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10章 魔神血链

目录:至尊邪神| 作者:老黑| 类别:散文诗词

    ♂,

    来到近前的燕无边,这才看到,凤彩衣的身上竟然缠绕着数条散发着红光的链子,这些链子相当的细,若不是来到近前,其还发现不了。

    这些细链,将凤彩衣的手、脚、身体完全的捆绑了起来,散发着淡淡的红光,令凤彩衣完全动弹不得。

    这也是为什么在看到燕无边的到来之后,凤彩衣一脸惊喜,但却依然盘坐于地上的原因。

    除此之外,凤彩衣的脸色也相当的差,毫无血色,苍白如雪,身体暴瘦,连原本红润光滑的肌肤此刻也是干巴巴的,一副久病未愈的模样。

    很显然,此刻凤彩衣的身体状况,绝对极差,这也是为什么燕无边的脸色会如此的难看,眼中更是不知不觉当中有着寒芒闪过,此刻若是有人在此的话,定会感受到四周的空气骤然一寒,仿佛来到了寒冬腊月一般,一股自燕无边体内弥漫而出的杀意,令得附近的温度骤然下降了许多。

    “陈黎……!”

    望着凤彩衣那凄惨的样子,燕无边可以肯定,如此长的时间内,前者一定免不了遭受到陈黎的折磨,越想燕无边心中的怒火越发的高涨,那弥漫而出的杀意,更是足以将低阶灵师吓死。

    “无边,能够再见到你,为娘就算是死,也没有遗憾了。”

    此时,凝神注视着燕无边的面容,一脸泪水的凤彩衣,不由流露出一道欣慰的表情。对于她来说,燕无边的安全,就是她最大的欣慰。

    “娘,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这个时候,燕无边的视线已然转移到了其身前的光幕上,仔细打量了一番后,其心中不禁升起了一道疑惑之色。

    因为他能感受到,这片笼罩住凤彩衣的光罩,似乎并没有任何的危险气息,相反,反而散发出一股淡淡的生机,在滋润着凤彩衣的身体。

    这种情况,自然令燕无边感到疑惑不解。

    “这是什么阵法,我并不知道,不过,应该没有任何的危险,因为这片光幕内弥漫着一种莫名的力量,这股力量能够保持住我的生机。”

    “这里真正对我身体造成威胁的,是我身上的这条魔神血链,这是一件超脱了灵宝范畴的重宝,按照那陈黎的说法,此物……!”

    伴随着凤彩衣述说,燕无边的脸色也不禁浮现出一道震惊之色。

    按照凤彩衣的说法,那件魔神血链不仅将她的身体捆绑住而已,甚至连她体内的灵力以及灵魂力量也全都被封印了起来。

    若只是这样,也不算什么,最多也就是暂时当一个普通人罢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因为这件魔神血链极其的诡异,竟然能够吸食灵师体内的精气神,从而壮大它的威能。

    现在的凤彩衣之所以看起来如此的凄惨,正是这件魔神血链的杰作。

    想想看,一个人的精气神,竟然会在不知不觉当中缓慢的流失掉,将会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那可是人的根本,一旦这些精气神完全的流失掉,那么此人又会活得下去。

    “竟然还有如此诡异的宝物。”

    明白了事情的始末后,燕无边不禁低声自语了一句,他所见过的宝物,绝对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不说九圣神鉴,单单其身上的其余宝物,任何一件拿出去,都足以引发血流长河的惨案。

    可这些宝物再如何的强大,也没有一件像这件魔神血链这样诡异的。

    魔神血链也不知道是用何物铸造而成的,那怕没有人操纵,可以自主的吸收被其捆绑之人的精气神。

    只要吸收了足够的精气神,这魔神血链就会不断的进阶,威能不断的增强,这绝对是一件骇人之极的事情。

    幸好的是,这件诡异重宝的吸收速度并不快,不然的话,凤彩衣早就被吸成了一具干尸。

    至于笼罩住凤彩衣的光幕,则是陈黎并不想凤彩衣死的太快所而下的一个阵法,这个阵法的作用其余很简单,就是保持凤彩衣的生机。

    对于陈黎来说,只要燕无边还没有死,那么凤彩衣就是他手中的一张王牌,可以随时至燕无边于死地的最强杀手锏,他又怎么可能让凤彩衣如此轻易的死掉。

    不过,其对燕无边的恨高可是比天还高,自然也不会让凤彩衣好过,这才会用魔神血链来折磨凤彩衣。

    “这个畜牲!”

    咬牙切齿的大骂一声,望着凤彩衣的枯瘦模样,燕无边的眼中不由闪过了一道痛苦之色。

    没有任何的犹豫,身形一动,燕无边便抬脚迈入了光幕当中。

    如同凤彩衣所言的那样,此阵并没有任何的危险,蹲下身形,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凤彩衣的情况后,燕无边的脸色不由越发的凝重。

    此时凤彩衣一时半刻倒也不会出现什么问题,但令燕无边束手无策的是,他根本就不知道应该如何解掉前者身上的魔神血链。

    这条魔神血链紧紧的勒住了凤彩衣纤细的娇躯上,看似数条,但实则只有一条,至少也有数丈之长,将凤彩衣的身体捆得丝毫无法动弹。

    更主要的是,这血链的头尾仿佛完全相连在了一块,丝毫看不到连接之处,这才是燕无边最头疼的事情。

    “可恶啊!”

    燕无边心中不禁着急了起来,若是不能解开魔神血链,那么一切都将是徒劳的,毕竟血链可是在无时无刻的吸收着凤彩衣身上的精气神,早晚有一天,会彻底的将凤彩衣给吸干。

    在这种情况下,他根本就无法将凤彩衣给带走。

    眼神一阵闪烁,接下来,燕无边不管是剑割、火烧等等方式,想尽了一切手段,还是无法将魔神血链给解开。

    除了没有强力破解之外,该用的方式燕无边都用过了,至于使用蛮力破解,燕无边根本就没有想过,一是担心误伤到凤彩衣,二是他相信,就是使用这种方法的话,也同样无法解开。

    “看来,只有找到陈黎才行了!”

    心中暗自嘀咕了一声,燕无边的目光随之落到了凤彩衣的脸上,道:

    “娘,你清不清楚陈黎那小子,现在在什么地方?”

    燕无边的话音刚落,凤彩衣便立马猜测到了燕无边的想法,回应道:

    “无边,你有把握战胜陈黎吗?那人极其的诡异,身上有很大的邪法,不仅如此,还隐藏着一道恐怖的强大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