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反应

目录:大唐第一少| 作者:UMR| 类别:历史军事

    朝臣们的心思若是九曲回肠一个问题要在脑子里绕上九个弯的话,那在座的番邦的使节们相比较来说,就比较直接了,听到玄世璟作为一个侯爷,大唐的皇帝陛下竟然给了他开府建衙的权利,心中都是十分震撼的。

    尤其是禄东赞,要知道禄东赞在吐蕃的地位,算得上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从松赞干布少年时期,禄东赞便在他的身边辅佐,兢兢业业这么多年过去,虽说手底下有人,有关系,但那始终都是上不得台面的,诸如禄东赞这种情况,手中都没有开府的权利,可是这东山侯玄世璟,小小年纪便深受帝宠,得了与皇子一般的待遇,看来要在对待玄世璟的态度上,重新审视一番了,禄东赞暗自想道。

    如今的玄世璟羽翼渐丰,李二陛下也不必像多年前一样顾忌了,就算日后有人要针对玄世璟,玄世璟也会有力量去反击。

    长安城大多数官员都是经历过十多年前的那场动乱的,东山侯府中的高手倾巢而出搅动长安风云,如今玄世璟都要正儿八经的开府了,就更没有人愿意触那个霉头了,谁家府里没几本小账本,万一大晚上的一个不消息落在别人手里,那不是自找麻烦么。

    玄世璟就算是开了府,只要在长安城不触记太多人的利益,所有人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与之较真,玄世璟现在不过是个大理寺的少卿,就算开了府,能做什么,还不是要老老实实的在戴胄手底下查案子.......还别说,二贤庄那一帮子江湖草莽用到这地儿,也算是适得其所。

    只是一道旨意,各方臣子便在心中有了自己的想法。

    大唐的官员无非是想着,事不关己,现在有李绩出头支持,长孙无忌看样子也会赞同,而魏征没了动静,文臣这边一片沉默。

    武将这边挑大梁的程咬金、尉迟恭还有牛进达李孝恭等人,明面上不好说出支持,但是暗地里一定会支持玄世璟,毕竟这几家府邸之间走动频繁,关系可好着呢。

    而番邦的使臣们想法就简单多了,这东山侯是大唐皇帝陛下面前的红人,宠臣,势必要与其搞好关系的,这些日子在长安,这些人也听了不少传言,说盛唐商会是东山侯府手底下的商队,现在几乎众所周知,盛唐商会规模庞大,远走各国,东山侯较好所带来的利益,也许不仅仅是朝堂上的好处。

    比如说北方的西突厥,贵族们大部分的生活用品还是依赖着与大唐商队之间的往来贸易,盐、茶、丝绢布匹等东西,都是贵族们最喜欢拿来享受的。

    还有西域各国,对大唐的瓷器,趋之若鹜。

    “还有哪位爱卿有何意见吗?”李二陛下一双鹰隼一般的目光,扫视群臣。

    殿中的大臣们三三两辆交头接耳,都没有说什么。

    “既然如此,朕的旨意也宣读出去了,就按照旨意办吧。”李二陛下最终一锤定音。

    玄世璟出列,拱手跪在地上叩:“小臣谢陛下恩典。”

    德义从高阶上走下来,将手中的圣旨交到玄世璟手中,玄世璟双手接过这道明黄的圣旨。

    谢了恩,这开府的权利算是正式的到了玄世璟的手上了。

    当然,这只是权利到了手里,后续的一大堆事儿,还是需要上奏李二陛下准许的,比如这开府建衙的地方,这是必须要报备给朝廷的。

    赏赐的事情说完了,接下来便是各地使臣给李二陛下和长孙皇后拜年的奏表了,洋洋洒洒,辞藻华丽,让人听了不由得击节而叹。

    大唐的官员拍完龙屁,就轮到了番邦使节,玄世璟暗自撇了撇嘴,这么枯燥乏味的东西,李二陛下真听得下去吗?

    重于熬过了大朝会,虽说是跪坐在软榻上,但是经不住时候长啊,玄世璟的一双腿都已经跪麻了,偏偏今年这场大朝会玄世璟因为李二陛下的一道旨意大出风头,不少人偶尔会往玄世璟这边看,弄的他只能正儿八经的“端跪坐”在地上,连偷偷的偷个懒都不可能了。

    起身的时候,玄世璟一个趔跕,差点儿撞在戴胄的背后,稳了身子,揉了揉已经麻的两条腿,接着随着人群前往麟德殿,在那里,尚食局已经准备好了大朝会结束之后的赐膳了。

    此时的麟德殿宫女太监进进出出,忙成一片,场面虽然有些乱糟糟的,但是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照常说玄世璟身为大理寺少卿,一个四品官,在安排座位的时候都会离着李二陛下老远,几近到了殿门口了,可是在小太监的带领下,玄世璟却一路到了一品大员与皇室成员中间这个位子,再看周围安排的人,玄世璟这才明白,原来这片儿地儿都是长安城比较优秀的“官二代”的集中地,李崇义,柴令武,长孙冲,房家两兄弟,还有程家兄弟等人全都在此,除却秦英在秦叔宝身旁照应之外,能提的上名字的几乎都在了,两人一席,倒也坐的开。不过玄世璟确是没见到杜荷,按理说杜荷来年将要尚城阳公主,身上也有个武散职,这种场合也能上得了台面,为何不见其人呢?

    摇了摇头,不再探究杜荷的问题,一个与自己几次三番看不对眼的纨绔子弟,又何须在意?

    玄世璟入座的时候,席边已经坐了一人,正是长孙无忌的长子,长孙冲。

    长孙冲这人,玄世璟也就在十多年前在弘文馆听学的时候见到过,也没怎么说过话,所以对于长孙冲这人,玄世璟就连一知半解都说不上。

    玄世璟与长孙冲两人相视一笑,微微颔之后,玄世璟便落了席。

    桌案上已经摆放了些许菜肴和美酒,当然此时还动不得筷子的。

    当李二陛下举杯与众人共饮之后,动了第一道筷子,整个赐宴才算是开始。

    玄世璟与长孙冲没有太多的交集,所以也没好意思凑上去聊天说话之类的,只是象征性的看了看殿中表演的歌舞。

    好在玄世璟的另一边坐着的是李崇义,两人偶尔说上几句话,也不会显得太尴尬。

    “今日朝会,世璟所得赏赐甚厚,为兄在这里祝贺世璟了。”长孙冲举起酒杯,看向玄世璟,开口说道。(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