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李泰的损招

目录:大唐第一少| 作者:UMR| 类别:历史军事

    “今天早朝,荆王在大殿之上与父皇争论对于小璟有损皇家威仪处罚的事情,与父皇闹的不欢而散,照理说,荆王应该知道父皇对他已经起了猜忌,为何还会如此张扬不知收敛呢?”李泰疑惑的说道。

    “或许荆王张扬一些,这样反而让人看不透。”钱堆思索道。

    “不像。”李泰摸着下巴皱着眉头回忆道:“当时我见荆王的表情,倒是有一种要鱼死网破的决绝,这到让本王有些看不透了,难不成荆王是要破罐子破摔?”

    “破罐子破摔?!”钱堆一惊,这句话若是换个说法的话,那接下来的事情,估计就要闹大了啊。

    “没错,破罐子破摔!”李泰一拳砸在自己的掌心:“我明白了!钱堆,你立马派人去荆王府查探,无论是明着打探也好,暗中让高手潜进荆王府也好,一定要看看荆王在做些什么,尤其是荆王府最近的动向,一丁点儿蛛丝马迹都不要放过!”

    “是。”钱堆应道。

    “我想,小璟所要担心的事情,还是要到来了。”李泰喃喃自语道,不光是小璟不想看到,这也是自己不愿意看到的。

    “殿下,杜大人到了。”书房外传来侍卫的声音。

    “进来。”

    书房门被推开,杜楚客一身白衣,缓缓走到李泰面前。

    “臣见过殿下。”

    “无须多礼,老杜,今日本王召你来,与你有大事相商。”李泰说道。

    “殿下,草民先告退了。”钱堆拱手说道。

    “嗯,钱堆,若是你那边有了什么动静,一定要尽快告知本王。”李泰说着,从怀中掏出一枚令牌:“这令牌你拿着,这是父皇赐下的,拿着令牌,就算你闯入宫门也无妨!”事情紧急,李泰必须第一时间知道荆王府那边的消息,所以,也顾不得这么多了,若是自己在宫中,那钱堆便可凭着令牌,直接面圣。

    “是!”钱堆接过了令牌,应了一声,随后便离开了魏王府去安排人手去了。

    杜楚客目送着钱堆离开,拱手对着李泰问道:“殿下,出了何事。”

    连御赐的令牌都送出去了,看来这次的事情,小不了。

    李泰将账本递给杜楚客:“看看吧,想想怎么对父皇说,一会儿立即随我一同进宫。”

    杜楚客面带疑惑的接过账本,开始仔仔细细的翻看,越是翻看,度越快,手也开始隐隐的抖,到最后,连账本都快要拿不住了。

    “殿下,这!”杜楚客惊恐的看着李泰。

    杜楚客是亲身经历了隋朝的灭亡,和大唐的建立,当年在诸侯的手底下也受了不少罪,也被人当质子扣押过,认识的人自然是比李泰多的多,至于有多少。

    这账本上的人,他都认识!因为全都是武德年间跟随在太上皇身边的大臣!

    而这账本上记载的,明显是到了当今陛下登基几年后,这些人仍旧与荆王李元景有所来往......且来往频繁,钱财数目亦是不小!

    杜楚客不傻,能在乱世中活下来,能在诸侯手底下被当做质子又逃出来,杜楚客的才能不亚于杜如晦,只不过仅仅是对朝堂不感兴趣罢了,若不是李泰诚心相邀,以礼相待,恐怕这魏王府的长史,他也不会做的。

    精明如杜楚客,又怎么会看不出这账本之中的问题。

    常年贿赂大臣,若说李元景没有二心,杜楚客打死都不会相信的。

    “你猜想的不错,这本账本仅仅只是一部分,小璟回到长安的时候,查办了孙耀庭,这孙耀庭便是荆王的人,而且当时小璟还在孙耀庭府上拿到了一批书信,都是与长安城一些官员联络的书信,其中几封信,都是荆王的亲笔。”李泰说道:“小璟被罚禁足武德殿的前因后果你想必心中也清楚,现在,就连父皇都笃定,荆王在荆州私自募兵,意图谋反,这整件事情的导火索,便是荆王在襄州丢失的那三十万贯的钱财!”

    “竟是如此!”杜楚客感叹,如此的话,到现在,他心中的疑惑,便全都解开了,为什么十多年前东山侯会中毒,为什么十多年前荆王在太上皇那边走动的如此频繁,为什么荆王在长安城苦心经营这这么大的产业而不是将家业都带到荆州去,为什么孙耀庭被查处之后痛痛快快的将所有的罪名都揽在自己的身上......

    一桩桩,一件件,此时的杜楚客倒是有些拨云见日的感觉了。

    “殿下,既然已经知道了荆王的目的,殿下若是想着手查办的话,便奔着这个目的,直接去搜集荆王的罪证便是。”杜楚客说道:“这账本便是其一,只不过上面记载的东西都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作为证据,倒是显得有些单薄了。”

    “本王刚才已经让钱堆回去派人紧紧的盯住荆王府了,对了,倒是咱么这边,有没有一些长安城的风吹草动?与荆王府有关的事情。”

    闻言,杜楚客思索一番:“前日倒是有听下人们闲谈过,说荆王府前两天有一些人,押送这一些东西出了长安城,不知,这算不算.......”

    “押送东西出了长安城?”李泰疑惑道:“难不成荆王又在从长安往荆州运送财货?”

    三十万贯的饷银在襄州被盗走,肯定是要想办法弥补这个窟窿的,现在估计荆王最大的依仗,恐怕就是荆州的军队了。

    想到这里,李泰眼睛一亮,对着杜楚客说道:“老杜,派些机灵点儿的人,去追查荆王府运走的那些东西,找个机会,在半道儿上,给他劫了!”

    不是偷偷的往荆州运钱吗?这下本王让你依旧不成饷银!李泰恶狠狠的想道。

    “殿下,这......不妥吧。”不得不说,杜楚客算得上是个谦谦君子,这种强盗的事情,万万没有想到有一天会落在他的身上。

    “无妨,反正他都丢了三十万贯了,也不差这一点儿半点儿,我这六皇叔,有钱的很。”李泰笑道:“你赶紧安排,荆王府出来一批东西,你就让人抢一批,安排妥当之后,立马随我进宫!”

    反正荆王都要造反了,李泰也不打算将荆王当成自家人看待了......(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