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八章:额外的嫁妆

目录:大唐第一少| 作者:UMR| 类别:历史军事

    他的儿子在南边儿,他自己来背面开拓商机,正好一南一北,遥相呼应。

    钱堆点头笑道:“商掌柜都亲自向我开口,这忙我自然帮得。”

    这位商掌柜的在北方除却一些往来的下家商户之外,就没有什么根基了,钱堆也乐得赚他这么一个人情,在商场上,欠下一个人情,可不是那么好还的。

    而钱堆不过一句话的事儿,就拿到了商掌柜的这一份人情,有些空手套白狼的意思。

    现如今东山县中第一批商户早就已经搬进去开始打理了,等到这一批商户万全搬进去,东山县那边儿就可以择吉日开张了。

    最先入驻的自然是各家勋贵手底下的产业,因为与玄世璟亲近,所以除却留给侯府的铺子之外,剩下的都是他们先行挑选地段儿的,即便以后不自己打理,想要转租出去,也能赚得不少钱财。

    而剩下的,自然就是这些来自天南地北在长安城却是家大业大的豪商巨贾了。

    “东山县商铺的事情,想来你们都已经与钱堆商谈过了,钱堆,跟本侯说说情况吧。”玄世璟对着身边的钱堆说道。

    “是,侯爷。”钱堆应声,随后在地图上指给玄世璟看:“侯爷,庄子上地段儿好的,除却长安勋贵占据了六成之外,余下的,便剩下四成,由在座的这些掌柜的瓜分,而根据地段,租金的价钱也不尽相同,第一次的租赁时间是三年,这是价格。”说着,钱堆从怀中掏出一张纸,递给玄世璟。

    玄世璟展开这张纸仔细的看了看,价格比自己理想中的要低了不少,但是听钱堆的意思,等到三年之后,东山县发展起来,这租赁的价格就要上涨上去,经过三年,这价格也就稳定了下来。

    “不错,在座的掌柜的可都商议好了?”玄世璟的目光扫视过众人。

    这些掌柜的连连点头。

    “是啊是啊。”

    “就等今日侯爷点头,我等将租金全部上缴上去,就能够挪窝了。”

    “是啊侯爷,今儿个我们来赴宴,可都是带着真金白银过来的。”

    “不知在座的诸位,都是做什么的?”玄世璟问道。

    “我是做布匹生意的,从南方运货,在长安城售卖,偶尔会将大批的丝绸,运往西域去。”

    “我是做茶叶生意的,同样,也是在南方进货,运送到长安这边。”

    “我是倒腾粮食的。”

    坐在房间内的,没有一人做的生意是重复的,而做酒楼客栈、赌馆青楼生意的,却是一个没有,一来是钱堆垄断,二来,像是青楼生意,在长安要是没个背景,是做不下去的。

    就拿燕来楼来说,之前的背景是李元景,而现在的背景则是东山侯,因为有了背景,谁都不会因为一个姑娘去砸场子。

    而随着玄明德与李二陛下之间的关系在朝堂上公开,玄世璟这棵小树,在朝臣们眼中,已经开始缓缓长成为参天大树。

    只要玄世璟不谋反,那就是一辈子的荣华富贵。

    玄世璟过来把关也主要是看看这些人都是做什么的,能否为东山县带来好处,既然看过了,送上门的钱财,也就没有不要的道理。

    这些能够见到玄世璟的商人都是钱堆精心筛选出来的,有实力,有财力,而且不会对东山县造成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既然如此,那签订契约的事情,你们就与钱堆商谈便是,还有,今儿个是中秋佳节,早点儿谈完正是,回去陪家人吃饭赏月才是。”玄世璟笑道。

    “侯爷说的是。”屋子中的人纷纷应声道。

    玄世璟在玄武楼露个脸儿,做个精神标杆儿就好,剩下的事情,自然由钱堆去操办,而从明天开始,燕来楼就要搬到东山县庄子上去了,而玄武楼作为酒楼,也会在庄子上开分号,与此同时,还有长安城中的赌场,都会跟着过去,这是昨儿个钱堆就跟玄世璟商量好的。

    趁着天色早,玄世璟骑着快马就直奔了东山县,离着九月初一可就还剩下十五天的功夫了,无论是婚书还是聘礼,都得早早准备才是。

    回到庄子上,玄世璟便一头扎进了书房,什么生辰八字良辰吉日这个用不着他操心,李二陛下下旨之前早就让李淳风给掐算过了的,玄世璟需要操心的,就是那数目庞大的聘礼了。

    破天荒的,在动笔之前,玄世璟亲自去了一趟自家宅子的库房,当看到那堆积成山的铜钱和珍宝古玩之后,玄世璟心中淡定了下来。

    而与玄世璟同样紧张的是李承乾,毕竟之前在玄武楼两人赌气,看是玄世璟送的聘礼多,还是兕子的陪嫁多,这事儿可马虎不得,若是兕子的嫁妆少了去,还不让侯府的人给看了笑话?

    宫中的宴会结束之后,李承乾动作十分麻利的拉住了李恪和李泰,加上李治,一同拽去了东宫。

    “我说太子殿下,您今儿个又是怎么了,这么火急火燎的把人都带你这东宫来。”李泰自己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李恪则是站在原地,一脸不解,而李治心中,却是有些忐忑。

    好端端的,皇兄将自己带到这东宫作甚?

    “方才宴会上你们也都听到了,九月初一,便是兕子与小璟定亲的日子,到时候三弟你会成为小璟那边儿的函使,带着婚书和聘礼正式向兕子提亲。”李承乾面色严肃道。

    李恪点了点头:“是啊,没错,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有!当然有!昨天我跟小璟在玄武楼见面了。”李承乾说道:“我从小璟那边探听到,小璟想兕子提亲,聘礼的数目,恐怕不会少了去。”

    “这不挺好吗?这说明小璟对兕子很重视啊。”李泰说道,顺手端起桌子上的茶水:“这茶水怎么是凉的?来人,换茶!”李泰冲着外面喊道。

    很快就有东宫的宫女进来,将房间内桌子上的凉茶收走,再去添壶热的。

    “好是好,但是孤觉得,既然小璟肯下这么狠的本儿,那孤也不会弱势了去。”李承乾义正言辞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