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四章:肤白貌美大长腿

目录:大唐第一少| 作者:UMR| 类别:历史军事

    若是寻常时候,小吉是不会提起这种事情的,这是早上王氏离开宅子之前吩咐小吉的,让小吉来问问玄世璟是什么意思,玄世璟现在身边没个照顾的人,实在是不方便,小吉的性子不适合,小欢那边王氏又离不开,所以只能重新物色人选了。

    “恩?你怎么会关心起这种事情了?”玄世璟笑着问道。

    “侯爷,这是夫人让奴婢问的,夫人这几日一直寻思着要给侯爷重新物色个侍女呢。”小吉说道:“现在侯爷您自个儿也觉出来了吧,自打珑儿姐姐不在您身边儿伺候之后,您看您连夜里吃个饭都要自己去厨房。”说着,小吉一脸‘侯爷真是太可怜’的表情看着玄世璟。

    闻言,玄世璟哑然失笑,这话中存了打趣的的意思,可是说的倒是实在,笑着挥了挥手:“无妨,若是娘亲觉得有合适的人选,直接带过来便是了。”

    “哎?侯爷,您这是应下了?那奴婢可就回禀夫人,开始物色人选了啊。”小吉一愣,随后反应过来。

    玄世璟点了点头:“恩,应下了,省的我大晚上的自个儿去厨房做饭吃,渍渍,实在是可怜了些。”

    小吉面色一囧,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打趣自家侯爷被发现了

    “侯爷我倒是觉得,既然娘亲都这么问了,想来是有了人选了,你闻到了什么风声?”玄世璟问道。

    小吉摇头,一双眼睛无辜的看着玄世璟。

    “侯爷,这个奴婢就不知道了,要不,您去问问夫人?”

    “算了,大差不差就成,想要达到珑儿那样,是不可能的,只希望尽量靠谱一些就好。”

    “这个侯爷您就放心吧,这毕竟是要一直伺候侯爷您的,夫人又岂会随意挑选个人就过来了肯定是”说到形容人,小吉显得有些词穷。

    “肯定什么?”玄世璟问道。

    “肯定”小吉顿了顿,随之眼睛一亮:“肯定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温柔体贴,细心周到啊。”

    玄世璟一歪头,这形容的,不像是找丫鬟啊,要真这般,那这丫鬟可就真是高标准严要求了。

    “没了?”玄世璟看着小吉。

    “没了。”小吉鼓着脸摇了摇头。

    “没有什么肤白貌美大长腿?”看到小吉这般模样,玄世璟打趣道。

    小吉一脸疑惑的看着玄世璟,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侯爷的意思是要长相漂亮的?

    一句话,任由小吉自己瞎寻思,玄世璟哈哈一笑,继续向前走去。

    在后院里这一逛,就是一个多时辰,直到外面有人进来禀报说魏王殿下到了,玄世璟这才带着小吉从后院到了前厅,走进前厅,玄世璟便看见李泰已经坐在厅中了,旁边还坐着一名一身月白长衫的俊俏少年,那少年见到玄世璟进来,脸上一喜,当即站了起来。

    “璟哥哥。”

    “兕子?”一进门,玄世璟便认出了这书生打扮的晋阳,毕竟往常在鹿山书院的时候,玄世璟没少见晋阳穿男装的样子,那模样,走在长安城大街上,说是男女通杀也不为过。

    “咳咳。”坐在一旁的李泰站了起来,走到两人身旁,一脸不满的看着玄世璟:“本王可是一下了朝会就去了暖阁,想方设法的将兕子带出来的,你们两个是见了面了,本王怎么觉得自己这么多余啊。”

    “魏王殿下这话说的”玄世璟笑呵呵的看着李泰:“大实话!”

    “你!”李泰一噎,随后笑了笑:“小子,行啊。”说话间,将手臂搭在了玄世璟的肩膀上,狠狠的一勒:“过河拆桥玩的挺溜啊。”

    玄世璟冷不丁的被李泰这么一勒,一个踉跄,站定之后,面带笑意的说道:“开玩笑,走吧,咱们出去转转,魏王殿下这庄子没怎么来过吧。”

    这庄子当虽说是李泰帮衬着建设成现在这般模样,但是李泰好歹是个亲王,之前年纪轻的时候被玄世璟忽悠着来庄子上挖了两铲子河道之后,就学聪明了,学会了在长安城遥控东山县事物这一招,干脆就让杜楚客代劳了,所以这么多年,李泰倒是真没来过这庄子上,尤其是冯浩接手了庄子上的事务之后,钱堆那里要钱有钱,要人脉有人脉,就没有什么地方能够麻烦到李泰的了。

    仍旧没有带仆从,玄世璟带着李泰和晋阳就出了宅子,宅子门口的小厮看管着三匹健马,看来其中一匹便是为玄世璟准备的,不过玄世璟疑惑了,来庄子上转悠转悠,踏青什么的,骑马作甚?

    “璟哥哥,今日上午,咱们先不在庄子上游玩可好?”站在玄世璟身边儿的晋阳出言说道。

    “那兕子想”玄世璟看向晋阳。

    “兕子想去献陵,去探望六皇叔。”看着晋阳难以开口的样子,作为哥哥的李泰,便将话替她说了出来。

    晋阳幼时,李元景对于晋阳也是十分宠爱,回宫的时候也会经常抱着晋阳在宫里,去做她想做的事情,只是这份宠爱到了后来,却渐渐的变了味道,但是无论如何,李元景对于晋阳来说,依旧是那个小时候宠爱着自己的六皇叔,依旧是那个可以带着自己在宫中为所欲为的六皇叔,现在李渊死了,李元景被发配到献陵守陵,这一待,还不知道要待上多少时日,所以晋阳想着,今日有机会出宫,就去献陵看望一番李元景。

    但是六皇叔和璟哥哥之间的过节不是一般的大,所以对于这件事,晋阳也是有点儿难以开口。

    玄世璟听到李泰的话之后,皱了皱眉头,之前晚上做的那个梦,到现在玄世璟也是记忆尤深,因为那个梦,玄世璟对于晋阳和李元景之间的相处,总是报以警戒心的,现在晋阳要去看李元景,玄世璟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若是去,玄世璟与李元景两人见面,除了尴尬以外,就再没有别的了,但是不去

    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晋阳,小脸之上满是纠结。

    罢了

    玄世璟笑了笑:“既然如此,就莫要耽搁时间了,走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