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四章:动手

目录:大唐第一少| 作者:UMR| 类别:历史军事

    “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是小臣。<[?网 ”玄世璟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已经有些着急了,为何李泰到现在还没出现。

    难不成?那小宫女没有找到李泰?

    这般一想,玄世璟的心陡然沉了下来,看看面前李元景的表情,再看看在软榻上闭目不语的李渊,今日恐怕自己是凶多吉少了......

    “玄侯既然明白此理,自当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大丈夫能屈能伸,方是正道。”李元景劝说道,其实在他心中最想的便是直接动手,但是如若是能够劝说玄世璟,那所得到的东西,将比直接动手要多的多。

    “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玄世璟笑着说道:“小臣还是劝荆王殿下莫要多费口舌了。”

    玄世璟直接了当的拒绝,让李元景的幻想再次破灭。

    “本王还以为玄侯会与本王虚与委蛇一阵呢。”李元景笑道。

    “这种事情,荆王殿下心中也是明了,小臣又何须做那梁上小丑呢。”

    “既然如此,玄侯,本王也只能跟你说声对不起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李元景收了脸上的笑容,直直的看着玄世璟,对着殿外喊道:“来人!”

    含元殿外立即跑进两个侍卫,抱拳应道:“属下在!”

    “玄侯对父皇与本王无礼不敬,以下犯上,拉下去,重打一百大板,本王亲自监督行刑!”李元景厉喝道。

    “.......”两名侍卫相视一眼,却未行动,这东山侯是陛下面前的红人,若是打了他,自己这些小人物,恐怕难逃罪责。

    “愣着作甚!本王与父皇只是对东山侯小惩大诫,出了什么事,自有本王与父皇担着!”李元景大声说道。

    “是.......”两名侍卫应声道。

    李元景心中不断冷笑,就玄世璟这小身板,一百大板,足够要了他的命,不是传言他身上还有旧伤么.......

    那两名侍卫上前,两人各按住玄世璟的一只胳膊,将玄世璟拖出殿外。

    若是被他们拖出去真的打到身上,自己这条小命,还不得交待在这含元殿。

    玄世璟反身一扭,挣脱了两名侍卫。

    “玄世璟!你要反抗?!”李元景对着玄世璟怒喝道:“你这是大逆不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玄世璟大声喝道。

    “来人!给本王拿下这个叛臣!”李元景的一声大喊,将含元殿外更多的侍卫召集到了店内,准备拿下玄世璟。

    今日算是逃不过了吗?玄世璟看向李元景,已是咬牙切齿,还真是厚颜无耻,莫须有的罪名一项一项的扣在自己的头上,叛臣?叛的又是谁?!

    一直坐在软榻上的李渊终于动了,但是却不是阻止李元景的行为,而是在两名妇人的搀扶下,离开了.......

    含元殿内的局势更是紧迫,侍卫们已经抽出了刀剑徐徐的向玄世璟逼近,玄世璟丝毫不怀疑,只要李元景一声令下,自己便会死在这乱刀之下。

    恐怕这些人,就是李渊和李元景在宫中最后的势力了吧.......不然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在宫中听从一个王爷的命令,将一名侯爷之置于死地。

    拿着刀的侍卫们渐渐的逼近玄世璟的身边,将玄世璟包围了起来,见状,玄世璟迅反应,反手擒拿了一名侍卫,从这缺口中突围了出去。

    即便如此,李元景仍旧下令让侍卫们围攻玄世璟,玄世璟将手上的人推到一边,迅往殿外跑去,他要以最快的度,离开这含元殿。

    “拦住他!”李元景也跑到殿外,冲着殿外巡逻的侍卫们喊道。

    这一喊,将周围的侍卫和巡逻的羽林军都给喊了过来,不明就里的羽林军也随同着含元殿内的侍卫,一同围堵玄世璟。

    李元景这是在逼迫自己动手啊!玄世璟择人而噬般的目光看向李元景,却见李元景站在含元殿门口,目光中止不住的得意。

    “给本王拿下!”李元景一声令下。

    众多侍卫和羽林军冲着玄世璟,一拥而上。

    玄世璟伸手捏住一柄刀的刀背,劈手夺了过来,又转过身将身后而来的刀剑挡了下来。

    右臂开始隐隐作痛,胳膊上的伤口才刚刚拆了线愈合,孙思邈的徒弟还特意嘱咐不能剧烈运动,如此一来,玄世璟的处境,更加艰难。

    “这逆臣竟敢反抗,全力拿下,不论生死!”李元景下令说道。

    这句话或许对含元殿的侍卫们有用,但是闻讯而来的羽林军们却是听出了一丝异样。

    宫里的羽林军直接听令于皇帝,若是平常有皇亲或者是大臣在宫中吩咐的一些小事,他们也会听从帮忙照办,但是眼下李元景下达的命令,显然已经出了他们职责范围。

    所有羽林军听到李元景的命令之后,迅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其中一名羽林军看上去是这批羽林军的队长,对着身边的军士耳语一番过后,那名军士便迅的跑出了大安宫。

    “李元景!”玄世璟看向站在高台之上的李元景怒喝一声。

    玄世璟身边的侍卫们手里拿着刀剑,互相观望,谁也没敢上前,这毕竟是大唐的一名侯爷。

    “本王在此!”李元景回应。

    “今日之事,我玄世璟记下了!”玄世璟大喝道:“若此次你不能置我于死地,来日你我定当,不死不休!!!”

    “如今之局势,你还敢如此口出狂言!”李元景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或许你跪地求饶于本王,再向父皇认个错,父皇若是愿意,本王会放了你!”大庭广众之下,李元景还是需要让自己师出有名,言语之间明里暗里示意玄世璟,若是归顺自己,或许还有一条生路。

    对太上皇不敬,再与侍卫大打出手,李元景只要将玄世璟这两条罪名坐实了,就算是在李二陛下面前,他玄世璟也讨不到好处去。

    “李元景,你以为本侯傻?无端端的会说这种话?”玄世璟看着李元景,笑了,脸上那抹讽刺的笑意,直入李元景的眼底。

    难不成这玄世璟如此嚣张,还有什么倚靠不成?(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