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八十九章:工匠之重

目录:大唐第一少| 作者:UMR| 类别:历史军事

    ♂

    “只怕是不会如此简单吧,璟儿,有什么话直说即可,你在朕面前,无需如此。”李二陛下目光灼灼的看着玄世璟说道。

    兵器的锻造不同于寻常打铁,其中的道道却是多的很,为军中打造兵器的铁匠,五一不都是技术十分纯熟的铁匠,若是能有更高的温度便能将兵器变的更坚固,更锋利,军中的铁匠,岂会不去寻求什么办法?

    这点也是让玄世璟有些叹息的地方,中原大地勤恳的人们,虽不缺乏探究的意识,但心思始终太过中正,加上朝廷工部对于民间工匠的地位一直没有什么提升,所谓的士农工商,工匠的地位,也仅仅比商人要高上这么一筹,即便是探究出了什么新事物,上报给朝廷,不过是几贯钱财的奖励罢了,相对于在这新事物上锁花费的人力物力和钱财来说,实在是九牛一毛,如此恶性的循环之下,若非偶然,能去精心钻研的人,却是少之又少了。

    “回陛下,陛下所想的,是对的,即便是有了这煤矿能够将锻铁时候的炉灶温度提升上去,若是想要极大的改善兵器的品质,还需要一些其他的东西。”玄世璟拱手说道。

    “何物?”

    “陛下,此事小臣一时半会儿也跟陛下您解释不清楚,这等事情,还是需要有经验的工匠来操持,小臣也只是明白个大概罢了,只不过,小臣觉得,朝廷工部对于工匠的待遇,却是......”

    李二陛下见玄世璟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皱了皱眉头,出言说道:“朕说过,有什么事情,你但说无妨。”

    “陛下,现如今无论是朝廷,还是民间,对于工匠的身份地位也好,钱财待遇也罢,都不足以支撑工匠们潜心去探究新的事物,长此以往,吃祖宗留下来的老本,是迟早的事情。”玄世璟说道。

    今日玄世璟进宫来主要的目的不是说煤矿的事情,而是工匠,若是没有工匠,有再多的煤矿、铁矿,又有什么用?

    为什么中原的冶铁技术一直到明代,还没有什么大的改进,而倭国却是逐渐的摸索出直到后世还是最先进的锻造技术。

    这当中,工匠发挥的作用,是十分重要的。

    丝毫不夸张的说,工匠发明出的东西,能够极大的推动人类文明的进展。

    但是重要如工匠,从古至今,朝廷却是从来没有重视过。

    李二陛下听了玄世璟的话,一双鹰隼般的眸子眯了眯,心中仔仔细细的思量了一番,虽说不得不承认玄世璟说的对,但是这件事情,想要坐起来,却是非同寻常。

    李二陛下明白,玄世璟的言中之意就是要改变工匠的地位,若是真的如此做了,这对于大唐来说,可谓是一次颠覆性的改革,这是一条先贤们所没有走过的路,李二陛下虽说心中自有丘壑,但是若是这旨意真的下发下去,给朝堂或者是大唐带来的震荡,绝对不会小了去了。

    所以,虽然知道工匠的重要新,但是玄世璟的这个提议,这个想法,李二陛下却是不会去实行的。

    “璟儿,有些事情只是你一厢情愿,你把事情,都想的太简单了,朕何尝不知道工匠的重要性,只是士农工商,千百年来的格局便是如此了,朕的旨意一旦下去,这格局该如何改变?这工又该放置于何处?”李二陛下语重心长的说道。

    听到李二陛下这话,玄世璟便明白,自己的意思,李二陛下是会意错了,也是,在这个封建王朝,谁会去说人人平等,和谐万家呢?

    一个国家,如同一个人一样,百姓是四肢,朝廷是头脑,军队是利器,商人是血液,而工人呢,可比之内脏了,无论是谁,缺一不可啊。

    站在殿中的玄世璟低下了头,果然如同李二陛下所说,自己想的,还是太简单了......

    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至少,若是朝廷不管,玄世璟可以尽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而李二陛下不好明着出面,但是暗中支持,却是可以的。

    “听陛下一席话,小臣这才恍然大悟,的确是小臣心急了。”玄世璟真心实意的朝着李二陛下拱了拱手。

    “你能明白便好,百姓如水,君王如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说的白一些,这天下,不是朕一人的天下。”李二陛下感叹道。

    这天下,不是李二陛下一人的天下,此话一出,李二陛下的形象在玄世璟心中不知不觉的又高大了几分,这便是千古一帝的风采吗?这份从容,这份气度,便是常人难以企及的。

    “不过,小臣不会放弃。”玄世璟面带微笑的看着李二陛下说道:“事情虽难,但是这困难,向来都是给人用来克服的,小臣不才,受陛下厚恩,如今陛下为难的事情,就让小臣来做吧。”

    李二陛下一愣,没有想到玄世璟竟然说出这番话,心中也不免微微的有些触动,这孩子.......

    “那璟儿可是有什么打算?”李二陛下问道。

    “打算先将春闱这件事儿应付过去。”正经事说完,玄世璟又恢复了往常看上去有些不着调的样子。

    “混过去?”李二陛下目光不善的打量着玄世璟。

    “是啊,小臣那神侯府上,现如今人手不足,春闱场里又有那么多事情,即便是小臣和下属们不眠不休,也是分身乏力啊。”玄世璟故作无奈的说道。

    “你小子到是会找借口,晋阳今日去你神侯府,想必已经替你想出了对策吧。”

    玄世璟闻言,不由得老脸一红。

    兕子想出的办法,无非是她自个儿来跟李二陛下恳求,为道政坊小二贤庄里的人求一告身,但是玄世璟想了一下,这事儿还是不要兕子出面了,兕子是公主,属于后宫,玄世璟不想让兕子在朝堂上留人口舌,所以宁可自己在李二陛下面前开这个口。

    “陛下,兕子的确是替小臣想了法子,只是,这件事情,小臣不想借兕子之手,如今,小臣到时有一桩买卖,想与陛下谈谈。”玄世璟躬身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