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一道召令

目录:大唐第一少| 作者:UMR| 类别:历史军事

    “……”

    李二陛下已经将话说道这个地步了,德义就算是心里想劝说,也不知道要如何开口了,只是在为晋王李治叹息,好好的一个王爷,心思为什么就不能单纯些。

    难道真的是为了一个武才人?

    可是事到如今,陛下仍旧留着武才人的姓名,只不过是将人送到感业寺去了,德义有些搞不明白了,若是陛下下旨将武才人赐死,是不是就没有这么多的是非了。

    “稚奴上任金州,现在走到哪里了?”李二陛下问道。

    “回陛下,老奴估计着,若无意外,晋王殿下已经入了金州境内了。”德义说道。

    “下旨,速速派人将晋王李治及其从属,带回长安,至于金州那边…….”李二陛下略一沉吟:“上次承乾不是提到那个……郑安,让他去金州,赞代金州刺史一职吧,朕记得,这个郑安还是上次殿试的魁首呢,这三年一直在承乾手底下,上次承乾跟朕说,此人胸中有丘壑,腹中有甲兵,这样的话,朕不妨给他一个机会。”

    “诺。”德义应声,随后问道:“陛下,那晋王殿下回来之后…….”

    晋王李治回长安,必定少不了一番安排的,这么多人呢,加上从属,百十号人,如何安排是个问题。

    “暂时禁足晋王府,外人不得探视。”李二陛下说道:“至于他的那些从属,大理寺的牢房还空着呢,送进去。”

    “诺。”德义应声,不再多说什么。

    一次将这么多人送到大理寺关起来,这一会,陛下是真的动怒了。

    岷州接壤吐谷浑,军政乃是大事,一不小心那就是一场战争,而晋王李治,完全不顾岷州百姓的死活,这让李二陛下如何不动怒。

    德义退出了甘露殿,李二陛下重重的呼出一口气。

    李治是他与长孙皇后的孩子,是嫡出的皇子,虽然不太喜欢他那怯弱的性子,但是也是对他给予厚望,将来也是希望他能成为李承乾的左膀右臂,即便做不成贤王,至少也能做个闲王,可是如今,李治完全是把自己往死路上推。

    李二陛下的旨意一下,自然是瞒不住的,长安城的达官显贵们心里都很诧异。

    晋王李治这是怎么了?还在上任金州的路上,就被陛下下旨召回长安了?这是出什么事儿了。

    尽管诸多人猜测,但是当中缘由,却是谁都不知道,毕竟晋王李治的一系列动作,只有李二陛下和玄世璟知道的最为详细,便是神侯府的锦衣卫们,也是一知半解,只知道晋王李治在岷州涉嫌谋反,但是锦衣卫的嘴都紧的很,与长安勋贵们也没什么来往,自然不会凑上去告诉人家,李治要谋反了。

    长安城这边李二陛下的旨意一下,神侯府得知消息之后鸽子立马就放了出去,通知在岷州的玄世璟。

    皇宫,暖阁。

    李泰难得进宫到暖阁这边坐坐,而今天过来,也是为了告诉晋阳,李治出事的消息。

    暖阁的大厅之中气氛十分严肃,晋阳的脸上满是不可置信。

    “九哥,真的被父皇召回长安了?”晋阳看向李治,语气之中仍旧不相信自己的九哥竟然会做出这种事。

    明明当初父皇将九哥外调就是为了让九哥收心的,只是谁能想到,九哥竟然在岷州做了这么多,临走之前还祸害了一把,若是去岷州接任的不是璟哥哥,那岷州该怎么办?

    与吐谷浑定起刀兵,且会输的很惨。

    “父皇的旨意已经通过两省下发下去了,去金州的钦差大臣也已经从长安出发了,是魏师。”李泰说道。

    “魏师!”晋阳惊呼:“魏师年纪一大把了,舟车劳顿,能行吗?”

    魏征在朝中是出了名儿的正直,让魏征作为钦差大臣去金州将李治带回长安,定然是出不了差错,而且魏征德高望重,李治也不敢对魏征如何,所以李二陛下才会让魏征去,虽然魏征年纪大了,但是金州离着京畿并不说远些,李二陛下也想清净两天。

    李治弄出这么一个烂摊子,御史台那边儿一定是炸了窝的,若是再加上个魏征,李二陛下那就真是一个头两个大了。

    所以干脆让魏征去将李治带回来,在路上也好有个缓冲,李二陛下也能清净几天,

    一石二鸟之计。

    李泰笑了笑:“没事的,金州而已,用不了半个月应该就能回来,这点儿事儿魏师不至于办不了,只是我在担心,稚奴回来之后,如何面对父皇。”

    李治为什么会被父皇下召回长安,这当中定然是出了什么事儿了,虽然不知道具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方才去见父皇的时候,看到父皇提起稚奴脸上隐隐约约的闪过的怒气,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李泰虽然不太理会朝政之事,但是这不代表他是个反应迟钝的人。

    自己这位弟弟,是摊上大事儿了。

    晋阳心中的感觉很不好,相对于李泰来说,她所知道的事情算是多的,因为李治与武媚之间的种种,加之被调派到岷州,转而调任金州,晋阳心里就知道,自己九哥心中的想法还是没有消退下去。

    而这一次,父皇怕是再难容忍九哥了……

    “不行,我要去见父皇。”晋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兕子,没用的,现在就算你去见父皇,也改变不了稚奴回长安的结局,你这又是何苦呢?父皇不会对稚奴怎么样的…..”李泰劝道。

    任谁都能看出来,现在自家父皇正在个气头上,兕子现在去甘露殿求情,不是火上浇油又是什么。

    “不一样的,四哥你知道的太少。”晋阳说道:“今天我一定要去甘露殿见父皇,四哥就先回去吧,兕子也不妨透漏给四哥一个消息,九哥……是因为有了不该有的心思,所以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

    李泰一愣,随后恍然。

    兕子的话说的已经很明白了,这不该有的心思,怕是被父皇知道了,而且纵观这三年,父皇一直在给稚奴机会。

    这下,一切都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