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三十章:突然如其来的疑惑

目录:大唐第一少| 作者:UMR| 类别:历史军事

    ♂

    玄世璟点点头:“恩,好了,先让元帅带着你在神侯府转转吧,我先去找房长史。”玄世璟说道。

    “侯爷无需担心,我自己去就好。”秦冰月的嘴角微微翘起,说实话对于神侯府,她并不怎么陌生,上次给玄世璟和房遗爱送信的时候,神侯府的地形早就已经摸清楚了,不然也不会悄无声息的将巡逻的锦衣卫打晕藏起来,还能全身而退。

    “好吧,你自己转转,我先去了。”说完,玄世璟便背着手向神侯府的书房走去。

    昨天房遗爱从神侯府离开之后的确是回了房府,虽说看上去是被玄世璟的问题烦扰的,其实也是不然,房遗爱心中且有一些疑惑,自然要回去请教房玄龄,正好玄世璟又向他抛出这么个难题,于是房遗爱顺带着就这么躲了回去。

    要说躲,也是躲不了多久,毕竟还是神侯府的长史,这不,第二天就又回到了神侯府,直接躲去了书房。

    “房二哥倒是清闲啊,往这书房一躲,两耳不闻窗外事。”玄世璟推开书房的大门,迈步走了进去。

    “哈哈哈,小璟说笑了,怎么能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呢?哥哥可是知道,现如今,燕来楼的头牌秦冰月姑娘,都成了小璟你的贴身侍女了,恭喜恭喜啊。”房遗爱满脸堆笑的对着玄世璟拱了拱手,毫无诚意。

    “哎呀,哥哥这话说的,要是哥哥愿意,弟弟可以与冰月商量商量,让冰月姑娘来神侯府帮着哥哥啊,哥哥不是之前还对冰月赞叹有加,说要冰月加入神侯府嘛!”玄世璟也是眯着眼睛,只不过语气之间,却是有些恶狠狠的意思。

    昨儿个问个问题都能把你问的落荒而逃,今儿个倒是知道来打趣人了,这马后炮放的,倒是响亮。

    “呵呵呵呵呵。”房遗爱闻言,尴尬的笑了笑,虽说昨天就这么跑了有些不地道,可是这事儿是玄世璟自己的事儿,自己无论是站在什么立场上,都没有发言权啊。

    “罢了罢了,事已至此,就这么着吧。”玄世璟也有些无力的叹口气:“反正我现在也是走一步算一步。”

    “可别走一步算一步了,一大早我去户部的时候,碰到今年春闱的进士,有几个被分配在户部做小吏,渍渍,我可是听他们一直在议论你。”房遗爱说道。

    “议论我什么?”玄世璟不解。

    “议论你昨天去燕来楼的事儿啊,你昨天去了燕来楼,今天秦冰月姑娘就成了你的侍女了,你说这事儿搁在谁那儿谁不议论啊,尤其是那些进士可都是去参加过御花园的宴饮的,都知道你当着满朝文武大臣的面儿说非晋阳公主不娶,今儿个你就整出这么一出来,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跟陛下解释吧。”房遗爱双手一摊,对着玄世璟撇了撇嘴说道。

    “解释什么,只要兕子信我就是了。”玄世璟笑道。

    “你这小子,还真是自信啊。”对于玄世璟的态度,房遗爱露出的神色之中,颇有些羡慕,羡慕玄世璟能够与晋阳公主之间如此心有灵犀,羡慕玄世璟能够得到如此优秀的晋阳公主。

    “兕子是知道冰月的,年前能够去玄武湖的画舫,可都是兕子的功劳,当时对秦冰月,兕子可真的跟长安城的那些公子哥们一样,一掷千金呢,画舫出事之后,知道秦冰月的,恐怕要加上陛下和娘娘了。”玄世璟笑道。

    玄世璟才不相信,李二陛下没有调查过秦冰月,毕竟当时自己的闺女差点儿被刺客结果掉,最后死里逃生,李二陛下肯定会派人去查探的,一查之下,秦冰月根本无从遁形。

    就是不知道李二陛下是否查出了秦冰月的身世,现在李元景已经倒台,秦冰月的父亲可是当年李元景和李渊两人计划之中的牺牲者。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这用来形容秦冰月的父亲是再合适不过的一句话了,只因为李元景和李渊的野心,秦冰月一家人便成了这野心的牺牲品了。

    “在想什么呢?”房遗爱看到玄世璟独自站在书房中央走神,好奇的问了一声。

    “我在想秦冰月的事儿。”玄世璟如实回答道。

    “你不是已经解决了吗?”房遗爱不屑的看着玄世璟说道,已经解决的事儿,顺其自然就是了,何必再去多费些心思?

    玄世璟摇了摇头:“怕是没这么简单,你刚刚这么一说,倒是提醒了我,陛下可能对秦冰月已经查探过了。”

    “这不是很正常吗?玄武湖画舫这么大的事儿,陛下能不查探吗?再者说,现在冰月姑娘不是没事儿嘛,你还担心陛下对冰月姑娘做什么事不成?”房遗爱笑道。

    “这倒不是,我是觉得奇怪,既然陛下查探了秦冰月,那肯定是知道了秦冰月的身世了,为什么现在太上皇已经仙去,李元景也已经伏法,陛下却没有给秦冰月一个恩典呢?”玄世璟摸着下巴,自言自语的说道。

    “啥?”房遗爱彻底被玄世璟说糊涂了,这秦冰月怎么又跟先皇和李元景扯到一块去了:“小璟,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陛下为什么要给秦冰月一个恩典呢?”

    “这就涉及到秦冰月的身世了,其实当初你说要将秦冰月招入神侯府的时候我就想过秦冰月身世的事,房二哥还不知此事,秦冰月原本也是一官家小姐,先皇在位的时候,她的父亲也是一封疆大吏,后来当今陛下即位,李元景想要收复她父亲为己用而不得,恼羞成怒之下,就设计陷害秦冰月的父亲谋反,然后串通长安城的太监,假传圣旨,秦冰月一门男丁尽数被斩,女眷都被充作官伎,秦冰月也是在那个时候,流落到长安城燕来楼的,那时候的燕来楼,可是李元景的产业。”玄世璟对房遗爱解释道。

    “没想到这秦冰月的身世竟然这般曲折。”房遗爱感慨了一声:“若是这样,那的确是陛下该还给冰月姑娘一个公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