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七章:神侯府落户

目录:大唐第一少| 作者:UMR| 类别:历史军事

    早在李二陛下搬出太上皇遗诏的时候,底下的朝臣们心中便猜想到,陛下这是打算保荆王元景一命了,这是难为这戴胄了。

    李二陛下看着站出来的这几位臣子,心中也稍微定了定,若是仅有玄世璟一人站出来,未免成为众矢之的,如今有这几个重臣在一旁保驾护航,李二陛下也算是放下心了。

    李二陛下一开始便打算借由玄世璟来将这些朝臣引出来,因为无论从哪一方面讲,这些人,都是必须要站出来维护玄世璟的。

    准确的来说,李二陛下是将目光放在了玄世璟背后站着的人的身上。

    如此看来,李二陛下意料之内的效果算是达到了。

    站在文臣之首的长孙无忌默默的环视四周一圈,随后抱着勿板站了出来。

    “臣亦附议。”

    朝堂上这般局面,众人心中都有了谱,这荆王元景的命,算是保住了,只不过要看陛下要如何处置了。

    “善。”李二陛下点头道:“如此,便遵从太上皇遗诏,免荆王元景一死,着大理寺立即查抄荆王府,传旨李绩,前往荆州,暂时接手荆州一应事务。”

    玄世璟是回到了长安,可是李绩仍然在南方,玄世璟的任务仅仅是将李元景带回长安,可是李绩要忙活的事儿,便多了去了,首当其冲的便是荆州李元景留下的烂摊子,荆州所辖六县的政务,牵扯其中的官员,还有在荆州郊外的那几万人的军队,都需要李绩暂时坐镇荆州去管理。

    李二陛下在朝堂上下了口谕,这诏书便将由两省拟定,介时送到李二陛下的御案上加盖玉玺,再着人送到李绩手上便是了。

    “至于荆王元景......”李二陛下略微沉吟一番,开口说道:“从今往后,荆王元景落户长安王宅,闭门思过,未有旨意,不得擅自离府!”

    李二陛下一句话,李元景的事情便到此告一段落了,没有被发配流放去受那颠簸流离之苦,但是下半辈子的自由,却是之限于那并不怎么奢华的王宅之中了。

    荆王李元景的下场难免令人唏嘘,可这一切无非是他咎由自取。

    大事处理完了,剩下的,便是玄世璟手头这点儿对于造反来说微不足道的小事儿了。

    玄世璟将手中的折子让德义递到了李二陛下的手中,李二陛下当着朝臣的面儿翻看了玄世璟的折子,仅仅是看了看,便将折子放到了一边儿,饶有兴致的拿起了玄世璟送给他的那块儿腰牌。

    腰牌是纯金打造的,上面还镶嵌了一条玉质的飞鱼。

    放下手中的牌子,李二陛下朗声对着玄世璟说道:“璟儿,既然朕给了你开府的权利,那你便放手去做便是,朕对你的期望很大,莫要让朕失望。”

    “是,小臣定不服陛下期望。”玄世璟跪在殿中,神色严肃的应声道。

    李二陛下在朝堂上将这话说出来,也是给了大臣们一个态度,在荆王谋反这件事情上,玄世璟可谓是大出风头,李二陛下这么做,也未尝没有为玄世璟保驾护航的意思。

    李元景的事情一出,李二陛下给予玄世璟开府之权的事便再也没有人去质疑什么了,仅仅就着一件事,玄世璟的功劳便是足够大了,加上年前玄世璟查办的几件案子,若是没有开府的好处,说不准玄世璟的爵位,足以往上再提上那么一提,借着他父亲往日的荣光,再次恢复晋国公的尊荣。

    如今这晋国公的爵位,可是比这开府之权要来的尊贵的多,所以,朝臣们心中也能稍微的平衡一些了。

    虽说好处都被玄世璟占了,可是这也是人家应得的不是,十多年前人家可是差点儿命丧黄泉,经过十多年的不懈追查,才揪出这么一桩惊天的案子。

    下了朝,玄世璟与程咬金等几位叔叔伯伯打过招呼之后,便出了宫,直奔了神侯府。

    此时的神侯府,锦衣卫们已经集结在一起,换上了玄世璟特意为他们量身缝制的飞鱼服,锦袍玉带,身后黑色红里子的披风,每人腰间都挂了铜制的腰牌,上面龙飞凤舞的刻了锦衣卫三个打字,周边更是装饰了华丽的飞鱼纹。

    三十多号锦衣卫站在神侯府的演武场中,分行排开,腰间挎着笔直的唐刀,后腰处还别着一柄锋利的匕首,十分隐秘。

    在年前玄世璟想好了要成立神侯府的时候,关于锦衣卫们的武器制式便有了大概的猜测,后世有大名鼎鼎的大名十三式,可是那个东西现在一时半会儿肯定弄不出来,而且那东西工艺复杂,如今大唐的工匠能否达到那个程度,玄世璟是不得而知的,所以,普通锦衣卫们的武器,便暂定为一柄百炼钢所制的唐刀,一柄精钢匕首,日后时机成熟,自然武器还会更新换代。

    玄世璟骑着马到了神侯府门口,门口的门房迎了出来,从玄世璟的手中接过缰绳,玄世璟便直接进了神侯府。

    此时的玄世璟连朝服都没有换,便直接到了神侯府的演武场,见到锦衣卫们都集结齐了,便大步的走到了他们的面前。

    高峻、常乐还有珑儿三人亦是一身飞鱼服,只是三人穿着的是副指挥使级别的衣服,比之普通的飞鱼服,胸前的纹饰,更加华丽,且略有不同。

    “侯爷!”三人见到玄世璟过来,齐刷刷的拱手抱拳对着玄世璟行礼。

    玄世璟点了点头,目光扫视着站在演武场上的三十余名锦衣卫,眼中露出满意的神色。

    别的切不说,便是这纪律性,便让玄世璟十分的称心。

    “本侯知道,之前兄弟们在二贤庄,过的都是自在洒脱的日子,即便是有钱叔的管制,以往跟着钱叔在一块儿,也没有多少规矩,毕竟大家是自家人,可是现在不同了,你们穿上你这身衣服,便是朝廷正儿八经的官员了,无论品级如何,俸禄如何,既然入了神侯府,做了锦衣卫,便要扛起这份属于自己的职责,你们,可有了准备?”最后一句,玄世璟大声的问了出来。

    “有!”

    演武场上,锦衣卫们的回应,声势滔天,从坚定的声音之中,透漏出了坚韧必定的决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