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凑钱

目录:大唐第一少| 作者:UMR| 类别:历史军事

    ♂

    “说的也是呢。”对于藤间的话,同行的人也是比较赞同:“这样,我这里还有些闲下来的钱财,你若是需要,就先拿去用吧。”

    “唉?真的吗?”藤间眼睛一亮。

    “嗯,大家都是漂洋过海来到大唐的同伴,自然要相互帮衬,而且藤间君的为人,我是信得过的,即便是现在还不了,回国之后还也是可以的。”那人说道。

    “十分感谢!”藤间站在原地对着借给自己钱的同伴深深的鞠了一躬:“麻生君放心,我已经写信送回国内,很快家里就会将银子送过来了。”

    有了麻生的帮忙,藤间的箱子里又多了一笔钱财。

    到了晚上,三人聚集在了一起,将凑起来的钱财数了数。

    “按照大唐的钱财来说,还不到一万贯。”藤间说道:“不知道这个数目,东山侯会不会满意。”

    “那也没办法了,咱们三人来大唐的时候没想到会与这位侯爷有这般合作,带的钱财也不多......”三下说道:“大不了这些钱财作为第一批先送过去,往后陆陆续续的,咱们再筹钱也不迟。”

    “三下君说的没错。”井上说道:“最重要的是先稳住与这位侯爷的合作,等到明年春天,家里将钱送过来,咱们就不用这么愁了。”

    藤间沉吟了一声,点点头:“嗯,也只能这般了,现在咱们在钱财这方面,已经是山穷水尽了。”

    若非遣唐使在大唐有些不一样的待遇,这三人恐怕日后连吃饭住宿的钱都没有了。

    等入了国子监,他们三人可以在国子监吃住,这又能省下一笔钱。

    “两位,苦日子是暂时的,等到将来咱们赚到了钱,这长安城的繁华与富饶,咱们就能够尽情的享受了。”三下说道。

    “三下君说的没错。”

    -------------------

    上午的时候,玄世璟一觉睡到大天亮,起床之后洗漱了一番,换上衣服,用过早饭之后就骑着马去了宫中。

    避开了早朝,玄世璟直接去了甘露殿等候李二陛下。

    反正李二陛下下朝之后肯定是先去立政殿,在立政殿停留一会儿之后就回回到甘露殿处理一整天的政务,玄世璟只要老老实实的在甘露殿守株待兔就是了。

    甘露殿门口的小黄门见到玄世璟朝着甘露殿走来,也是疑惑,现在还是上早朝的功夫呢,这东山侯怎么不去上朝,反而跑甘露殿来了?

    “参见侯爷。”

    玄世璟到甘露殿门口的时候,小黄门赶紧拱手躬身行礼。

    “这位小相公不必多礼,想来陛下现在还在太极殿吧?”玄世璟问道。

    “正是。”

    “哦,那如此的话,这大冷天的,本侯就不在门口等了,先进去,就在门后面而,躲躲风寒,顺便等着陛下过来。”玄世璟说道。

    “哦,侯爷请。”小黄门为玄世璟推开甘露殿的大门。

    只是在甘露殿大门后面门口处等候还是允许的,毕竟这大冬天的,在外面而站着可不好受。

    “小相公也别在外面站着,还是进来的好,要不然这偌大的甘露殿里就本侯一人,可不太好呢。”玄世璟笑道。

    “是。”小黄门应声,也进了甘露殿。

    这样以来,两人在这空荡荡的甘露殿中,也是为了避嫌,毕竟这甘露殿可是李二陛下办公的地方,若是玄世璟真一个人在里面,那才叫说不清道不明呢。

    在甘露殿中等了良久,才听到外面的脚步声,玄世璟和小黄门两人赶紧走出甘露殿,摆好阵势迎接李二陛下。

    “这两天你进宫倒是挺勤快。”李二陛下一边进甘露殿一边说道:“别愣着了,赶紧进来,别以为你在这殿中取暖的事儿朕不知道。”

    这宫中果然四处都是李二陛下耳目。

    “朕听说你在甘露殿等着,连皇后那里都没去,下了朝就直接过来了,说吧,来见朕又是有什么要紧事儿?”李二陛下在上首坐了下来问道。

    “回陛下,臣是想,跟陛下商量商量......让高士廉大人致仕的事儿。”玄世璟拱手说道。

    “什么?”李二陛下看向玄世璟:“你再说一遍,朕好像没听清楚。”

    玄世璟深吸一口气,说道:“臣是说,请陛下放高士廉大人致仕。”

    “怎么好端端的,说起这事儿了。”李二陛下问道:“高士廉是否致仕,又与你有何关系......”

    “这......”玄世璟尴尬的笑了笑:“说来惭愧,臣昨儿个不是跟陛下说臣要在庄子上开学堂嘛,一时之间找不到先生,就想起来当年臣小时候在宫中上弘文馆的时候,那时候弘文馆的先生正是高大人,臣昨日里去探望高大人,发现高大人这身体的确是大不如从前了,听闻早在两年前高大人就上奏请求致仕,致仕陛下没有同意罢了。”

    “于是你就来找朕了?”李二陛下问道。

    “陛下,天可怜鉴,高大人的身体陛下想来心中也有数,这朝堂之中的事情着实让人劳心劳力,而高大人现在的身体情况若是再在朝堂上耽搁下去,恐怕......”玄世璟叹息一声:“陛下忍心吗?”

    李二陛下一愣,这两年高士廉的身体隔三差五的大病小病,他自己也是知道的,只是朝中诸多事务,放走一个高士廉,得多少人才能补回来?

    但是眼睁睁的看着高士廉累死在朝堂上,玄世璟说的也没错,他实在是于心不忍。

    “陛下,臣让高大人去庄子上教书,其实也是让高大人到庄子上调养身体,顺便教书罢了,不会累着高大人,而且,也是在为大唐培养人才,即便高大人不在朝堂上,依旧在为大唐尽心尽力啊。”玄世璟见李二陛下表情松动,赶紧趁热打铁。

    “说的轻巧,如今高士廉可是太子太傅,兼领门下省事务,走了一个高士廉,这空出来的位子怎么办?”李二陛下问道。

    “朝中这么多有识之士,陛下再提拔一个也无妨啊,但是高大人的身体修养,可是刻不容缓啊,臣也是学过医的,也能看出来,高大人的身子若是再不好好调养,就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