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丹成

目录:大唐第一少| 作者:UMR| 类别:历史军事

    李淳风点了点头,随后走到放置材料的桌案边,检查了一番材料,便吩咐道童开炉。

    玄世璟和晋阳就在一边站着看,道童在炉下将火升了起来,屋子内的温度陡然间高了起来,又有道童按照李淳风的吩咐,将桌案上摆放的药材一样一样的按照顺序投放在炉内,林林总总将近有六十多种药材,那丹炉当中本就有二指深的清水,这扔进去的药材也早已经被炮制好了。

    玄世璟心想,若是没有自己那一小瓶“毒血”,这一锅药丸子弄出来,也不过就是些大补的药材吧。

    原本道家炼丹一事,涉及道门机密,旁人是看不得的,只是李淳风似乎是浑不在意,更别说晋阳和玄世璟的身份摆在那里,李淳风也吃罪不起。

    离开长安城的袁天罡会有什么结局,李淳风不知道,但是就从昨儿个夜里在太极殿外与李二陛下说的那番话便能听出来,李二陛下对于袁天罡,是动了怒的。

    玄世璟体内的毒,说起来也是与许多药材相冲的,不然当年太医院的诸多太医也不会束手无策,现在李淳风看都不看,直接将血液与这些药材混在一起,摆明了对这锅丹药并不怎么重视,只是用来敷衍李二陛下的。

    毒血,加上这些乱七八糟的药材,谁知道到最后能炼出什么东西,或许是什么效果都没有的废丹,或许......是一种新的,无解的,天下剧毒。

    反正跟长生不老四个字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去。

    想到这里,玄世璟期待的心,也凉了大半,反而一开始并不怎么感兴趣的晋阳,看的仔细。

    “璟哥哥,这炼丹......似乎与熬汤药无异,只不过是炼其中精华凝聚在一起罢了......”晋阳说道。

    “嗯,或许,浓缩就是精华吧。”玄世璟顺着答了一句。

    站在旁边的李淳风笑道:“这可不一样,这次贫道开炉,炼的是药丹,还有一种,便是侯爷所知道的用诸多金属精华所炼制出来的丹药了。”

    玄世璟微微扯了扯嘴角,这些炼丹的道士,真应该给他们改改称呼,还用金属炼丹,怎么不叫炼金术师呢。

    不过道家的这种炼丹的方法,倒是衍生出了一些有用的东西,比如火药之类的。

    说起火药,有点儿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大唐现在已经有了一些基础的火药,却是被用来做成了烟花......用来驱邪.......

    “李道长,之前道家的道长们炼丹,可有出现十分严重的炸炉现象?”玄世璟问道。

    “这倒是经常有过,时而轻,时而严重。”李淳风说道:“若是炸炉,怕是里面放置了一些硝石、硫磺之类的物事。”

    这就对了,这两种东西放在一起再无意之中加点儿别的料,那就成了火药了,将火药放在炉子里加热,不爆炸才怪。

    丹炉下面的火足足烧了一个时辰才熄灭掉,先前看丹炉里那二指深的水恐怕早就烧干了。

    玄世璟和晋阳站着嫌累,早就在旁边的榻上坐了下来,如今丹炉下的火熄了,也是不能直接开炉的,还要先晾一会儿。

    玄世璟原本心心念念的还以为这炼丹有什么奇特之处,原来也就是这样,回去知己整个锅,也能烧出点儿东西来。

    不过锅丹药掺杂了自己的血液,对此,玄世璟心中总是有这么点儿特别之处,今日这丹药炼出来,恐怕下午就得给太极宫的那位送过去试验。

    再呆在这太史局,也没什么好看的了,再看下去,恐怕玄世璟以后对这丸状物,都会有那么点儿阴影。

    将晋阳送回暖阁,玄世璟也就出了宫,也有好几天没去玄武楼了,干脆就不回侯府,直接去了玄武楼。

    而李淳风这边,等着滚烫的丹炉冷却下来之后,这才开了炉,将里面已经烧成末的药材取出来,取了一只白玉盘子,放在里面,成了丹之后,又将朱砂涂在表面,复又放回炉中烘烤。

    再次取出的时候,那丹药的表面泛着艳红的光泽,看上去甚是喜人。

    丹药一共成了六枚,李淳风思索一番,便取出了其中的四枚,收了起来,放在了观星台自己的书房。

    剩下的两枚,则是装了瓶子,放入了怀中,准备去找李二陛下。

    在房间里将那一身洁白的道袍换成太史令的官服,李淳风只身到了甘露殿。

    刚刚用过午膳的李二陛下此时正在甘露殿的偏殿之中小憩,听德义前来禀报说李淳风来了,一个机灵,便醒了过来。

    坐在床榻边上眯了眯眼睛,今日似乎李淳风说要开炉炼丹来着,用的还是璟儿的精血。

    这太史局炼丹一般都是袁天罡动手,李淳风炼丹,还是头一次,不过李淳风也是名声在外,与袁天罡并驾齐驱,这炼丹的本事,想必是差不到哪儿去的,平常藏的深了,遇到用璟儿鲜血炼丹一事,才将他这本事炸出来,倒也有意思。

    坐在床边的李二陛下自动给脑补上了一些东西。

    德义侍奉在一边儿,见自家陛下在发呆,便轻轻的问了一声儿:“陛下,李道长还在殿外候着呢。”

    李二陛下闻言,这才回过神来,说道:“宣他进来吧。”

    “陛下可是要宣李道长进这偏殿来?”德义小心翼翼的问道。

    “嗯,让他进来吧。”李二陛下点头,这用璟儿鲜血炼丹一事,可不宜大咧咧的放在外面说,还是谨慎一些为好。

    “诺。”德义应道,刚转身,却被李二陛下给拦下了。

    “等会儿。”李二陛下开口叫住德义。

    德义转过身来看着李二陛下,躬身问道:“奴婢在,陛下还有何事吩咐?”

    李二陛下沉吟一声,说道:“悄悄的,去死牢之中带个死囚过来。”

    德义闻言,心中一惊,只是面上仍旧不动声色,应了声诺。

    见德义离开之后,李二陛下起身,走到铜镜旁边,自己伸手理了理压得有些褶皱的龙袍,脸色之上,面沉如水。

    李淳风怀揣着那两颗丹药,走进了甘露殿的偏殿,见陛下背对着自己,连忙躬身行礼。(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