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炸城门

目录:大唐第一少| 作者:UMR| 类别:历史军事

    ♂

    “侯爷......”石虎见到玄世璟和常乐如此,却不知该说什么了。

    “石虎、薛仁贵,现在我跟常乐都受了伤,阵前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两个了。”玄世璟咬着牙忍着疼痛对着石虎嘱咐道:“知道该怎么做吗?”

    石虎面色凝重的点点头:“侯爷,属下明白,这里您就放心。”

    “仁贵,此战是你在陛下面前露面的绝佳机会,且珍惜之。”玄世璟目光落在薛仁贵的身上:“你胸中有韬略,不该埋没。”

    “侯爷。”薛仁贵拱手,想要说些什么,却被玄世璟那颤颤巍巍摇摆的手打断。

    “不必多说什么,本侯虽年轻,但是看人,不会错的。”玄世璟龇牙咧嘴的冲着薛仁贵笑了笑,随后说道:“都去吧,本侯和常乐再不回营,恐怕真交待在这儿了。”

    石虎和薛仁贵只能退下,骑着马回到前军先锋营当中。

    马车载着受伤的玄世璟和常乐缓缓离去,而辽东城这边的战事,才刚刚开始。

    大军行进的速度就算是再缓慢,本就在半路,到辽东城,不过是短短两三里地的功夫。

    石虎和薛仁贵刚刚到前军,先前那暗卫便找到两人,说是陛下召见。

    李二陛下召见,两人不敢耽搁,立即跟着暗卫到了李二陛下的銮驾前。

    “末将石虎参见陛下。”

    “末将薛礼参见陛下。”

    “璟儿的伤势朕已经知道,营中有随行的御医,药材也是一应俱全,你等两人不必担心,璟儿不在,先锋营就全看你们二人了,现在大军已然兵临辽东城下,先锋营那边可有了结果?”李二陛下站在銮驾前看着两人问道。

    “回陛下,一切准备就绪,只需陛下一声令下。”石虎拱手道。

    方才薛仁贵便已经目测出了大军离着辽东城城门的大概距离,一千步,大军可以停留在此,自己却是可以上前一些。

    薛仁贵知道,自己要射出的不是寻常的箭矢,自己射出的箭矢箭头上面,是裹了布浸了油点了火的箭矢。

    即便是对自己的箭术有把握,但是却是必须要做到万无一失,这种情况下,薛仁贵也不想托大,所以薛仁贵打算一会儿,至少要缩到四百步多的距离,而且,箭矢一旦射出,必须赶紧打马往回跑,这个射程,绝对不是炸药爆炸的安全范围。

    听到石虎的回话,李二陛下点点头,对着石虎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开始吧,传令下去,以辽东城西门处爆炸声音为号,刘英行、张文干率部众攻打东门,程名振攻打南门,曲智盛、吴黑闼攻打北门,无须拼命,只需最大程度分散辽东城内兵力,西门这边一旦破开,步兵最短的时间内进城,执失思力、契苾何力率领骑兵随其后压阵,入城之后,立即清缴城中高句丽士兵!”

    “是!”等候在李二陛下身边的传令官带着李二陛下的命令离开銮驾周围朝着各营走去。

    执失思力、契苾何力两个异族将领带领的骑兵是大唐骑兵当中的精锐,这般精锐若是在平原之上两军交战,杀伤力之大不容置疑,但是在攻城战争当中,却成了他们的短板。

    入了城,那就是步兵的天下了。

    辽东城内守军诸多,但是在城中,没有这么大的空当,却是发挥有限了,大唐府兵盔甲武器比之高句丽军队强的不是一点半点,兵员素质也是甩了他们好几条街,没了天时地利,这些高句丽兵实打实的与大唐的府兵对上,虽然人数占优势,却是捞不着任何好处。

    石虎和薛仁贵领了圣命,打马来到阵前,薛仁贵取下背后背着的强弓,与石虎相视一眼,随后骑着马默默的超前方走去,石虎紧随其后。

    军中的一些将领见此,目光都开始集中在薛仁贵的身上,这两人......要做什么,弓箭吗?大军离着城墙可是五百多步呢。

    薛仁贵骑着马,估摸着往前走了一百多步,停了下来,石虎也勒住了马缰。

    “四百步?”石虎看向薛仁贵。

    薛仁贵点头:“恩,这个距离,差不多了。”

    “一箭发出,咱们就得赶紧后撤了。”石虎看着薛仁贵说道:“着东西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六百斤啊。”

    “你现在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大军是否离着城门太近了?”薛仁贵问道。

    石虎摇摇头:“千步的距离,足矣,那些火药毕竟在城门洞当中,一旦炸开,那些高句丽人绝对是第一个倒霉的。”

    堆放在城门处的那一堆火药,目标足够大,而且玄世璟在火药伸出的引线上,撒了好大一摊零散的火药,只要薛仁贵四百步之外能射中那摊火药,引子燃起来,那是十拿九稳的事儿。

    石虎打马凑近薛仁贵,从他马鞍旁边挂着的箭囊当中抽出一杆特制的火箭,掏出火折子,将箭头上缠绕着的浸过油的布点燃,递给了薛仁贵。

    薛仁贵接过着杆长箭,坐在马背上,弯弓搭箭,瞄准了城门方向,五石的强弓被缓缓拉开,弓越绷越紧,犹如弯弯的新月逐渐变成满月。

    “四百步!”看到薛仁贵在前方弯弓搭箭,军中不少人都在震惊,一些有经验的将领,一眼就看出,薛仁贵手中的弓是五石的强弓,这样的弓竟然能够拉满,这人的臂力得有多大。

    “这是璟儿麾下的将士?”李二陛下目光落在前方的薛仁贵身上,声音却是在问身边的德义。

    一袭白袍铠甲,于万军阵前,弯弓搭箭,气势如虹,初现将帅之相。

    “回陛下,这人原本是石虎在前军当中的袍泽,后来石虎调到东山侯爷麾下,说想要将这人一同要过去,据老奴所知,这人是东山侯爷亲自上门去讨要的。”德义躬着身子回答道。

    看到薛仁贵阵前的这番气度,李二陛下心思活泛了起来,这样一个可造之材,放在一个小小的先锋营当中,可惜了啊。

    李二陛下目光灼灼的看着前方,看着薛仁贵。

    薛仁贵瞄准一番之后,气定神闲,松开了手指,那一只燃着火焰的利箭便破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