歌等同道一起入了那时空缝隙,这时眼见身后追兵不断,便说道:“你们且先走,我挡他们一挡。”

    “道兄勿忧,早有准备。”燕赵歌传音笑道。

    话音未落,本就不稳定的虚空里,突然亮起一抹刀光!

    身后陆压道君速度极快,已经越过原始心魔,几乎就要赶上燕赵歌等人。

    但正当此时,刀光毫无征兆忽地亮起,无声无息间,赫然直劈陆压道君面门!

    “罗渊末法天尊!”以陆压道君之能,也没能提前察觉这暗中埋伏,待到刀光临头,才生出感应,通体冰凉。

    封云笙虽然没赶上先前关于戊己杏黄旗的争夺,但稍晚一步的她及时来到太乙真人等人预先准备之地,进行接应。

    忽然暴起一刀,叫陆压道君在这瞬间,心头都浮现一层死亡阴影。

    总算封云笙如今名声在外,陆压道君等人再是大意,心底深处都忌惮提防她的暗杀突袭。

    所以骤然遇伏,陆压道君也还来得及反应。

    恐怖的刀锋破开虹光,但陆压道君已经及时显化大日如来之相。

    金身防御提升到极致的同时,他头顶一轮圆满的大日佛光笼罩全身。

    刀光仍然强势破开大日佛光,更劈裂了佛陀金身头顶。

    但这么缓了一缓,陆压道君已经重新化虹,朝相反方向飞速后撤,总算险之又险避开这当头一刀!

    只是此刻重化道人模样的陆压道君,头顶鱼尾冠被斩得裂开,整个人看上去狼狈不堪。

    而封云笙一刀之后,势头不绝,继续斩落。

    这本就不稳定的虚空缝隙,顿时呈现瓦解之相。

    眼看燕赵歌等人要扬长而去,自己一行人的追击要失去线索,陆压道君顾不得方才的狼狈,连连挥掌。

    一道又一道霞光在虚空里交织,使得原本无形的时空通道,这一刻看上去仿佛变为真实有形的存在。

    眼见封云笙又要挥刀破坏通道,陆压道君一咬牙,抢先双掌一错。

    漫天夏光顿时碎裂飘零,竟然是带动着通道整体破碎。

    陆压道君等人固然身处其中,但燕赵歌等道门强者同样尚未离开。

    破碎的时空在这一刻化为乱流,颠倒不清。

    所有人卷入其中,然后又各自散落。

    九幽、妖族、西方极乐净土众人同样分散,开始各凭本事,尝试搜寻持了戊己杏黄旗的太乙真人下落。

    道门中人深知原始心魔和陆压道君的本事,原也料想过没那么容易脱身,此刻同样安下心来,在纷乱的时空里周旋突围,寻找同道汇合。

    局面更乱,而且波及范围更广阔。

    燕赵歌置身其中,神色认真但不紧张。

    正琢磨着寻找封云笙、太乙真人、哪吒等人,燕赵歌忽地心中一动,转头看去,就见纷乱的时空里,忽然有魔气滋生晃动。

    然后,便见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出现,分明是哪吒的模样,但是目光里分明泛着邪意,且魔气四溢。

    “影魔吗?”燕赵歌饶有兴趣的上下打量,就见此刻的影魔虽然还是哪吒模样,但是颈上的乾坤圈,脚下的风火轮,臂上的混天绫,手里的火尖枪都已经消失不见。

    不仅如此,他本身也开始变得越来越模糊,似乎在褪去人形,变成一个模糊黯淡的黑影。

    到了最后,燕赵歌面前就只有一个影子,不需本体,凭空存在于虚空里。

    “想找太乙道友没找到,不曾想却又遇见少天尊了。”影子晃动间,从中传出声音。

    燕赵歌笑道:“实在不行,你们就把素色云界旗让给西方极乐净土呗,想来西方极乐净土很乐意拿你们想要的东西来换。”

    “少天尊说笑了。”影魔言道:“你拿阿弥陀佛祖的东西来挡西方极乐净土的道友,就算阿弥陀佛祖一时间抽不开身,事后也肯定要收回青莲宝色旗的,你们打算为此就跟佛门死拼吗?”

    “说来我也很苦恼呢,佛门得回了青莲宝色旗,我们还怎么跟他们做交易啊?”

    影魔语气平和,仿佛跟燕赵歌是老朋友一样闲谈。

    “少来。”燕赵歌则嗤之以鼻:“阿弥陀佛祖当时没有出手,事后多半也不会再出手,换了大自在天魔,我才真要小心些。”

    影魔语气不变:“那自然再好不过,这样的话,我辈寻不到戊己杏黄旗,从少天尊你这里帮西方极乐净土拿回青莲宝色旗,也能达成目的。”

    说话声中,那黑影的模样便开始拉伸变化。

    原本黯淡的影子,也渐渐有了色彩。

    转眼间,燕赵歌面前就出现一个青年男子,跟他一般无二的衣着打扮,完全一样的外貌长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