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章:小二贤庄

目录:大唐第一少| 作者:UMR| 类别:历史军事

    大宅的门框上面挂着一牌匾,上面蓝底儿金字写了斗大的四个字:小二贤庄

    这四个字形容的倒是恰到好处,二贤庄培养出的大部分人现在都在长安了,这不就正是个小二贤庄了嘛,而且这名号看上去,怎么看都怎么有一种江湖气,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也彰显了住在这里头的人的豪放不羁,这种气息,还真是合了玄世璟的胃口。[    〉

    石虎和高峻跳下马车,随后玄世璟也钻出了马车,踩着前面的车架跳了下来。

    “小侯爷,我先去安置马车,让高峻带着您先进去吧。”石虎说道。

    “好,去吧。”

    玄世璟打量着小二贤庄周围的环境,好一会儿,才带着高峻走进了宅子里。

    进了宅子,高峻便走在玄世璟面前引路,引着玄世璟去那聚义堂,现在这个时候,聚义堂里应该还是在热火朝天的聚会吧......

    刚刚走进院子,玄世璟便听到了聚义堂里面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和热烈的鼓掌声,转过头来看向高峻。

    “他们这是在做什么?”

    “小侯爷,一年一度的聚会,平日里兄弟们这么齐全的聚在一起也不容易,这到了年底,人是最齐全的,所以都会中午摆了宴席,聚在一起吃吃喝喝,闹到晚上。”高峻解释道。

    “原来如此,走,进去看看。”说罢,玄世璟径直进了聚义堂,打眼一看,原来是饭桌上有人在表演掷骰子的绝技,一连出了三个豹子,众人这才鼓掌呐喊欢呼。

    “侯爷,此人是咱们赌坊里的庄家,原先钱堆为了打击荆王在长安城的产业,就在聚宝楼对面开了家赌坊,就让这人在赌坊中坐镇。”高峻附在玄世璟耳边解释。

    玄世璟点了点头,赌坊一般都会养几个这种赌术高的人在里面镇场子,不过这赌博一事,也是术业有专攻,有的擅长骰子,有的就擅长棋牌,总之,一旦遇到那些身怀赌术的“练家子”,为了不让赌场做赔钱买卖,就会由这种人出来打,镇住场子。

    再坐的大多数人都是没有见过玄世璟的,仅有那么几个人,见到玄世璟走进来,辨认出了这是自家的主子,连忙放下手头的筷子酒杯,起身行礼。

    “小的见过侯爷!”

    “拜见侯爷。”

    那些不认得玄世璟的人,看到自家兄弟起身跟玄世璟行礼问候,也就明白了过来,这就是自己的主人家。

    “拜见侯爷!”屋子里的众人齐刷刷的行礼。

    玄世璟的目光扫视了一番众人,微微的点了点头:“都坐吧,大过年的,大伙儿开开心心热热闹闹的挺好。”玄世璟笑道:“顺便给我加双筷子,刚才在宫里吃的,可不怎么痛快,正好,在这边儿还能蹭一顿。”

    在宫里没吃痛快,这玄世璟倒是说了一句大实话。

    听到玄世璟的话,聚义堂里的人立马手脚麻利的给玄世璟搬了一张凳子,放在了正对着门口的主位上,玄世璟也没客气,落了座。

    很快便有人为玄世璟取来了新的酒杯和碗筷,并为玄世璟的酒杯中,倒满了酒水。

    “在座的兄弟,有的是之前见过的,但是大部分都是未曾见过的,今天借着这个机会,也与大家认识一下,我玄世璟,添为大唐东山侯,当然,对你们来说,可能这个身份倒不如为我父亲的儿子来的亲切些。”玄世璟笑道:“不管如何,都是侯府的人,侯府定不会亏待大家,在这里,也跟大家说个挺不错的消息。”玄世璟顿了顿,接着说道:“今日皇宫之中大朝会,陛下旨意,准许我开府建衙,我打算,日后若是真的开了府,便由在座的诸位,作为咱们侯府在朝堂上的班底。”

    这样的一个消息对于在座的诸人来说,都是惊喜万分的,虽说原本都是在二贤庄跟着钱来打理庄子上的事务的,但是也知道这开府的权利意味着什么,一旦家主开了府,自己这些人跟着家主便会有无数的建功立业的机会,这让人如何不激动万分。

    “我等定誓死追随侯爷!”在场的人听到玄世璟说要重用他们,都非常的激动,想想现在,空有一身功夫,只能在玄武楼轮番当护卫,总觉得有劲儿没地方使,玄武楼多大一地方,按照众人的功夫来说,三四人足以,确保万无一失,也不过十人而已,而现在整个小二贤庄里面,可是整整住了有三十多号人!

    玄世璟伸出手示意众人不要这么激动,待众人都坐下之后,复又说道:“只是这开府之权虽然陛下钦赐,但是具体要做什么,陛下倒还没有说,所以,诸位兄弟也不要太激动。”

    众人闻言点头,虽说侯爷话是这么说的,但是这话既然已经说出来了,这就说明众人还是有机会的。

    玄世璟与众人寒暄一阵,随着时间的推移,聚义堂的气氛再次回到了刚才热闹的氛围。

    三十多个人在聚义堂中摆了三个大桌,一桌将近十余人左右,都轮番前来向玄世璟敬酒。

    虽说杯子很小,酒的度数也不高,但是架不住人多啊,只是一会儿,玄世璟便觉得脑袋有些晕沉沉的了,连忙摆手制止了前来敬酒的人。

    玄世璟不会让自己醉的太厉害,因为他心里还在惦记着元日大朝会和赐宴过后,李二陛下一定会召见自己的事儿。

    吩咐下人煮了醒酒汤过来,玄世璟准备先解解酒,也不至于让自己晕乎乎的。

    坐在凳子上四下打量厅中,这些人的酒量倒是好的很,玄世璟无奈的笑笑,自己的身子,还是太年轻啊。

    年轻的身子,经不住这么多酒精的摧残。

    目光四处打量之下,玄世璟现了坐在角落里的常乐和常郢兄弟两人,便起身走到二人身边坐了下来。

    “在这边住的可还习惯?”玄世璟开口问道。

    常乐和常郢见玄世璟走过来关心自己,常乐诚惶诚恐的站了起来:“多谢侯爷关心,小的和家弟在这边住的很好。”

    “小的见过侯爷。”常郢拱手行礼,告罪道:“往侯爷见谅,小的这双腿......”常郢的腿站不起来,自然不能站着向玄世璟行礼的。

    “无妨。”玄世璟笑着摆摆手:“等年后让木匠给你将轮椅打出来,你也就能在院中活动了,就算是想出门,也是可以的。”(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