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禁足第一天

目录:大唐第一少| 作者:UMR| 类别:历史军事

    次日一早,晋阳从立政殿出来之后便带着随从来到了武德殿,正好这几日在宫中无聊的很,现在玄世璟住在武德殿,正好如了晋阳的意。[[〈〔[网

    至于原本一直跟在晋阳身旁的李治,现在已经开始上朝接触政务,自然是不能时时刻刻的陪着晋阳了。

    带着人浩浩荡荡的到了武德殿,走到大殿中,小宫女告知晋阳玄世璟还在内殿休息,早上小宫女到内殿唤玄世璟起床的时候见到屋子里炭盆的摆设被变更过,便猜想这是昨儿个夜里东山侯自己捯饬的,看样子是大半夜给冻醒了,所以小宫女也没忍心喊玄世璟起床,这会儿只得怯怯的看着晋阳。

    “璟哥哥还未起床?”晋阳看了看外面高高挂着的太阳:“现在已经快要到辰时了吧。”

    “回公主的话,昨儿个夜里想必是侯爷没睡好,因为这武德殿自魏王殿下搬出宫去之后,便再也无人在此住宿,殿内的配给便少了许多,晚上只留了两个炭盆,想必是昨夜清冷,把侯爷给冻着了。”道。

    “这天气,璟哥哥是最怕冷的,这偌大的武德殿就燃了两个炭盆,定然是不够的,一会儿你去内务府,让那边的人多送几个过来,晚上都给点上,留两个人值夜。”晋阳吩咐道,虽然很想让宫女将玄世璟叫起来,但是想到昨夜大半夜的玄世璟被冻得窝在床上的样子,心中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你等记住,父皇让璟哥哥住在这武德殿,可不是真的要罚他禁足在这里,一应用度,不可克扣,要尽心服侍。”晋阳想了想,毕竟玄世璟是以被罚的名义宿在这武德殿,万一下头有人克扣用度什么的,这天气,对于璟哥哥来说,不是一般的受罪了。

    “兕子不必担心,还怕有人欺负你璟哥哥不成?”玄世璟笑呵呵的从内殿走了出来。

    毕竟是在陌生的皇宫中,玄世璟再累,也不会像是在府中一样睡的踏实,虽说起的晚了些,但也没好意思赖在床上。

    内殿的衣柜当中还是有一些李泰的衣服的,玄世璟也毫不客气挑了一件最厚实的披风给自己捂上了,但是现在感觉身子还是有点儿冷,肯定是昨晚上着凉了。

    “璟哥哥,昨晚可是冻着了?”晋阳见玄世璟从内殿走了出来,连忙上前问道,在她看来,武德殿偌大的内殿仅点了两个炭盆,晚上定然是寒气袭人的,自己暖阁屋子里都烧了四个炭盆呢。

    “有点儿,还得麻烦兕子帮璟哥哥让太医院开点儿驱寒的药啊。”玄世璟笑道。

    晋阳担忧的点了点头:“既然璟哥哥起来了,那就同兕子一起到太医院走一趟吧,璟哥哥的身体,可得注意一些,孙道长说你这身体若不留神,会留下病根的。”

    玄世璟笑着说道:“哪儿能这么娇气,都这么长时间了,注意些,就没事了。”

    “还说,你现在身上可还是带着伤呢,,昨天在大安宫与侍卫动手,手臂上的伤口没事吧。”现在玄世璟的身体,让晋阳有太多的担忧。

    “无碍,昨天的动作也没多大妨碍,疼过就没事了,已经愈合的伤口哪儿这么容易就被撕开,走吧,一起去太医院。”玄世璟说道。

    晋阳点了点头。

    就算晋阳不来武德殿,玄世璟也会着人去暖阁将晋阳请过来的,在宫中走动,可不是他这个外臣能够拥有的权利,更何况他名义上还在被禁足,一出这武德殿,肯定得被宫中的羽林军给抓起来。

    有了晋阳领着,也就方便了许多。

    刚出了武德殿的大门,便迎头遇上了李泰。

    “小璟你小子昨天到底怎么回事儿,今早我一进宫便听说你和荆王在大安宫卯上了。”李泰上前两步走到玄世璟面前,开口就问。

    “你还好意思说,你说你平常下朝之后都会在武德殿带上一会儿,昨天你干什么去了?”玄世璟质问道,要是李泰在宫中,那小宫女早就将消息带给李泰,李泰也能早些赶过去,依照李泰的威望,后来那些乱七八糟的破事儿不也就没有了吗?

    “《括地志》成书在即,我昨天一下朝就回了王府,现在赶一些,今年就能成书了。”李泰解释道:“快跟我说说,你跟荆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李泰现在非常好奇。

    今天早上早朝,荆王也在朝堂上,而李二陛下将玄世璟禁足武德殿,便是给了荆王一个交代,结果弄的群臣满头雾水。

    李二陛下也希望此事就此揭过,偏偏李元景得理不饶人,偏偏追着这件事情不放,希望李二陛下能够狠狠的惩戒玄世璟以抱全皇家威仪。

    一来二去,朝堂上的人都不明白这东山侯到底怎么得罪荆王了,李泰听的也是云里雾里。

    这从头到尾是怎么一回事,恐怕李二陛下是除了玄世璟和李元景两位当事人之外最清楚的人了,可是这件事情却不能拿到朝堂上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开,否则太上皇颜面何存,李元景这边还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他藏兵谋反,李二陛下说出来,谁会信,徒损李渊的威仪罢了。

    李元景就是借着这一点,才敢如此的肆无忌惮,而且,下了早朝之后,荆王府的东西都收拾好,他也到了该跑路的时候了,这种时候,他不介意在朝堂上得罪李二陛下,反正早晚都得得罪,何不就着现在,给自己的这位皇兄一些难堪。

    越是看到李二陛下面色上的不满,李元景心中越是痛快!

    所以李泰也有些不明白,明明自家父皇的脸色都那样不好了,荆王还是揪着这件事情不放。

    玄世璟见李泰提起此事,便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吧,一起去太医院,路上说。”

    玄世璟现在感觉身体有点儿无力,心中更是肯定,自己貌似是要烧。

    俗话说,久病成医,玄世璟就感觉自己是这样子的。

    李泰点了点头,又见玄世璟的面色有些异样的潮红,心下一惊,连忙伸出手放在玄世璟的额头上:“你在热!”(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