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22 有惊无险的吴伦

目录:末日乐园| 作者:须尾俱全| 类别:其他类型

    “喂?是……林三酒吗?”

    吴伦的声气听起来很弱,浓浓的鼻音有一瞬间让林三酒以为她哭了。

    “是我,你没事吗?你在哪?”

    电话那头的姑娘吸了一下鼻子,小声说道:“没有,没什么大事。下午我出车祸了,手机又没电,我现在在医院……”

    这是一个林三酒怎么也没猜到的答案——不过这句话一入耳,她立刻打断了吴伦:“你等一下。”

    既然得知吴伦仍旧安全,紧迫的指针顿时就转向了另一头。

    她抬眼看了看对面的年轻男人,和他身后仍旧在一遍遍重演相同对话的众人;凌晨三点多的夜里,除了酒吧附近一片热闹,其他地方始终寂静安宁,所以很难看出这种“倒带”效果覆盖的面积究竟有多大。

    “我对你没有恶意,”她匆匆说道,还听见吴伦在电话里“啊?”了一声。这个年轻男人一开始不给她打电话,反而守在这儿等她出现,说明他心里对其他进化者充满疑虑,绝不能让他再退缩离开……她建议道:“我只是想要找到一起离开这个世界的同伴。如果你愿意谈谈的话,我们就上去。”

    说着,林三酒向天空指了指——一路以来,她在成百上千的摄像头底下也是待够了。

    “楼、楼上?”那年轻人一愣。

    “不,”林三酒说,“路灯顶上。”

    对于初次见面、互相试探的两个进化者来说,路灯真是太方便了。它的优点显而易见:空中没有障碍物,很难埋伏;立足之地极小,很难战斗;距离被拉开了,很难突袭——上下四面八方都是空的,一旦有不对,哪儿都可以是逃生之路。

    然而那年轻男人抬头看了看路灯,脸上却划过了一丝不情愿。他抿嘴顿了半秒,再开口时,语气听起来又干又快:“我这就上去。”

    等林三酒借着意识力、在杆子上两个蹬跃,一翻身落在了路灯头上时,她往下一望,才明白那年轻男人为什么会面有难色了。

    “把你的医院地址发给我,我马上去找你。”林三酒匆匆对着仍在通话中的手机说了一句,不等吴伦再开口,她说了一句“我这里有点事要先处理”,就挂上了电话。

    对于大多数进化者来说,攀登路灯这样的高度都不算很难,但那是处于“能力没有衰退”的前提之下。那年轻男人显然已经身在这个世界一阵子了,能力开始受损了——他立在地上犹豫几秒,扬手朝路灯上甩来了一条绳子;那绳子第一次在没等碰着灯头就掉了下去,第二次才算是卷上了路灯那一截垂下来的杆子。

    他将绳子固定在腰上,双手攥着它踩着电线杆往上爬,越往上越艰难,好几次一脚踩滑了差点又跌下去,结果足足花了两三分钟才爬到顶端。即使上来了,也不代表就能站稳了;那年轻男人猫着腰,慢慢在路灯上坐了下来,双手紧紧抓住了电灯杆子,这才颤颤地吐了一口气,呼吸都有点儿粗重了。

    他面色青白交加,也不知想起了什么,一时没说话,只怔怔地望着自己垂在空中的双脚,以及漂浮在脚下的大地。

    “不爬一次还真意识不到……”他抬起头,轻轻苦笑了一声。“原来四五个月就把我的体能销蚀到现在这个地步了。”

    坐在对面那根路灯上的男人,就是她自己的未来——林三酒想安慰他一句,一时间却什么也说不出口。

    二人静了几秒,年轻人伸下去一只手,打了个响指。底下马路上像一群小黑虫子似的脑袋瓜,顿时从被束缚的那一小段轮回里挣脱了出来,开始四下分开聚拢,转来转去,还传来了时不时的喊声:“他人呢?谁看见他走了?”

    “很厉害,”林三酒衷心称赞道,“这是你的能力?”

    “不,一个特殊物品,”那年轻男人摇摇头,说:“其实它主要是针对堕落种的时间攻击物品,普通人只是额外附带的罢了……堕落种就不会像他们一样被困住这么久,而它对进化者更是压根没有效果。其实是很鸡肋的东西,没想到来了这儿以后,它却派上了大用场。”

    林三酒张了张嘴,一时有点恍然。“堕落种”、“时间攻击”……她明明才来到这个世界不过四五天,再听进化者谈起这些话的时候,却感觉犹如隔世一样。

    “能再次遇见另一个进化者真是太好了,”她忍不住长长吐了一口气,浑身都微微发热,“我只遇见过变成普通人的前任进化者。”

    “我也遇见过,大概三四个吧。”那年轻男人倒是恢复了平静,声音从不远不近的另一根电灯上传了过来。二人一站一坐,都处于灯光之上、黑暗之下,彼此只能看见一个模模糊糊的轮廓。“好像城市越大,人越多,出现进化者的几率就越高。”

    “你对这个世界很了解?”

    “这四五个月以来,我一直在找保住能力的办法,在搜寻信息的过程中,也就对这个世界有一些了解了。”那年轻男人口齿清楚、声音柔和,“我叫河欢。”

    “林三酒。”出于礼貌,她也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年轻男人点点头,好像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从哪儿说起才好。林三酒问道:“你想留下来,还是走?”

    河欢摇了摇头,好像在看一个还没有掌握上课内容的后进生。“你说得就像是我们有选择一样……从我找到的前人记录来看,我们是走不了的,除非你能在这个世界里成功制造末日。”

    看来所有明白情况后想离开的进化者,都会第一时间想到这个办法。

    “不,也许还有别的办法。”林三酒盯着他,问道:“你如果真的甘心在这个地方老老实实生活下去,你也就不会撕下我的寻人启事了,对不对?”

    河欢笑了一声,揉了揉脖子,一头凌乱发丝被夜风吹得打在脸上。

    “你有什么办法?”他问道。

    林三酒将自己想要朝世界之外传递消息的想法说了,又解释道:“不过,我手上所有对外联络的工具现在都没法用了,所以我才需要聚集到更多的人一起努力。”

    “只需要向十二界发送一条消息……?”河欢沉吟了一会儿,再抬起头时,一双眼睛在夜色中熠熠发亮。

    “如果只是传一条消息,那成功的可能性就比毁灭世界要大得多了,”他显然也有些激动,语速都快了不少,问道:“但是,传递出消息之后呢?”

    “会有人来接我。”林三酒一字一句地说,“不管我什么时候能把消息发出去,只要发出去了,就会有人来接我。到时大家就可以和我一起走了。”

    “真的?”河欢虽然外表斯文温和,但性子却利落得叫人佩服——仅仅是思考了数秒,他就腾地从路灯杆上爬了起来,斩钉截铁地说:“干了!即使什么也不做,我的能力也在渐渐消亡……不妨努力一把。”

    林三酒这才重重松了口气。“你不怕我骗你?”她问道。

    “在这种大家迟早都会退化成普通人的世界里,先来的人可能会骗后来的人,反过来却说不通了。”河欢不仅当机立断,思维似乎也很敏捷:“你骗我也得有好处才行,如今我的能力、物品都开始了全面受损,完全不是你的对手,你如果冲着我的身外之物来,下手抢就行了。除此之外,你我同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又有什么必要骗我呢?”

    看来她运气还真不错,第一个遇上的进化者,不是那种被偏执多疑给遮蔽了逻辑理智的人——林三酒有点儿庆幸地想。正在这时,脚下地面上又响起了一阵骚动;她低头一看,在路灯光汇聚成的光河里,警车特有的警报灯闪烁着从远处游了过来。

    酒吧门口那几个人影子顿时停住了转圈,纷纷迎上去。

    “你为什么要故意让他们报警?”河欢低头看了一会儿底下嘈杂的众人,想起了这个问题。

    现在既然重新与吴伦联系上了,林三酒自然也没必要去【】局看监控录像了;她掏出手机一看,发现吴伦果然发来了一条写着医院地址和病房号的短消息。

    “说来话长,不过我现在已经不需要了,”她简短地答了一句,问道:“我现在得去找一个我在这儿认识的普通人朋友。如果你不介意,你可以和我一起去,路上还能好好聊一聊。”

    对此,河欢没有意见。二人在路灯上方等着底下的人群都散了,这才回到了地面上,远远绕开了酒吧,在河欢的建议下,二人拦了一辆出租车——对出租车所产生的隐约不舒服之感,全是因为吴伦,既然得知她只是发生了一场意外,那林三酒就实在找不到理由不用这种十分方便的交通工具了。

    有了河欢的那件特殊物品,二人轻轻松松就进了医院。吴伦被安排在一间双人病房里,因为时间太晚,早就熄了灯。林三酒轻轻叫了声“吴伦,是我”,一推门时,走廊里的光才洒进了黑漆漆的病房里,正照亮了靠近门边的病床,以及吴伦那两只毫无睡意、黑洞似的眼睛。www.7kan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