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九章:想去春闱

目录:大唐第一少| 作者:UMR| 类别:历史军事

    上一章章节的名字出现了差错应该是三百零八章来着而且题目也没有写,but,并不影响阅读,脑子一时怎么就迷糊了呢?

    “璟哥哥,开了春,宫里的传言再起,说的就是与吐蕃和亲的事儿,到现在也不知道确定了人选没有。”晋阳抿着嘴说道:“若说大唐的公主,到现在没有被指婚的,就剩下我了”

    “这个你可以放心,和亲的事儿,落不到你头上。”玄世璟说道:“现在陛下已经让江夏王在宗室女之中择一人与吐蕃和亲了,最多到今年秋天,这事儿就尘埃落定了,那禄东赞也不会再长安城呆这么久,他又怎会放心吐蕃国内呢。”

    要说禄东赞的地位,说不稳固,吐蕃境内暂时没有人能够取代禄东赞,但是要说稳固,吐蕃的贵族们却又对禄东赞虎视眈眈,要是禄东赞真的在大唐停留太长时间,这对他再吐蕃国内的地位是十分不利的,毕竟禄东赞手臂的长度还没有达到能够在大唐境内遥控吐蕃朝政的地步。

    “不管是哪家女子与吐蕃和亲,都要背井离乡,离开大唐”

    同为女子,晋阳更能体会到身为女子要出嫁从夫的那种无奈,离开熟悉的生长环境,去到吐蕃,面对的都是陌生的人,陌生的事,一切都是陌生的,以前常常听到宫里的老嬷嬷说那些和亲出嫁的公主再异域生活的有多么的惨淡,不是每个人都是王昭君。

    “现在是大唐强盛,吐蕃来大巴结咱们,往常是咱们中原积弱,才会上赶着往外送人,环境不一样,自然和亲公主的地位也就不一样了,我不信咱们大唐和亲过去的公主,那些吐蕃人敢不尊敬。”玄世璟说道,对于大唐和吐蕃和亲一事,玄世璟一直保持着不赞成,不反对的态度,但是要是禄东赞想要天价嫁妆,那事情的性质就不一样了,这是大唐,又不是印度。

    “话是这么说,可是毕竟身为女子,出嫁从夫,这一嫁出去了,大唐就仅仅成为了娘家而已。”

    玄世璟笑了,转过头来看着晋阳,打趣道:“小丫头懂的还不少呢,听璟哥哥的,无论是男是女,或者是公主,又或者是平民,人这一辈子太短暂,一定要活出自己的光彩,不要去按照别人给你规划好的去生活,因为那是别人,而不是你自己。”

    大唐公主,荣耀着有,譬如平阳公主,个性强烈的也有,譬如高阳公主,而最令人心疼的就是历史中的晋阳公主,优秀的孩子最容易招老天爷的嫉妒

    想起那个十二岁早夭的孩子,玄世璟心中忍不住一阵抽痛。

    玄世璟脸上流露出的一抹痛意自然没有逃过晋阳的眼睛。

    “璟哥哥,你怎么了?”

    玄世璟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小姑娘,音容稚嫩,脸上关切之色溢于言表。

    现在的晋阳,活生生,好好的站在自己的面前不是吗?自己既然生活在了大唐,那对于这些事情,一定会有办法扭转他们的结局,比如说现在的晋阳,并没有从娘胎里带出先天不足的症状,骑马射箭不在话下,身体虽然看上去瘦弱,但是却是十分健康的。

    “无碍,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罢了。”玄世璟的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一个足以让晋阳安心的微笑:“走吧,咱们去前面的桃林中转转。”

    “恩。”晋阳低声应了一声,但是隐藏在眼中的担忧仍未消散。

    虽说是出来游山玩水,但是玄世璟与晋阳之间的话题,却仍旧离不开大唐的朝堂,一个是大唐的公主,一个是大唐的侯爷,除却这些,也就没有别的话题了,玄世璟却是不想晋阳的所有生活都围绕在老李家的天下之中,作为一个公主,这样的生活方式,太累。

    “兕子,对今年的春闱可有兴趣?”玄世璟出言问道。

    “春闱?这些日子过的太过枯燥,竟然将这等盛事都给忘了。”晋阳一拍脑袋,神色之中略带了些懊恼:“差点错过呢。”

    “哈哈。”玄世璟一笑:“有没有兴趣玩一回?”

    “玩什么?”晋阳有些不明白玄世璟想要做什么,春闱乃是朝廷选拔人才的大事,是大唐举国之盛事,这有什么好玩的。

    “当然是一起去参加春闱啊,看看咱们二人在天下精英士子之中,学问几何啊。”玄世璟笑道:“说不定咱们晋阳公主文采斐然,经略不俗,能成为这科举开创以来,第一个女状元呢。”

    “状元?什么意思?”晋阳脸上的疑惑更浓了一些。

    玄世璟一愣,这才想起来,这状元的称呼虽说是在唐朝的时候就有了,但是却是在出现殿试之后,分为三甲,一甲三人赐“进士及第”,唤作进士一甲第一名、进士一甲第二名、进士一甲第三名,也就是所谓的状元、榜眼、探花,合称为殿试“三鼎甲”。

    现在殿试都还没有出现,自然是没有状元这个称谓了。

    “我的意思是,成为这春闱考试之中的头一名。”玄世璟讪讪的笑了笑。

    “怎么可能,大唐有识之士如过江之鲫,多不胜数,再者说,春闱对与大唐来说,可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父皇又怎会允许兕子胡闹。”

    “不试试怎么知道,兕子没有心动?不要说谎哦?”玄世璟一脸坏笑的看着晋阳。

    “话是这么说可是”晋阳脸上的神色稍有动容,可是顾及到春闱是大唐今年开春以来最重要的盛世,自己和璟哥哥若是这般胡闹,会不会令自家父皇震怒。

    “没什么可是的,兕子可是怕一出手,就让大唐的泱泱士子们无地自容”

    “不是,大唐能人辈出,才高八斗者不知几何”

    “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我也是对这春闱好奇的很,所以,到时候,自然由璟哥哥我,陪着小兕子一同进那春闱的考场。”玄世璟自信的笑着。

    说来,玄世璟对科举考试还真是十分的好奇,受到后世的一些影视剧以及文学作品影响,玄世璟早就起了要去一探究竟的想法,顺便也感受一番大唐时候的考试,那种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情形,也是好久都没有经历过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