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七章:江慕晴的投名状

目录:大唐第一少| 作者:UMR| 类别:历史军事

    ♂,

    这算是江慕晴打算送给神侯府的一份投名状。

    听说那日在长安城外行刺晋国公夫人的那些刺客个个身手不凡,晋国公夫人身边儿的两个丫鬟都是身手比较不错的,但是那些刺客竟然毫发无伤的从容离去,再结合那日郑家人说话的语气,便能察觉出,这些刺客,不是普通的刺客,而是郑家专门豢养的,极有可能是一批死士。

    这种人,需要背景干净,从小被带入家族之中培养,虽说是死士,但培养起来十分不容易,自然,在这些家族之中,也显得十分珍贵,若是这一次江慕晴的行动能够成功,成功的将这一批刺客收入网中,对于郑家来说,无疑是天大的损失。

    王珪一死,除却不能让玄世璟逮住王敬直好好的发泄一通之外,更是让神侯府的人窝了不少火气,整天在外头累死累活的好不容易有些眉目了,却是得来这么一个结果。

    锦衣卫们可不管王珪对大唐有多大的功劳,生前为人有多么的令人敬重,这些都与锦衣卫们没有什么关系,只不过王珪死了,锦衣卫们心里都怀着一种不跟死人见识的心态,觉得没必要去讨那个不吉利罢了,可是即便如此,心里还是一直窝着口气啊,不发泄不舒坦。

    这些都是江慕晴早上跟锦衣卫在演武场切磋的时候闲下来跟锦衣卫们闲聊的时候知道的,既然如此,江慕晴到是不介意给锦衣卫们找个发泄的方法,而这批刺客,便是最佳的选择。

    只是江慕晴一个人,想要盯住郑家,实在是有些吃力,即便是白天可以在悄无声息的潜伏在郑家,可是到了晚上呢?人是不可能日日夜夜不睡觉的,但是也不能指望锦衣卫,毕竟到了晚上,锦衣卫是必须要回神侯府的,而且依锦衣卫现在的功夫,还没有办法做到悄无声息的混入郑家,暗中监视。

    所以如何有效的看住郑家,成为了江慕晴的一块心病。

    或许白天,可以让人光明正大的进入郑家呢?蓦然间,一个想法在江慕晴的脑海中生出。

    若是让神侯府的人假装成下人,进入郑家,或许不但可以在这件事情上起到作用,日后,也一定能够用的上,但是,这件事情,最重要的是就是人选。

    或许进入郑家以后,就会一辈子在郑家做一名普普通通的下人,一辈子没有什么往前走的机会了,神侯府的锦衣卫们,又有谁能受得了这般待遇呢?

    看来这事儿单凭自己一个人,根本就做不了,还是得回神侯府,从长计议。江慕晴暗自想着。

    到了傍晚,江慕晴从郑家“收工”之后没有直接回赵府,而是回到了神侯府,找到了房遗爱。

    到了晚上用晚饭之后,江慕晴才将自己的打算说给房遗爱听,房遗爱得知江慕晴的想法之后,迅速派人去将玄世璟请了过来。

    现如今的玄世璟这几天也是住在神侯府的,东山侯府现在正在里里外外的打扮布置,玄世璟就算回到府中也帮不上什么忙,倒不如先住在神侯府,还僻静一些,而且这几天的事情也不少,住在神侯府,也方便玄世璟随时应对。

    依旧是神侯府的书房,只是这次,却是多出了江慕晴。

    三人聚在一起,常乐在午夜之前会亲自带着神侯府的人在府中巡视。

    “你是说要盯住郑家,从而抓到那些刺客?”玄世璟看着江慕晴问道。

    “没错,我有七成的把握,那些刺客,是郑家豢养的死士,若是寻常刺客,绝对不会在冲乱了侯府的队伍之后,毫发无伤的从容离开,照侯府的人描述当天的情形来看,那些刺客进退有度,配合默契,这样的人,显然是经过长期的训练的。”江慕晴回答道。

    虽说江慕晴在外头从来未曾与人以性命相搏杀,但是习武之人之间的一些基本的常识却是知道的,若是一大帮人互相配合的这么利索,除却经常做这种事情磨练出来之外,那就只有平日里下苦功夫来训练以达到目的了。

    很显然,这么短时间内在长安出现的刺客,并不是外地人,而且,长安城这几年也没有过这么多刺客出没刺杀朝廷官员的案子,所以,就这点来说,这些人相互之间配合如此熟练,并不是久经实战磨砺出来,而是平日里就是如此训练的。

    “郑家的死士.....”玄世璟摸着下巴思索着:“若是这般,那这批刺客,还真是非找不可了。”

    “是啊,若是一下子端掉郑家这么多刺客,就算郑家财大气粗,也得肉疼一阵子,现在因为王老大人去世,再想整治王敬直,怕是有些不太好下手了,既然这样,这个锅,总得有人出来背,我看,那批刺客就是个不错的选择。”房遗爱也出言附和道:“反正那些刺客无论早晚,都是要解决掉的,随着咱们神侯府与王敬直之间的愈演愈烈,万一王敬直被逼的狗急跳墙,再次调动那些刺客对侯府不利,这就麻烦了,咱们与那些刺客之间,是咱们在明,他们在暗,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就是这个理,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蹦跶出来,做出什么更过分的事儿。”

    “没错。”玄世璟重重的呼出一口气说道:“所以,对于江姑娘说的这个法子,我同意。”

    “侯爷,只是这人选,不好找啊。”江慕晴皱着眉头说道。

    “人选......的确,又要忠心,又要机灵,更重要的是,这个差事可能搭上一辈子的前途,的确让人为难。”玄世璟也在为人选的事儿犯难,神侯府的锦衣卫无疑是最好的人选,只是将锦衣卫打扮成普通的一家丁小厮混入郑家,有些难度,毕竟这些日子锦衣卫一直在大街上到处打探消息,或许郑家的人已经对锦衣卫有些脸熟了。

    “那咱们怎么办?”房遗爱看向玄世璟,方法是不错,但是重要的是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就像人有三急,到了茅厕门口却发现里面已经没了坑位一样,让人憋得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