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六章: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目录:大唐第一少| 作者:UMR| 类别:历史军事

    而这一番动作在山谷两边的人的眼中,便是马车里的人穿了命令让三人前面探路,随后又让后面的人将前面的人追回来。

    这样一来,马车的周围,便只剩下了六个人。

    “头儿,已经出去了六个人,这不会是他们的计谋吧?”豹子看向领头的中年男子问道。

    “马车里的人现在还没有动静,这就说明他们领头的还没跑,这才是咱们的目标,现在,咱们只需要紧紧的盯住马车便是。”领头的男子说道。

    “可是,头儿,那马车里的大官儿,到现在可都没露面呢。”豹子说道。

    “懂什么,实话告诉你,这次咱们截杀的,是长安城里面的一个侯爷,干成了这票儿,一万贯就到手了,到时候咱们就能隐姓埋名找个繁华的地方儿,挥霍上一辈子了。”领头的男子说道:“当官儿的都这德行,怎么可能跟手底下的兵油子混在一起,当然是坐在马车里面指挥了,没看见那个少年和那两个护卫一直围着马车转悠吗?肯定是那侯爷的贴身护卫了。”

    玄世璟出门走的匆忙,也没准备什么衣服,身上穿的便是平常的青色圆领长袍,远远望去,倒是跟普通护卫分辨不出什么不一样来,二则是这群人没有想到,长安城里,会有这么年轻的诰封侯爷。

    “侯爷,这回?”石虎看向玄世璟。

    玄世璟回过头来看着自己身边的三个护卫:“你们三个,你们三个走在马车前面,石虎,你和我,护卫住马车,高峻驾车,一旦现什么不稳妥,立即冲出去,不要犹豫,不要顾忌,明白了吗?”

    众人闻言,点了点头。

    “接下来,便是考验大家唬人的本事了。”玄世璟笑道:“前面什么动静都没有的时候,一定要装作马车里有人的样子,一旦有了动静,扔下马车,赶紧跑,明白了吗?”

    “是。”众人应声道。

    随后,玄世璟笑了笑,对着马车微微躬身,从远处看来,似乎是在对马车里的大人物说些什么的样子。

    “头儿,你果然没猜错,坐在侯爷里的那个,是个侯爷,先前那打马在前头的侍卫却是现了咱们,他们派出两队人往前走,估计是想试探咱们的反应,还好咱们没动。”豹子喜形于色的说道:“看他们这样子,马车估计是要往前走了。”

    “没错,传令下去,让兄弟们准备,东西都对准那辆马车,一旦困住了马车,就赶紧冲下去,下边儿所有的人,死活不论。”领头的中年男子下令说道。

    “是,头儿。”随后,豹子便转身去跟埋伏在山坡上的人传达为男子的命令去了。

    一万贯,还真是触手可得......

    在这种地势下,被巨木滚石砸中的马车,里面的人不肯能活得下来,就算侥幸没被石头砸死,大不了事后兄弟们下去补刀便是了。

    想到这里,为的青年男子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侯爷,两边山坡上的草丛有动静。”走在前面低声说这话的,名字叫严义,就是先前珑儿说的那个耳力乎常人的那个侍卫,也是根正苗红的二贤庄出身,刚刚珑儿挑选人的时候,为了让玄世璟更能应付的过来,便将严义留在了队伍中,还能时刻探查着敌人的动静。

    “看来他们是要行动了,准备吧。”玄世璟说道,随后看了马车车架上的高峻一眼。

    高峻微微点了点头,隐藏在袖子中的手一番,一并短刃便出现在了手中,放在了车架的绳子上,这绳子刚才高峻已经做过了处理,将原本系在两边的绳子,连在了一条绳子上,这才绑在了车架上,只要这根绳子一断,高峻便能立即将这车架作为着力点,翻身跃上前面的马匹,同时,马车会被留在原地,而马匹则会从中解脱出来成为高峻的坐骑。

    玄世璟和石虎微微的提了一下马,与拉着马车的马匹并列,这样一来,马车的车厢,便完全暴漏了出来。

    “就是现在。”山坡上,领头的中年男子大喝一声:“动手!”

    这一声传了出去,山坡上立即开始往下滚落巨石,先是巨石,随后便是被点燃的滚木,携着雷霆万钧之势朝着玄世璟一行人直奔而来。

    早在山坡上传出动静的时候,高峻便行动了,手上的匕一翻,绳子便被割断,马车的车架开始下沉,高峻起身脚上在车架上一踩,一个鹞子翻身,便坐在了前面的马匹上。

    马儿没了马车车厢的束缚,自然是撒了欢的开始往前跑,与此同时,石虎和玄世璟也一甩鞭子,急的向前冲,一行六人,都是敞开了马力,往山谷外面冲去。

    站在山坡上的领头的中年男子一看,愣了一下,马车的车厢就被这么留下了?

    坏了!中计了!

    领头的中年男子瞬间反应了过来,马车之中根本就没有人,先前所有的现象都是他们故意做出来将自己等人的注意力全都吸引在马车上的,恐怕真正的东山侯,早就在前面两支队伍中逃走了!

    “头儿,这......”豹子也是一脸不知所措的看着领头的中年男子,不知该如何去做。

    “留两个弟兄下去查看马车,其余的人,给我追!他们今晚肯定会去商州城歇脚,赶紧赶路,明早之前,敢在他们的前面,到下一个地点去埋伏他们。”

    “可是出了商州的地界,就不是咱们的地盘儿了,会不会......”豹子有些顾忌的说道。

    “老子不管这么多,一万贯,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也断然不能让鹰头那混账吃了独食。”领头的中年男子说道:“往常越界这事儿鹰头那老东西可没少做,来而不往非礼也。”

    领头的中年男子是商州境内道上的头,绿林中诨号秦岭虎,因为商州城地处秦岭之中,方圆几十里,都是属于秦岭,不管是主脉还是余脉,而出了秦岭,方圆几十里,便是鹰头的势力范围。

    当然,所谓的地盘和势力范围,都是暗地里做些道上的买卖的范围罢了,就像是混混罩着的某条街道收保护费一个道理。

    巨石滚木全都朝着马车去了,霎时间,一辆好好的马车便被砸的粉身碎骨,而车厢中也没有预想中的有人在里面,除却一些被褥衣物,再也没有别的什么物事了,连个铜钱都没找到。

    所以说,这一趟,秦岭虎是白忙活一场了。(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