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安排训练

目录:大唐第一少| 作者:UMR| 类别:历史军事

    “军饷,本侯会为你们解决,但是到了这个时候,想来在军中有些年数的人都知道,最迟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吐谷浑的军队,可就要来咱们大唐打秋风了,他们抢的是谁?是你们妻儿老小,高堂父母,你们是大唐的军人,难不成,你们就要用现在这个模样,去与来烧杀抢掠的吐谷浑打仗?”玄世璟的目光凝视这下面的人问道。

    高台之下,虽是站着三万人,但是此时的气氛,却是死一般的寂静,高台之上,玄世璟所说的话,字字戳心。

    “现在,本侯给你们两条路,第一,等到明日,本侯会派遣一支队伍来到这军营之中,重新带你们训练,一个月的时间,让本侯看到你们焕然一新的面貌,训练可能会十分艰苦,前三天,本侯给你们后悔的时间,有受不了的,直接离开军营,回去带着你们的妻儿老小,等到吐谷浑的人打进来,你们说不定还能拖家带口跑到别的地方去,保住一条性命。”玄世璟说道:“第二,现在离开军营,半个月之后回军营,领了军饷,自此之后,离开之人,与大唐军队,再无任何瓜葛。”

    离开军营的军士都会有司马记录在案,像是这种类似于临阵脱逃的人,若是再次征调府兵,是不会收这样有案底的人的。

    玄世璟的话音落下,却是没有一个选择第二条路的,大部分是不想这般灰溜溜的离开军营回到村子之中被人耻笑,另外一小部分则是不放心自己这三个月的军饷。

    只是无论是什么原因,玄世璟是不知道的,见到没有人离开,心里也是一阵欣慰。

    至少这个念头的汉子,都是非常看重自己的脸面的。

    “很好,既然没有人选择离开,那本侯在此,就宣布吉祥认命。”玄世璟笑眯眯的扫视过下面众人:“这三年之中上任军中佰长、校尉、偏将者,站到前面来,排成一排。”

    虽然不知道玄世璟要做什么,但是这些人,在众目睽睽之下,是躲不掉的,而且,高台之上不是还站着自己的上官吗?

    很快,高台下面最前端站了一排人,从盔甲武器上来看,确实是军中将领无疑。

    “你们这些人如何坐到今天这个位子上,本侯不管,但是既然坐上去了,就要有本事保住这个位子才好,你们的位子,现在并不是十分稳妥的,二十天之后,本侯会在军中重新任命将领,至于任命方式,就要看你们的训练成果了,除却这个,本侯还会收到带你们训练的人的记录,这二十天当中你们的表现会被一一记录在案,综合来看,谁适合坐在什么样的位子上,本侯就会如何任命,明白吗?”

    台前的一排将领看着昔日自己的上官站在玄世璟身后唯唯诺诺的不敢说话,心中就明了,看来高台上站着的这位年轻人,身份着实不一般。

    这样一想,也就生不出反抗的心思了,只能老老实实的答应。

    不就是训练吗?自己还能比自己手底下的人差了不成?到最后这位子还不是安安稳稳的坐着?哼,多此一举。

    站在玄世璟身后的常乐看到他们的表情,心里已经乐的不成样子了,看起来这些人,似乎对接下来的训练,有些不屑一顾啊。

    “常乐。”玄世璟唤了一声。

    “属下在。”常乐拱手上前。

    “之前在东山县训练府兵的事宜也是由你在统筹,如今,本侯就将这营地中三万兵士的训练,交给你了,从明日起,将五百东山县府兵调派到军营之中,在军营一侧,另行扎营,训练之时,将五百府兵分散到三万人之中,每人带六十人训练,二十天,本侯要看结果,一应器材该如何去弄,你明白吧?”玄世璟说道。

    “是,属下明白。”常乐应声。

    对于训练这些人,常乐现在可谓是得心应手,更何况有五百已经训练成功的府兵作为助手,一人带六十人,分散开来训练的效果更是卓越,然后再合在一起进行大比,荣誉的刺激之下,赢了,风光,输了,丢人,还怕这些杀才不尽力训练?当初在东山县的时候,常乐亲眼看到自家侯爷是如何折腾那些府兵的,刚进军营的时候,哪一个不跟个愣头青似的,天底下老天爷最大老子第二的模样,现在呢?任谁见了也得竖起大拇指来夸赞一句:精锐。

    军中这么多中层军官都是李治的人,玄世璟一下子也不能全都罢免了去,既然这样,就看二十天之后的训练成果吧。

    “庞觅。”玄世璟唤道。

    “草民在。”庞觅拱手应声。

    “带着你的几个兄弟,加入到军队当中,二十天之后,能否官复原职,就看你们自己够不够努力了。”玄世璟说道。

    说实在的这个训练对于庞觅他们来说,有点儿不公平,军中有七成的人,都是三十岁以下的大小伙子,体力上是没问题的,而庞觅等人,早就已经迈过了三十岁的那道坎儿,若是在长安,有些身份,都能够摸着胡子自称老夫了。

    “是,草民等人定不负侯爷众望。”庞觅拱手应道。

    将军营的事情安排妥当之后,玄世璟将今天这一天的时间变成了他们最后能够逍遥自在的一天,等到明天五百府兵驻扎到军营一侧的时候,这些懒散的兵员,就知道什么叫做地狱了。

    要想做精锐,在战场上保住性命,就得能吃苦,能流汗,能流血,百战之师,都是这么来的。

    回到岷州城的府衙之中,玄世璟远远的便看到大厅当中站着一个人,那背影,十分熟悉。

    “怀玉兄长。”玄世璟人还未进门,声音却是先传进了大厅。

    秦怀玉转过身来,看到玄世璟,脸上露出笑容:“小璟,许久不见。”

    玄世璟进了大厅,拉着秦怀玉坐下,又让下人上茶,这才与与秦怀玉拉开了话匣子。

    有些时候没有见到秦怀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