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二章:多大的熊孩子

目录:大唐第一少| 作者:UMR| 类别:历史军事

    殊不知,李恪身边儿客卿要考虑的比李泰多的多,当中有些事儿,李泰是不能知道的。

    “宫中......父皇现在如何?”李恪问道。

    李泰摇摇头:“我还没进宫去,在府上憋了这么长时间,这才到你这儿来透透气。”

    李泰这人,嘴硬心软,明明是担心李恪脑子一冲,去为李愔说话触怒李二陛下,却非偏偏找了个无关痛痒的借口来粉饰。

    “如你所说,恐怕父皇现在就如同小璟做的炮仗一样,一点就着,我还是别去做那个引信了。”李恪无奈的苦笑一声。

    “知道就好,等过两天,母后将父皇劝住了,再进宫去见父皇也好,去见杨妃娘娘也好,那会儿父皇见到你,也不会像这会儿这般生气。”李泰说道。

    李二陛下见到李恪,自然就会想起蜀王李愔,两个儿子一对比,能不上火吗?

    同样是杨妃所处,两个孩子,天差地别,这样一想,心里就更不平衡了,说不定蜀王李愔回长安之后,比现在要倒霉。

    李泰专门跑来跟李恪说这些,李恪说不敢动那是不可能的,如今长安城中,多少大臣忌讳自己的身份,不敢与自己深交,也只有李泰,从小玩到大的兄弟,明知蜀王一事可能牵扯很大,却仍旧登门了。

    李泰登门的意思不同寻常,也是要给长安城中的一些人看看。

    李恪是李恪,李愔是李愔,虽说同胞兄弟,但是断然没有一个人出了事儿另外一个被连坐的意思。

    “你先在府上待着,待不住了就去玄甲军的军营,总之平日里如何,这些日子就如何,日子照常过,本王先去宫里一趟,至少可以先去渐渐母后。”李泰说道。

    李恪点点头。

    李泰起身:“好了,你这儿也甚是无趣,本王就不多留了,趁着天还早,要先进宫去看看父皇母后,告辞了,别送。”

    起身朝着外面走去,背对着李恪挥了挥手,制止了李恪想要送自己的意图,独自离开了吴王府。

    宫中李二陛下还在为李愔和李治的事儿伤神,这段日子国事倒是没有让李二陛下这般劳累,反而自家的孩子,让他身心疲惫。

    “德义,令门下省拟旨,着东山侯玄世璟,自岷州回长安,转道岐州府,将蜀王李愔带回长安。”李二陛下说道:“岐州事宜,暂由岐州官员商酌行事。”

    岐州没有了李愔,百姓反而会好过一些,李愔在不在,对于政令没有多大的影响,反正李愔也只是挂了个名头,按说李愔是封了蜀王,封地应该在蜀地才是,只是早些年因为李愔顽劣,李二陛下干脆让他上任岐州刺史,不仅仅是顶着名号,而是实打实的将他派到岐州。

    岐州距离京畿长安也只是渭水的上下游罢了,坐船顺流而下三天便能到达长安城郊外,将李愔放在这么近的地方,原本是想好生管教,让他有所畏惧不敢如此嚣张,怎奈他仍旧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回更加的变本加厉了。

    “诺。”德义应声,随后低声说道:“陛下,公主殿下还在侯爷身边儿,侯爷此行......”

    “逆子安敢?”李二陛下冷哼一声:“只要朕在一天,想要在朕的眼皮子底下生事,朕覆手可灭,去拟旨吧。”

    “诺。”德义应声之后躬身退了下去,亲自去门下省衙门传达李二陛下的旨意。

    玄世璟和晋阳在兴州停留了两天的功夫,逛完了兴州城,便收拾妥当准备前往梁州,这东进南下的路线倒是与高源他们运送财货的路线一致,因为到了梁州再往东,便是金州了,到了金州,就到了郑安的治所之下了。

    只是李二陛下的一道旨意下来,玄世璟和晋阳的旅行,也就泡了汤了。

    在金州境内,李二陛下的暗卫接到了圣旨,转交给了玄世璟。

    玄世璟和晋阳看完旨意之后,双双叹息。

    玄世璟是叹息自己分身乏力,而晋阳则是叹息蜀王李愔的不尊教导。

    这种事情可不是一次两次了,比起这次,先前的纵马游猎破坏农田简直就是小打小闹了。

    “前脚处理了一个晋王李治,后脚又来了个李愔,兕子,看来皇家的教育,还真是失败的很。”玄世璟笑道:“儿时我也曾在弘文馆中听学,如今想想,熊孩子这么多精力,还是身上的担子轻了。”

    说白了,课业少了闲散出来的毛病,加上一大群仆从众星拱月给惯出来的毛病,身边儿的仆役唯唯诺诺不敢说话,李二陛下就只知道找老师,即便是魏征这等直臣,在皇子面前,那也是臣,只能说教,不能行打骂之事,把人念叨烦了更是刺激了这些熊孩子的心性。

    讲道理,那也得讲的通,听得进去才是。

    像李愔这样的孩子,小时候犯事儿的时候皮鞭抽一顿老老实实的,现在长大了,长歪了,说什么也晚了。

    别说什么浪子回头金不换,李愔这样的,心已经坏掉了。

    关于李愔,玄世璟听说过诸多事,七八岁的年纪就知道在宫闱之中调戏宫女,小屁孩儿毛还没张齐呢,好的不学,学他爹风流。

    龙生九子,九子各不同,这句话在皇室之中体现的淋漓尽致。

    “璟哥哥此言差医,兕子小时候的课业可不轻松呢,除却幼时在弘文馆进学,后来也是父皇请了老师直接教导,每日里经史子集少不得考校,除却这些,还要学习骑射以强身健体,闲下来便要去甘露殿跟在父皇身边同父皇一起处理政事,习字等等。”晋阳笑道。

    现在她回想一下自己往常的日子,还算是挺充实的。

    “那是兕子,兕子也知道,不是所有宫中的孩子都像兕子这般得陛下的疼宠,光说在甘露殿处理政事一说,便是你那太子哥哥,也没有的待遇。”玄世璟笑了笑:“更何况李愔,从小逃课,调戏宫女,打骂宫人,除却陛下,谁能管的了他?可是陛下哪儿有这么多功夫去管教他?说实话,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也是咎由自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