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章:两个道士的真本事

目录:大唐第一少| 作者:UMR| 类别:历史军事

    这一夜,晋阳睡的并不踏实,她也从另一个角度理解了自己的父皇掌管着整个大唐是有多么的不容易。

    也就这么一件事儿,让自己在晚上辗转反侧,可是自己的父皇呢?有无数件大事压在他身上......

    次日,李淳风准备了礼品,亲自登门来拜访玄世璟。

    玄世璟是住在神侯府的,毕竟牢房里还有两个大活人,太子遇袭的事情还没有结束,李二陛下那边一定会要一个结果。

    “侯爷,这是画像。”

    书房,房遗爱拿着画师在牢房中画好的画像递给了玄世璟。

    与神侯府合作的画师手头上还是有几分本事的,画像也是全彩的,因此玄世璟拿过画像一眼看上去就觉得这人,定是宫中的太监无疑。

    画像上的人看起来年纪不大,面白无须,这种人放在宫外,说不准是谁家的公子少爷,但是谁家公子少爷会跑腿儿去找这些泼皮无赖做这种事儿,所以玄世璟推断,这人极有可能就是宫里头的太监。

    “启禀侯爷,外头有位自称李淳风的道长求见。”门外的锦衣卫拱手禀报道。

    “请到书房来。”玄世璟说道。

    昨天自己刚刚拜访了李淳风,今日李淳风来回访,要说的,可能就是昨日他登临观星台所看到的星象,这种事情,不能放在大庭广众之下说。

    “冰月,你先与房二哥出去吧,我与这位李道长有些话要谈。”玄世璟看向秦冰月和房遗爱。

    秦冰月点点头,起身退了出去。

    房遗爱也跟在秦冰月身后,离开了书房,只是心下好奇,玄世璟什么时候与李淳风走到一起去了。

    李淳风与袁天罡二人同是陛下看中的仙长,封了官位,供养在太史局,可见李二陛下对两人是如何看重,不过依房遗爱看来,玄世璟与李淳风走的近,并非什么好事。

    少顷,李淳风便到了书房,将李淳风送到之后,锦衣卫很是有眼色的将房门关上,自己守在了院子外。

    “李道长,稀客啊。”玄世璟抬起头,看向李淳风:“可是昨夜李道长看出了什么。”

    李淳风走到玄世璟对面坐下:“侯爷又何必明知故问,原本贫道以为先前贫道的推算会因为侯爷的出现而打破,如今看来,无非是侯爷将事情提前捅了出来罢了。”

    玄世璟知道,李淳风说的是他推背图上所记载的事情。

    “星河何其浩瀚,本侯不过是一粒尘埃,纵有千万般本事,在茫茫宇宙中,也仅仅是微不足道罢了。”玄世璟唏嘘道:“不过对于大唐,本侯只愿意它往好的地方发展,所以,在恰当的时候,本侯会出手做一些本候认为应该做的事,即便在旁人眼中,这是多管闲事。”

    听玄世璟这般说,李淳风也是叹息一声,本就擅于相天,又岂会不理解玄世璟所说的这番话,他与玄世璟之间,却是多了一份惺惺相惜。

    而玄世璟觉得,李淳风夜观天相的本事这么厉害,自己的这点儿事,也怕是瞒不住他,连玄明德都被他和袁天罡给看出来了不是么。

    当初王氏拿出那把折扇的时候玄世璟就怀疑自己的父亲不是什么寻常人了,在历史当中,玄世璟从来没听说过李二陛下征战天下到坐上皇位,军中有以为姓玄的人出了这么大的力。

    就算是李二陛下下旨史官不得记载,但是正史没有,野史总该有吧?野史没有,民间传说总该有吧?

    可是却是无迹可寻。

    这说明了什么,说明自己的那位父亲,玄明德,很有可能来历跟自己是一样的......而李二陛下,也极有可能知道玄明德的来历,不然袁天罡提议用自己的血炼长生不老药的时候,李二陛下断然不会心动,然后再由李淳风提出,也断然不会答应的。

    李二陛下知道玄明德来历不凡,所以自己身上有玄明德的血脉,在他有了想要长生不老的心思之后,就想起来,玄家的男子血脉不凡,说不定真的能随了他的心愿,若是真的如此,再牺牲一个玄世璟又何妨,一点点血液而已,只要他玄世璟不死,总会有办法补偿的。

    可以说玄明德的实诚劲儿,给玄世璟带来了不少的麻烦。

    若是他当初极力否认,李二陛下不至于如此绝决,而且,没有足够的实力,就不要发展这么大的野心,做人做的谨慎些,虽然来历有些许优越感,可是到最后呢,还不是在玄武门把自己赔进去了,用大半辈子打拼下来的荣华富贵,结果一刻都没有安安稳稳的享受过。

    若是仔细想想,玄世璟也没有什么资格去编排自己的老爹,至少人家是按照历史的走向,没有想过去改变历史,但是玄世璟就不一样了,因为他,不少人没有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在既定的时间里死去,李二陛下没有在辽东失败的那么狼狈,某臭名昭著的特务机构更是提前几百年诞生.......工学院走上了正轨,逐渐的开始声名鹊起。

    仅仅是这些,玄世璟这只小蝴蝶在原来的历史走向上就已经掀起了一股巨大的风暴了。

    “侯爷命格不在大唐,与贫道不同,贫道连翻泄露天机,等到将来,定然是不得善终,而侯爷,就不必担心如此了。”李淳风唏嘘道。

    即便知道自己不能善终,只是有些事情,却是由不得他。

    “李道长今日前来,除却这些,可是有什么别的要跟本侯说的?”玄世璟问道。

    李淳风是否善终,与他并无关系,而且,这种事情李淳风心中认定,那玄世璟也救不了他,说是不迷信,但是冥冥之中,却是一切都有定数。

    不然他是怎么来到大唐的?

    “贫道要跟侯爷说的,也是侯爷昨日跟频道说的。”李淳风说道:“昨日听了侯爷的话,贫道登临观星台,夜观天象,之后将结果说与陛下之后,陛下下旨,令贫道彻查此事,贫道觉得,此事是侯爷挑起来的,难不成侯爷还想要置身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