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64章 击溃

目录:至尊邪神| 作者:老黑| 类别:散文诗词

    “无边哥哥!”

    望着突然出现在自己身旁的熟悉男子,脸色苍白的女子不由惊喜的脱口叫了一声。

    “如烟妹子,有没受伤?”

    蕴含着深深寒意的目光扫视了四周的众人一眼后,看着双目含泪,一副楚楚动人模样的云如烟,燕无边不由怜惜的开口问道。

    “我没事,只是受了一点震荡,但是他们把我的小青给打成了重伤。”

    “小青?”

    云如烟的话不由令燕无边一愣,随便立刻反应过来,云如烟口中的小青,应该就是之前那位钟景幕所提到的那只灵宠了。

    不过,到底是什么样的灵宠,竟然会让这位御兽宗的弟子,想要将之抢夺到手。

    从钟景幕的修为,就可以看出,其在御兽宗绝对是核心弟子,普通的灵宠,恐怕还不放在他的眼中,由此可见,云如烟身上的那只灵宠绝对是非常的不凡。

    “灵宠?该不会是那一颗远古巨兽蛋吧!”

    想到灵宠,燕无边的脑海立即浮现出,自己当初在瀚海秘境内所得到的两颗远古巨兽蛋,其中的一颗他可是送给了云如烟,按照时间来算的话,云如烟到是很有可能已经与其签订契约,令其出世。

    “你们是什么人,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实力,竟然敢多管闲事,想英雄救美。”

    此时,从燕无边大喝声中回过神来的钟景幕,尽管心中震惊于那一道能够影响他们心神的大喝,但在看到燕无边与朝阳筱伟两人的修为后,脸上那凝重的神情猛的一松,轻蔑的朝着燕无边两人讽刺道。

    “燕无边,想不到咱们这么快,就再次相遇,现在就让我在领教一下你的高招。”

    还没等燕无边说话,另外一边的昊天然,阴沉着脸,缓缓地开口说道,从其语气当中,不然听出,数天前的那一次交锋,显然让他一直耿耿于怀。

    也难怪,身为器宗的天之骄子,昊天然什么时候被人如此轻易的击伤,狼狈而逃过,心高气傲的他,一直认为,之前只不过是因为自己追击朝阳筱伟,而一直不察,才会让燕无边将自己击伤,并非是因为自己的实力不济。

    不过,尽管对自己的实力仍然充满信心,但昊天然心中也不得不承认,燕无边的战力确实远远超出其表面上展现在外的实力,不然,当初那一道算是突袭的攻击,也不会令其受伤,而不得暂时的逃逸离开。

    “昊天然,你认识这两个家伙?就这两个家伙的实力,你还要领教高招,你脑袋不会是进水了吧。”

    “凭你融灵小成的实力,杀这两个还不会融灵境界的人,还不跟杀鸡一般,挥挥手就能将这两个家伙给灭了。”

    见昊天然认识突然出现的两人,且还凝重严肃的样子,钟景幕毫不客气的直接取笑道。

    “哼,这两个燕家的家伙,可不是你表面上所看到的那么简单,不信的话,你上去试试看就知道了。”

    重重的冷哼一声,显然,对于钟景幕的取笑,昊天然很是不满,不过,其心中却在这个时候猛然一动,不由用挑衅的语气,朝着钟景幕说道。

    对于昊天然来说,这个时候如果能够让钟景幕率先对燕无边他们动手的话,他也可以仔细旁观一下燕无边的实力,毕竟之前的交锋,实在是太过于短暂,对上燕无边他的心中总是感觉有点发毛。

    “燕家的人?哈哈哈,昊天然,你真是越混越回去了,连没落的燕家弟子,你都搞不定,既然如此,那你就睁大你的双眼,看我是怎么教训他们的。”

    似乎真的受到昊天然的刺激一般,随着话音一落,钟景幕冷冷的一笑,突然伸手往腰间的一只灵兽袋一拍。

    顿时,一道光芒从其腰间射出,伴随着一阵兽吼声中,光芒消失,一只丈许大,长着两颗脑袋,散发着强大气息的妖兽出现在众人的眼中。

    “八阶巅峰妖兽,变异双头银狼。”

    随着钟景幕灵宠的出现,一声惊呼,不由从不远处的一名器宗弟子口中传出。

    “八阶巅峰的灵宠吗,不是只有你们御兽宗才有!”

    就在全场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被双头银狼所吸引住的时候,燕无边的声音猛的清晰无比的传进他们的耳朵当中。

    “吼!”

    一股丝毫不弱于双头银狼气息的妖兽气势,骤然从场中传出,花生那庞大的身驱,在一阵光芒闪烁消失的时候,出现在众人的眼中。

    “这是双翼血毛雷狮?不对,颜色不一样,这是变异的双翼雷狮。”

    不愧为御兽宗弟子,花生才一出现,钟景幕就基本猜出了他的来历。

    似乎都感受到了对方的强大威胁,两只灵宠咋一出现,立即对上了眼,不待各自的主人吩咐,双双狂吼一声,朝着对方扑去,很快,就战在了一起。

    顿时,两兽的战场处吼声震天,雪花漫天飞舞,更不时的有数道血液从战场中喷洒而出,落在那雪白的地面上,显得那么的耀眼夺目。

    “好,好,好,想不到你竟然还有如此强大的变异灵宠,不过,只要将你本人干掉,这灵宠再强,那也没用。”

    扫了正打得激烈的两兽一眼,钟景幕立即将目光转移到了燕无边的身上,在话音落下的时候,其脚下灵光一闪,身体陡然犹如上弦的弓箭一般,绷紧了起来,灵力猛的自其脚掌处爆涌而出,随着一道破空之声传出,钟景幕的身形顿时化为一道黑色的残影,转眼间,欺到了燕无边的身前。

    手臂上扬,拳头之上,一股土属性灵力急速蔓延,一道掌印陡然凝聚,随着钟景慕的身形一顿,手臂急速挥出,狠狠的朝着燕无边的胸口轰去。

    感受着身前那一道拳印挥过来的尖锐破风声,燕无边脸庞涌出一抺冷笑,体内灵力瞬间爆涌而出,急速的在手掌凝聚,闪电般的快速挥出,硬生生的与钟景幕的拳头撞在了一起。

    “嘭!”

    低沉的闷响声,在两人相撞的拳头处传出,钟景幕那看似强大的一击,犹如轰在了一堵铁壁之前,丝毫起不到任何的效果。

    不仅燕无边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处,更有一股不可抵挡的强大劲力,从对方的手臂当中,传递出来,令钟景幕的身体不受控制的蹬蹬蹬连续的朝后退去。

    “噗!”

    足足退了十几步后,钟景幕的脚掌才狠狠的一踏雪地,将身形停了下来,数口鲜血随之从其口中喷洒而出,倾洒在雪地上方,那映红的一片,令看到之人不由暗暗心惊。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微微抬起头来,望着一脸冷静的燕无边,钟景幕的心中一片惊骇。

    “糟糕!”

    正盯着燕无边的钟景幕,突然感觉眼前一花,燕无边的身影猛的化为无数幻影,鬼魅一般的出现在他的身前。

    还没等钟景慕回过神来,燕无边的拳头,便狠狠的砸落在了他的小腹之上,那宛如瞬移一般的速度,让他根本来不及闪避,也闪避不开,只是本能的将体内灵力凝聚在腹部表面,顿时,一道闷响远远的传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