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战星辰 第1679章:上台过招

目录:斗魄星辰| 作者:将军开印| 类别:玄幻魔法

    两大俊男当台竞技,一出手都是发出各自的押箱子绝活。

    红、蓝两色剑气,铿锵碰撞,看似胶灼的对决,在紫红的眼中,确是己经胜负己分。不过这些,丝豪没有让他有继续看下去的兴趣。

    台上的这对战双方,与紫红根本不在一个级别,他所关注的只有那种真正强大人的存在。

    这种你攻我防的战局,在激烈交锋不到二十局之时,红色的剑芒,刺中对方的右肩,后者也是狼狈的飞射掠向远处开去。

    败者直接跌落战台,被一道灰色的劲影,窜升起给接下了地面,看那情况,应该是这落败男子的家族的近亲之人。

    胜者傲然的挺拔身姿,手中的剑敛没强光,变的华而不实起来,与普通的剑并无多大区别。

    紫红淡淡的看着台上,与那偶然正好与他相视的精璨目光相对,那高台的得胜男子,确是朝他投去藐视和傲然的情绪,让他也是心中微微有些怒气上涌。

    二者并不相识,或许在那男子看来,紫红这张新面孔,只不过一个区区新人罢了,在人家眼中,自然是不会高看一罢,偶尔蔑视打压一下,更能找回如他们这种级别人物的自尊。

    必竟来,先踏战台上的人,往往不是那站在顶峰实力的高手,只是那些处在高不成低不就的尴尬存在。

    不过当那高台上的取胜者,目光扫向紫红腰间的时候,不由的眉头微微一族,面庞之上迅速涌显一抹诧异之色。

    那是一柄黑色的玉牌,它的作用就是蹬台挑战。一般来,像这种级别的排名赛,虽然核心人物就那么十几位,但是参赛的资格,确是要求极的苛刻,并不是什么弟子就可以参与进去的。

    要么是实力出众,要么是资格显老。无疑台上刚刚表演的开局赛二者,正是属于后者。

    可是紫红明明一个新面孔,怎么会拥有这种资格来参与这种比赛,让得高台上的那男子,感觉有些莫明奇妙。

    一道庄严的声音,在空中脆然响起,喧布着接下来的挑战者,那名字在众人听起来确是无风无动,但是紫红确是心中一动,一股发泄的快感,在心底由然而发。

    他生平最讨厌的,就是像这种本身没有什么能耐,确是眼高于顶,欺软怕硬的东西,实属可恨之极。

    当紫红一步步平实无华的脚踏实地的向高台走骈之时,顿时吸引一大片陌生的投注目光,都对上台的这位人物身份,并不了解。

    先入为主,无论高台之上的那取胜者的实力,到底几何,只凭其刚刚赢得一场漂亮的比赛,和那张绝美容颜的加份,就足以让他的人气,完全的碾压现在名不经传的挑战者。

    对于这种一边倒的加油助威声,投向对手,丝豪不能影响紫红的心境,他直接对此无视,心平气和的走上了高台之上。

    平静的心,是战斗中实力能否正常发挥的关健属性,所以对于这个,紫红相当的有清楚,绝不会因为这些有华无实的外来因素,影响自我而引发自乱阵脚的事情。

    目光凝视向紫红,英俊男子,微微一笑,“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从来没有见过你?”

    “名知顾问,我是新来的弟子。”紫红双臂环抱一柄青龙宝剑,语气中带着不咸不淡的道。

    紫红虽然刚来诈到,但出于他特殊身分介入,对于刀宗的具体情况,也是早己经是摸的滚瓜烂熟,这些他也是明白的很。

    那人微微抬起休长洁白如少女的脖劲,眼眸中带着怒气与鄙夷,看向紫红,“一个区区的新来的弟子,竟敢对我不敬,待会让你像狗一样爬着下去。”

    先前的话语,紫红虽然的并不是很大。不过观赛者,各个也都没有等闲之辈,也是武道中人,听力远胜普通之人,所以向将之完全的收入耳中,对于紫红的大言不渐,更多的人对其产生反感之情。

    本来刀宗的历来的人情事故,就是对新人有着打压的态势,尊老才是这里一持沿续的法则。

    “打死他,将他打的向狗一相滚下台.....”一些不理智的观赛者,怒吼声犹如潮浪一样,在空中响起。

    这些声音中,紫红听的清楚,大多数竟然来自于女人的声音,不由的眉头怒起,心中升起滔的火气。

    他现在对刀宗是越来越没有好感了,难怪此宗沿续数千年来,仍旧是比不过斗剑过,区据第二,这些陈旧陋习,早己经沉淀在刀宗人的骨子里,改都改不掉,怎么可以长之强盛下去啊。

    “听到了吗?”男子嘿嘿一笑,道:“全是我的支持者,你只是一个新弟子,竟然敢不知死活的上台,那是在自寻死路。我为人宽宏大量,你只要现在当着众人面,学狗向我磕头谢罪的话,我就饶你一命,如何?”

    他的话声故意拉的极高,在在场的每个人都可以清晰的听到,所有人都哈哈的大笑起来,那是极为解气的节奏。

    紫红确是很陌生,没有一个观赛者认识他。虽然他能够站到高台上,其实也并不是什么稀罕的事。

    可能此人有着一定的赋,是某个长老的好友的亲戚,最有可能。站在战台上,也只是为了历炼,句不好听的实话,就是渡金来了。

    对于这种依靠关系,以很快速度就攀上主位的存在,是刀宗许多中下层弟子,最为痛恨的事情。虽然对于紫红的情况,他们不时具的了解,可只要是有种契合的可能,世人就愚昧的这么将他归纳此类的人物当中,对其进行一番打压的唾弃,以此来喧泄他们的不慢情绪。

    对此,紫红确是微微一笑,仍旧表面上淡若止水,只是心中的怒气,己经快速的转化为一股巨大的能量,锋利的剑能,己经在高速运转着,随时准备着爆发而出。

    “像狗的只会是你,我是人,你如果跪下来求我,可以让你留个全尸。”紫红语不惊人话不休的大声道。

    他这句话一出,顿时石破惊的引起众人的共怒,口斥讨伐的情绪,如排山倒海一样的朝其涌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