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va!! 1185 这次轮到林三酒被吸了

目录:末日乐园| 作者:须尾俱全| 类别:其他类型

    仅仅是找到了画师,离真正脱身还很远——林三酒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防护力场】恰好彻底熄灭了,她的身体像楼房一样崩塌倒在了地上。

    说来也讽刺,在她想到画师这个逃生转机之前,一直用各种话头挂着卫刑、不敢真的让她走;结果当门“哐啷啷”摇晃起来、终于彻底脱离墙面,被画布吸进去以后,可以逃生的门洞中也露出了卫刑的笔直身影,居高临下地占据了她的视野。

    “我现在很烦躁。”

    她低声说道。由于背光,她的模样和神色都沉进了一片昏暗之中。

    “我宁可心怀愧疚地走开,知道自己做了一回对不起别人的事……你挣扎到这个地步,想要我怎么办?我放你出来,你肯定会报复我,我不放你出来,就意味着要亲手把你堵在里面,把手弄得更脏。”

    画师把画布摘下来,献宝一般在林三酒面前展开;他好像意识不到林三酒躺在地上、仰面朝天是一件很奇怪的事,还根据她的目光调整了一下角度,好让她看个清楚。

    ……赶快拿走。

    她想到这儿的时候,卫刑似乎转头瞥了一眼画师,因为后者忽然激灵一下跳起来,将画收进了怀里。

    “还好,你倒下了。你是真的失去了体力吧?”她轻轻说道,“不是在骗我吧?”

    林三酒一动不动地倒在地上,思维暂时还算清楚。意老师消失了,这不是一个好兆头;这说明她把自身存在所需要的那一点意识力,也都用干净了。但是林三酒没有放弃,仍然在不断搜寻压榨着任何一点残留的意识力,像快要干渴而死的人想从海绵里挤出水一样。

    “都已经对不起人了,不如把恶人做个彻底吧。”

    在轻轻叹息了这一句之后,卫刑就不再继续说话了,却也没有走。她似乎想要站在这儿,亲眼看见林三酒的脸上也开始出现黑洞,确保事情无可挽回了再走。

    意识力是榨不出来了。但怎么周围仍旧一点响动都没有?

    林三酒早就意识到【防护力场】摇摇欲坠、时日无多了,自然不可能一点后手也不准备——只不过她在刚才短短几个呼吸之间,根本来不及考虑究竟该做什么后手才好;所以在她倒下之前的那一瞬间,干脆一口气将好几张卡都捏在了手里。

    她倒下之后,视野也被固定在了门口的方向上,看不见从自己手里掉下去、又解除了卡片化的物品现在怎么样了,一时间只能干着急——但看不见是看不见,至少现在也应该有点儿声音了才对啊?

    不过,有些音乐就是这样的;光是等它前奏响起,就得等上好长时间。

    “你人形物品很多啊,”卫刑忽然轻轻说了一句,但并没有把她的物品放在心上。“但即使是人形物品,也都需要你下命令才能行动吧?你挣扎到这个地步,不也还是没用吗……不过看在你帮过我的份上,你变成警卫以后,我也不会拿走你的东西的。”

    是了——除了画师之外,她确实还有另一个人形物品——

    当林三酒想到这儿的时候,她终于感觉到有一个人正趴在自己身旁,竟不知趴了多长时间。因为他始终不动也不说话,她直到被提醒了才发现;怪不得卫刑对他毫不介意,想必是因为他看起来就像是没有激活的机器人一样,造不成什么威胁。

    一个声音压得极低极低,对着她的耳朵用气声说:“诶呀,没想到你又遇见了人生中的新困境。”

    得,这家伙也混在其他卡片里一起出来了。

    “但是就像我答应过你的一样,我将会陪伴你走过每一个难关,一起看向乌云后的彩虹。我相信你的潜力,即使是在如此绝望的时刻……”

    林三酒现在才真的快要绝望了——等导师把激励鼓舞的话说完之后,她就该变成一个出色的警卫了。

    “只不过……这个费用方面……”导师的第二次服务就不是免费的了,但是她也没料到他会在这个时候坐地起价:“五件特殊物品好吗?”

    林三酒四肢张开、仿佛枯木一般地躺在地上,做不出一丝回应。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导师不太好意思地一笑,几乎能让她想象出那一口闪亮的白牙,“你看,你这张票也在我手里呢。你授权我用它吗?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放心,我已经有了对你人生困境的解决方案。”

    怪不得这么长时间没有听见一点声音——【Ultramusicfestival】原来捏在他手里!

    在林三酒心中暗暗咬牙切齿的时候,她总算是听见了一丝细微的、幻觉般的音乐声,像波荡开的雾气一样,不知从何方遥遥响了起来。这个以音乐节门票形式出现的特殊物品,能够制造出对主人有利的背景音乐,多亏了它,她才在越海号上撑过了那一场苦战;但是眼下这个情况,导师得用它放出什么音乐,才能让一动不动的人得以逃生?

    ……答案很快就揭晓了。

    导师不但没有试图让她重新站起来,反而走向了另一个极端。此刻卫刑也听见了逐渐清晰悠扬起来的音乐声,喃喃问道:“什么声音?”

    顿了顿,她又侧耳听了几秒。

    “……摇篮曲?”

    导师居然他妈在放摇篮曲!

    这简直是雪上加霜。【Ultramusicfestival】的威力果然很大,才刚一听清楚它的旋律,林三酒就发现自己想要保持清醒的努力,顿时变得无济于事了;虽然眼皮合不上,视野却一阵一阵地发昏旋转起来——门口处响起了什么东西砸到地上的一声闷响,但那声音却没有在她的脑海中激起任何水花。

    “我是你主人的导师,”导师的声音仿佛是在极遥远的地方响起来的,缥缈得如同云烟:“我可以调动你主人的资源,而你是你主人的资源,所以我可以调动你,你说这个逻辑对不对……”

    快点吧,有必要说服画师吗?

    这是林三酒隐约间记得的最后一个念头;随即她就睁着双眼,陷入了昏睡。

    等她再度恢复意识的时候,她听见门口的卫刑也窸窸窣窣地爬了起来。过了几秒,她的视线终于又清楚了一点,果然看见门口的人影正扶着墙壁,慢慢站直了身子。【Ultramusicfestival】放出的摇篮曲结束了,说明大概已经过去了几分钟。

    她醒了,卫刑也醒了;卫刑睡过去,她也睡过去——这有什么狗用?

    “还好,”卫刑轻轻喘息着,笑了一声:“还好,你把物品拿出来以后,就倒下了……真没想到,你身上还有能催眠我的东西。你如果还有行动力,我今天可就倒霉了。”

    她叹了一口气:“这说明,我还不够成熟。在末日这种地方,心软一点就是个死……”

    林三酒静静地听着她的声音,一时间心中竟一丝波澜也没有。被导师激起的希望落下之后,那一瞬间的绝望几乎叫人不可忍受;但或许是气体终于侵入了大脑的原因,很快,绝望就化作了一片死寂般的平静。

    “再见。”

    卫刑最后看了看她的脸,转过了身,脚步声渐渐离开了门口。

    ……她的脸上已经出现黑洞了。

    不论是导师、还是画师,都一点声息也听不见了。也许这个房间里的气体,还可以侵蚀特殊物品,让它们彻底失去效用……

    卫刑消失以后的寂静,又维持了大约三五分钟,林三酒才终于又一次听见了导师的声音,像个好不容易偷着油的老鼠一样,细细地响了起来:“诶呀,她总算走了。”

    她仍旧只能保持原状,甚至没法表达一丝自己的惊讶。

    “准备好了吗?”导师也爬了起来,不像是在对她说话的样子:“我们现在要把她弄出去。要把她弄出去,就得靠你画画。”

    画师身上的七零八碎当啷当啷响了一会儿,不知道他表达了什么意思——导师颇有几分气急地说:“她不说话,就是同意了!你听我的就行!”

    这一次,当啷声只响起来了两下,她以前听过:这说明画师使劲点了点头。

    “出去,”导师命令道,“站在X光机后面画她,记住了,快完成的时候,画布一定要放在X光机后面,知道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