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四十七章:高门那些事儿

目录:大唐第一少| 作者:UMR| 类别:历史军事

    ♂

    “房长史,你不会糊涂了吧。【零↑九△小↓說△網”赵元帅抬起头来看向房遗爱:“郑家的老人怎么可能帮咱们。”

    “哈哈哈哈哈哈。”房遗爱闻言大笑:“这你就甭管了。”

    没想到当初放进郑家的人,这么快就能够派上用场,倒也是歪打正着了。当初派人去混入郑家的时候,赵元帅还没来神侯府呢。

    房遗爱与赵元帅两人说着说着,门外秦冰月走了进来。

    “唉?秦姑娘回来了?小璟呢?”房遗爱往外面看去,却没有见到玄世璟的身影。

    “侯爷现在在书房,特意让我来房长史这里取郑家的一些消息.”秦冰月说道,随后,秦冰月便看到了桌子上散乱的信件纸条之类的东西,皱了皱眉头:“这些都是?”

    房遗爱苦笑一声:“是啊,这都是锦衣卫传回来的消息,我和元帅正在分拣呢,不过就目前来看,似乎没有发现时什么有用的消息。”

    秦冰月的目光落在了桌子上散乱的信件当中,走上前去,也开始帮着房遗爱和赵元帅一同分拣。

    不同于房遗爱和赵元帅的仔细浏览顺带着调侃郑家乌烟瘴气的事情,秦冰月浏览消息的速度十分快,几乎就是一目十行,因为她并不关心郑家哪房小妾是跟车夫好上了还是跟马夫有来往之类的事情。【零↑九△小↓說△網

    一连看了十几封信件,秦冰月这才从当中选出些看上去比较有用的消息,至于剩下的,就留给房长史和赵元帅了。

    带着信件,秦冰月就离开了大厅,留下一连呆愣的两个人。

    “看来这秦冰月也是个人才啊。”回过神来,房遗爱感叹道:“怎么人才都让小璟给弄过去了呢?”

    “房长史您这话说的,我这不还在帮着您呢么。”赵元帅没好气的回应了一句,当初自己不就是被玄世璟分派到房遗爱身边儿来帮忙的吗?怎么就感觉自己这么一文不值的样子呢。

    “是是是,所以,咱们还是赶紧分拣消息吧。”房遗爱无奈笑道。

    刚才那样子,似乎都被人家秦姑娘鄙视了呢。

    外面锦衣卫的消息仍旧源源不断的往神侯府送着消息,而房遗爱和赵元帅也依旧埋头在这些事务当中,不但要分析这些消息,还要着手布置锦衣卫的下一部行动,而且锦衣卫将消息送过来回去的同时,下一部的指示还需要房遗爱告知,所以,房遗爱现在已经是有些焦头烂额了。【零↑九△小↓說△網

    书房内,玄世璟认真的翻看着秦冰月拿回来的这些消息,虽说现在看来,郑家的嫌疑不如李恪的大,但是,做好万全的准备,总是没有错的。

    “郑家啊,看来郑家内部也并不是牢不可破的啊。”玄世璟放下手中的信件对着秦冰月说道:“郑家的家主当年也是长安城中的纨绔,对于他来掌管郑家,郑家的许多家族中的长老是不看好的,但是毕竟郑家家主是嫡长子,所以不看好是一方面,不阻碍又是一方面,心中的不满,也不会堂而皇之的说出来,所以,这就是郑家的矛盾点所在,现在郑安高中,得了陛下的赏识,若是郑家家主打压郑安,族中的人会怎么想?”

    “族中的长老本就是郑家偏房子弟出身,对于郑家家住也是看不过眼,当年发生在郑安身上的事情,本来就是现如今嫡房理亏,郑安现在凭着自己取得了如今的成就,郑家家主非但没有赞赏拉拢,反而极力的打压,这恐怕会伤透了郑家偏支的心啊。”秦冰月说道。

    “是啊,而且这郑安,可是郑家家主的亲儿子,对于自己的亲儿子都能下得去手,郑家的人,应该已经人心惶惶了,郑家家主虽说拉拢郑安,可是郑安并不怎么买账呢。”玄世璟笑道。

    “毕竟当年被郑家逼迫到如此,郑安的娘亲也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郑家才身陨,这种仇怨,郑安心中怎么可能就如此消散了,所以不接受郑家的招安,也是在常理之中吧。”秦冰月回应道:“怎么,侯爷可是有了什么应对郑家的良策?”说到最后,秦冰月问了一句。

    玄世璟笑着摇摇头:“暂时只是有个大概的苗头,但是我倒是觉得,郑家说不定还不用咱们出手呢,现在的郑家,出了一个郑安,就让他们自己折腾去吧,时不时的暗中给郑家添把火就成。”

    “侯爷这是打算坐山观虎斗了?”秦冰月问道。

    “算是吧,昨天在玄武楼见郑安,与郑安说过几句话之后,我觉得,郑安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从小养在郑家在那种环境之下活下来,心性定然是坚韧不拔,十几岁的时候离开郑家的大宅独自活到现在,还凭借着自己的本事夺了这一次殿试的头筹,得了陛下的欣赏,这当中的艰辛,外人不得而知,就单从这点上来看,郑安已经是个很厉害的人物了,与那些单纯读书都快要读傻了的人不一样,郑安的才学,是实实在在的,经过他本身的遭遇磨砺出来的,所以郑安与郑家之间的恩怨争斗,会有一番看头的。”玄世璟眯了眯眼睛说道。

    “听侯爷这意思,是要暗中帮助郑安去对抗郑家?”秦冰月说道。

    玄世璟点了点头:“暗中帮助倒也不是不可以,就算是这次案子本侯亏欠郑安的,再者说,郑家之前也没少给本侯找麻烦,现在该是时候还一部分了。”

    “侯爷之前对王家也是如此呢,坐山观虎斗,然后再坐收渔翁之利。”秦冰月调侃道:“似乎侯爷的运气一直很好,总能得到一些对付不对头的人的把柄。”

    玄世璟闻言一笑:“这还真不是运气的事儿,长安城的大家族,有几个是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家大业大的,人丁又多,牙齿还容易咬到嘴唇呢,所以这种事情,只要有机会,总会自己就蹦到你跟前儿现眼的。”

    “侯爷这话说的倒也是实在,此话一出,岂不是连您自己府上也给捎带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