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 迷幻之阵

目录:武逆焚天| 作者:疯橘子| 类别:玄幻魔法

    左风的目光和思绪,完全被眼前角门处的阵法所吸引,这里既不是阵基,更不是阵眼,却有着一道极为粗大的阵络。

    一座巨大的阵法单纯从任何一个角度去看,就像一台精密的机器,它有无数个细小的部件组合成为一个个关键部位,那些关键部位便是一处处阵眼。

    当这些阵眼完全运转起来的时候,仿佛一个巨大机器的阵法也随之运转起来。

    如果换一个能够从纵览全局的角度去观察,整个阵法又好像由无数复杂的经纬线构成。对于阵法的这种状态,能最直观的观察就是当护城大阵完全发动的时候。而这种阵法的经纬线,统称为阵络。

    眼前这不起眼的角门,虽然属于阵络,可是却绝不同于一般的阵络。如果用比喻的方式,完全可以将其看作是一条“主络”,单单是这一处位置所包含的符文和阵法数量,已经超出左风那房间阵法数倍不止。

    更重要的是,左风看到的是一条不完整的阵络,这阵络的一部分与整个显现出的院楼阵法相连接,而阵络的另外一部分,却如同树的根系一般发散出去。

    阵络延伸出去,一点点的消失无踪,虽然看不见,可是左风却仿佛能够感觉到,一根根比起眼前这条还要粗大的阵络,在脚下的地面延伸向远方。

    左风仿佛看到了一处处院落被阵法光芒点亮后的样子,仿佛看到这大片院落集合在一起,所构成的超级大阵。

    ‘原来我所处的院落,仅仅只能算得上是一道小阵法,或者连一道子阵都算不上。虽然我已经将这阵法想的极为强大,却到底还是低估了它的恐怖,只是不知这阵法究竟有何作用。’

    心中一边想着,左风已经开始刻画起符文,一枚枚的抛入那粗大的阵络之中。可以肯定附近没有人,左风也不需要装模作样,直接就动用了自己所知的各种复杂符文,其中甚至还有远古符文。

    可是在左风的不断努力之下,阵法虽然也产生了一丝丝反应,可是却依然未曾显露其真正的效果。在反复的尝试过程中,左风虽然无法探知阵法的核心奥秘,却也能够隐约判断出眼前阵法的强大,远超自己最初的估计。

    阵法的复杂程度固然值得惊叹,可同时阵法的品质也高的吓人,就像左风之前破解院落之中所住房屋的阵法后,已经知晓搭建眼前阵法所用的材料都属于稀有种类。

    一般中型家族,恐怕倾尽所有,也很难有能力搭建出这样的阵法,而且这还是抛开家族内已经拥有搭建这种阵法的超级阵法大师。

    在尝试的过程中,左风脑海之中也在不断的进行演算,甚至手指不自觉地做出拨弄的手势,仿佛在使用一只看不见的算盘一样。

    面对眼前这道庞大且复杂的阵法,左风不仅使用自己的演算之法,同时还加入了刚刚学会的林家的数算之法。

    这两种完全不同的推衍之法,本来各有其用处,却又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当初创造这数算推衍之法的那位大能,实际上也是在传统的推衍之法上加以修改和创造后,另辟一条蹊径。

    如今这二者等于在左风的手中重新归一,同时使用之下演算的能力也瞬间有所提高。

    片刻之后,左风有些气恼的摇了摇头,眼前的阵法通过两种方式结合后,虽然推衍能力大大加强,可仍旧不足以破解眼前的这道大阵。

    尤其是左风是在没有将整个大阵完全激活的前提下,那就好像窥一斑,却需推测出全豹,其难度不可谓不大。

    左风心中清楚,若是自己的推衍之法再强一些,或者是两种推衍之法能够结合的更加完美点,未必解不开阵法奥秘。可是推衍水平的提高,绝非短时间内能够看到效果,那需一个不断积累和感悟的过程。

    望着眼前的阵法,左风心中陷入矛盾,眼下想要得知整个阵法的情况,就只剩下一个办法,动用御阵之晶。

    可是这东西简直就像招牌一般,估计整个坤玄大陆上除了玄武帝都那里有一枚,就只有自己身上这一个了。一旦被人发现自己拥有御阵之晶,自己的身份将会立刻暴露,甚至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就在左风心中踌躇之际,在这处院落群之外的一片树林之中,一名体态妖娆的女子坐在树上,正斜靠着树干,提着一只酒壶望向院落群之中唯一散发出淡淡光芒的位置。

    “可以的小家伙,看来大掌柜的怀疑并非是多心,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出来研究阵法,还真是有趣呀!”

    女子的语气神态虽然十分轻佻,可是双目之中却隐隐散发着一丝锐利之芒。从他这个位置虽然难以看得清晰,不过却也能隐隐捕捉到左风的身影,之所以距离如此远的观察,为的就是不被左风的察觉。

    她的目的达到了,左风的确没有发现在这黑夜之中,竟然有一双眼睛正在无声无息的关注着自己。

    一般情况下左风当然不会如此大意,而且以他的敏锐,心中多少会有警兆。可巧的是那女子来的时机,是在左风被阵法从房间之内送到了角门之外后。

    在那个时候左风先是因为术宰的话有些神不守舍,随后又因为全部注意力都放在破解阵法之上, 因此一直都没有察觉到有人在暗中窥视自己。

    虽然没有察觉到那暗中盯着自己的双眼,可左风却没有忘记自己必须要谨慎小心,犹豫再三左风摇头轻叹了口气,打算暂时放弃这次机会。

    就在左风叹息着摇头,准备走入角门的时候,心中却不自觉的一动,脑海之中一个念头闪电般划过。

    随后左风那阴沉的脸上,也是不自觉的露出一丝笑意,小声嘀咕道:“我真是个笨蛋,我既然是在调查阵法,为何就不能利用眼前的阵法。只要不暴露御阵之晶,哪怕有点动静,也不用担心身份被揭穿。”

    声音落下,左风眼中已经再看不到半点犹豫,他直接双手抬起,同时用两手刻画起符文来。如此分心二用,虽然不是什么极为高深的技巧,却也不是阵法符文一道的新手可以办到的事。

    远处坐在树枝上的女子,刚刚面带笑意的喝下一口酒,随后就远远看到左风双手同时刻画起符文来。

    “噗”刚刚入口的酒水,被他直接喷了出去,嘴角还有酒水淋淋漓漓的落在衣衫之上,她却恍若未觉一般的望着左风。

    双目大睁着,可是无论她如何做,从她这个距离也只能看到一个大概。左风在那里刻画符文他可以看清,可是刻画的是什么符文,却根本无法分辨。

    很快女子就冷静下来,脸上不经意间闪过一抹犹豫之色。她来此的目的是要暗中再观察一下刚刚来到的左风。本来他认为是“大掌柜”疑神疑鬼,可来到此处就见阵法光芒亮起,倒也立刻就激发了兴趣。

    左风下午通过考验,术索已经派人给大掌柜传讯,不过讯息之中只说明对方三项试探全部通过,却并没有提及左风阵法造诣上的高低。

    如今女子亲眼目睹左风能够双手同时刻画符文,心中大为震惊之下,既想要靠近观察,又怕惊动了左风,结果陷入了两难之中。

    她这边还没有想好是否该靠近观察,远处左风所在的位置,却是猛的有一道阵法光束出现。表面上看好像是阵法的反制作用,因为明显可以看到一道光束将左风整个人包裹在其中。

    这一刻,女子再没有片刻犹豫,直接飞身而起,如同大鸟般快速的向前飞掠而去,直冲向了左风所在之处。

    她如此使用灵气御空,已经不存在会否暴露的问题,在她腾身而起的同时,身在阵法之内的左风已经有所觉察。

    “果然,他们对我还是抱有一丝怀疑,还好没有鲁莽的使用御阵之晶。”

    自言自语中的左风低头瞥了一眼,在其手中正抓着那枚御阵之晶,无数紫金色的符文飞快冲出,融入到身体之外的光柱之内。同时左风的双眼飞快的转动,不断观察着阵法之内的细微变化。

    女子修为在育气期层次,全速飞掠而来,也就用了三息不到的时间。左风一边紧张的运用御阵之晶探查,一边时刻关注着女子所在的位置。

    左风知道下次再寻机会困难重重,而且同样的方法也不好使用两次,容易被对方窥出问题。

    眼看着对方就要靠近,左风这边已有了些眉目,女子和左风两人都在争分夺秒。一个在快速赶来一窥究竟,一个在全力破解阵法之中的奥秘。

    “呼”

    女子如同猎鹰捕食一般,直接俯冲而下,两手弯曲如抓狠狠的捏向包裹在左风身体之外的阵法上。

    绝对的实力面前,阵法几乎顷刻间就完全消散开,只不过那团柱形阵法消散的同时,其中却是空空荡荡,哪里还有左风的影子。

    女子险些惊呼出声,因为他之前亲眼见到了阵法光柱冲出后,便将其包裹在其中,她可以肯定左风绝对没有从光柱之内离开。

    而就在女子愣怔不知所措的时候,左风的房间之内光芒一闪,一道瘦削的身影缓缓浮现,嘴角上还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原来如此,阵法的核心之中,竟然是迷幻之阵,而且是从未曾见过和听过的迷幻大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