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七章:溜虎遇恶犬

目录:大唐第一少| 作者:UMR| 类别:历史军事

    “是。”秦冰月应声,只是心中疑惑,连长安城的买卖都不好做了,燕来楼不在长安城,要是搬到东山县来,生意岂不是更萧条。

    但是玄世璟的决策,她是不会多嘴的。

    自家侯爷哪一次失败过?

    次日一早,常乐骑着快马,带着玄世璟的两封奏折直奔了长安。

    那是玄世璟写给李二陛下的折子,第二天就送过去,也显得自己没有消极怠工不是。

    天气晴朗,玄世璟打算去庄子上转悠转悠,收拾好衣衫,披上大氅,带着三宝就出了门。

    现在的三宝体型硕大到连玄世璟见了都有些发憷,不过长期养在长安城,虽然一直有专人训练,但是仍旧少了百兽之王该有的野性,看见玄世璟手里的鸡腿很不争气的就开始流哈喇子。

    “渍,丢不丢人。”玄世璟一鸡腿拍在了三宝的脑袋上,随后将鸡腿扔给了三宝。

    鸡腿儿这东西在玄世璟手里不小,但是到了三宝嘴里,都不够塞牙缝的。

    玄世璟在三宝的脖子上套了牵引绳,虽然力气没有三宝大,至少看着安心不是,带着三宝,玄世璟大摇大摆的出了宅子的大门。

    三宝从小可是在玄世璟的书房长大的,对于玄世璟的气息熟悉的很,自然不会伤害玄世璟。

    庄子上的庄户到了冬天没事儿做了,就喜欢带上钓竿去湖中钓鱼,能钓上来,晚上就吃顿好的,钓不上来就算是放松一番了。玄世璟带着三宝来到桃林的时候,就见到几个穿的挺厚实的庄户,腰间挂着鱼篓,肩上扛着鱼竿正往湖边走的。

    “侯爷好。”遇到的人几乎都认识玄世璟,停下来向玄世璟打声招呼,也对玄世璟身边儿的三宝频频侧目。

    三宝在府上就已经吃饱了,这会儿出来散步显得有些懒懒散散的。

    但是即便是再懒散,它也是只老虎啊。

    “这是去钓鱼?”玄世璟也很礼貌的回应。

    “是啊,到了冬天家里的吃食单调了些,就去弄点儿野味儿。”庄户憨笑着回应。

    东山县内没有深山老林,自然也没有打猎的好去处,能去湖里钓条鱼上来,已经是十分不错了。

    这湖中的鱼,宅子里也有,但是玄世璟是不吃的,土腥味儿太重,厨房里的人又不知道好好的去腥,弄的人一点儿食欲都没有。

    这也就是玄世璟胃口刁钻了些,这长安城的勋贵,谁家不是吃的这种河水湖水当中的鱼?

    “挺好的,快去吧。”玄世璟笑道。

    带着三宝在桃林中溜达了几圈,玄世璟打算走的再远一些。

    走出桃林,远远的听到似乎有争执声,玄世璟停在原地侧耳倾听起来。

    “你这人讲不讲道理,怎么能纵容恶狗伤人呢?!”

    “呸,道理?知道我家爷是谁吗?跟你们讲什么道理?闪开,伤了我家爷的爱犬,你们这些泥腿子赔得起吗?”

    “光天化日之下,还有没有王法了?”

    “王法?那是给你们这些草民看的。”

    玄世璟皱眉,这地儿,是他的封地、是他的庄子吧?这么嚣张?

    “三宝啊,侯爷我养了你这么长时间,也该是你回报你家侯爷我的时候了,走,咱去看看热闹,那边儿可有恶狗伤人呢?”玄世璟脸上露出一抹讥讽。

    正好这会儿远处传来几声狗吠,三宝听到这动静,也是来了精神,跟着玄世璟就朝着那边方向走去。

    自己的地盘上,似乎有人(有狗)在挑衅,这还了得。

    一人一虎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侯爷。”庄子上的庄户见到玄世璟过来,纷纷朝着这边行礼。

    玄世璟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先不要说话。

    “这是怎么回事儿?你们是谁?”玄世璟看向那些闹事的人,地上还趴着一条体型硕大的恶犬,看到玄世璟看过来,冲着玄世璟一顿狂吠。

    “没见到有恶狗冲着本侯叫唤了吗?”玄世璟一脚揣在了三宝的屁股上。

    “嗷~~~”一声虎啸发出,对面的恶犬瞬间安静了下来。

    三宝坐在地上,舌头不住的舔着牙齿,似乎看着眼前的这条狗,脑子里仍旧在回味刚才的鸡腿儿的味道。

    对面的主仆见到这个阵势也是一愣。

    侯爷?东山侯?

    “幸会幸会,原来是东山侯,失敬了。”那主子模样的人冲着玄世璟拱手。

    “还没回答本侯的问题呢?你是谁?又为何在我庄子上欺负我的庄户?”玄世璟再次问道。

    “侯爷,误会误会。”先前那道声音十分谄媚的对着玄世璟说道:“是这几个人,不长眼睛挡了我家爷的路......”

    “主子之间说话,奴才滚一边儿去。”玄世璟没好气的说道:“狗仗人势的东西。”

    那人顿时消了气焰。

    “东山侯爷好大的威风啊,这大清早闲着没事儿,溜虎玩儿呢,对了,本公子姓窦,单名一个逵字,听闻这东山县风景不错,今儿个正好路过这里,就过来看看。”窦逵背负双手抬着下巴看着玄世璟说道。

    “威风不敢当,不过在别人地盘上如此耍贱的人,本候却是第一回看到,有趣的很啊。”玄世璟冷笑道。

    “东山侯,请注意一下你的言语,本公子给你个机会道歉,否则,别怪本公子不客气!”

    玄世璟说那话,窦逵岂又听不出来他这是在骂自己,仗着自己出门带的仆从多,即便对方站着几个庄户,窦逵也不会怕,在长安城,谁人敢不给他窦逵几分面子。

    “道歉?本侯还没干过给恶人道歉这么没品位的事儿。”玄世璟冷眼看着窦逵:“而且,道歉这种事情,应该是窦大公子来做吧,这是本侯的封地,是本侯的庄户,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欺凌了!”

    “一帮泥腿子而已!东山侯是吧?很好,你......”

    窦逵说话间,玄世璟已经将三宝脖颈间的牵引绳解了下来。

    “你的狗伤了我的庄户,那接下来,本侯要以牙还牙了,接好了。”玄世璟拍了怕三宝的后背,接着站了起来,示意三宝攻击对面的一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