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章:玄明德的真正来历

目录:大唐第一少| 作者:UMR| 类别:历史军事

    从太史局出来,李二陛下的面色一直不怎么好看,一是心中担忧李淳风所说的西南方的事,二就是没有从李淳风哪里得到一丝他想要知道的消息。

    从太史局到甘露殿的路上,德义小心翼翼的跟在李二陛下身后,见李二陛下面色不善,自然也是不敢再多出声,只是心中疑惑,陛下为何对晋国公的来历有如此多的执着。

    李二陛下离开后,李淳风这才绕过观星台后面的屏风,走到了房间里。

    “袁道长不必躲了,陛下已经走了。”李淳风走到榻前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杯热茶。屋子里虽然生了炭盆,但是李淳风仍是感觉一阵寒冷,自内心的寒冷。

    袁天罡从内间走了出来,对着李淳风拱了拱手:“多谢。”

    李淳风摆了摆手,笑道:“你我同朝为官,又同是道门中人,何必如此客气,只是淳风有些费解,当年袁道长为何泄露晋国公的来历与陛下。”

    袁天罡苦笑一声:“我也是有许多的迫不得已啊......”

    当年道门衰落如厮,袁天罡殚精竭虑的维持局面,也是在因缘际会之下,见到了当时正在李二陛下麾下效力的玄明德,这才一眼看出玄明德的不凡,又添油加醋的与李二陛下说了一通,加上本身在军中玄明德也颇有功绩,如此一来,李二陛下就更是信了袁天罡的话,认为这是祖宗对李氏一族的庇佑。

    李二陛下一家子的祖宗,他们一直是认定了李耳的。

    “这些年来,陛下一直没有忘记探究晋国公身上的秘密,我等就算再隐瞒,陛下自然也会想别的办法,所以,如此一直瞒着,也不是个办法。”李淳风叹息道。

    “不知为何陛下会以为晋国公与大唐国祚有关,贫道看如今陛下对于东山侯爷,可是宠爱的很啊。”袁天罡看向李淳风说道:“难不成,陛下认为,东山侯身上,或许会有着关于晋国公的秘密?”

    袁天罡之所以这么认为,原因是他在多年以前收到过他叔叔袁守诚的一封信,信上说让他以后见到玄世璟,缄口不言,这让袁天罡很是好奇。

    李淳风诧异的看了袁天罡一眼,没有说话,心中却是翻起了惊涛骇浪,原本以为这秘密仅有自己一人知道,没想到袁天罡竟然也会猜测出来。

    在玄世璟出生的头天晚上,李淳风就在观星台,见到了那天晚上天空中微不可见却又极为骇人的异像,大致推测一番,第二天便传来了晋国公夫人生产的消息,原本这事情李淳风是打算烂在肚子里的,如今看来,是要找个机会见见这位东山侯了。

    袁天罡未曾见过玄世璟,所以自然也不知道玄世璟身上有什么秘密,他所说的,不过是袁守诚对他的告诫而已,况且就算袁守诚见到玄世璟,也未必看得出他的来历,李淳风得知玄世璟的一些秘密完全是偶然,偶然在他出生前一天晚上呆在了观星台观望天象,而后所做出的推测。

    至于玄明德与袁天罡之间,这事便要从隋末说起了,当初玄明德曾经四处寻找袁天罡,想问清楚自己的命途还有是否能回到原来的地方,这才泄露了自己的身世来历,让袁天罡猜测出了他的来历不凡。

    只是袁天罡终究也是个人,万万没有想到,玄明德竟然是来自千年之后的人,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大唐,然后被玄家收养,后来玄家败落入了二贤庄,又随着二贤庄的一众人到了瓦岗寨,从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兵士,一步一步的走到大军前阵,随后投奔李二陛下,高官厚禄,出人头地,又接着卸甲归田,回到二贤庄......

    最后终究是抵不过宿命,死在了玄武门......

    说道最后,袁天罡知道玄明德来历不凡,却是不知道他到底从何而来,李淳风知道玄世璟不简单,但是也没有推出玄世璟的来历,李二陛下怀疑玄明德的来历,无非是妄求勘破之后,能够像某些人一样,追求到长生。

    原本李二陛下是不信的,但是从古至今,道门流传的事情玄之又玄,加上袁天罡告知他玄明德那神秘莫测的来历,让李二陛下认为自己拥有古时秦皇汉武所不具备的长生条件......

    结果,玄明德死在了玄武门,这一度让李二陛下的希望有些破灭,但是玄世璟不凡的表现,让李二陛下又明朗了起来,玄世璟可是玄明德的骨肉,身体之中自然流淌着的是玄明德的血脉,这让李二陛下又看到了一丝希望,所以,李二陛下一直在等待着李淳风的结果。

    所谓帝王,终究逃不过那生死的桎梏,就算是像李二陛下这样的明君,一个天大的诱惑摆在面前,也不可能如此无动于衷......

    “既然袁守诚道长让袁道长您缄口不言,想必也是有他的道理,袁守诚道长乃道家之脊梁,说出的话,自然是有依据的,我等遵循便是。”李淳风说道。

    闻言,袁天罡点头应道:“不错,要不然,贫道也不会躲着陛下,只是这躲得了一时,却躲不了一世,总有一天还是要面对的。”

    “介时,就看袁道长如何对陛下说了。”李淳风端起茶杯,喝了口茶:“你我皆知,世上本无长生,修道者,无非修心正身,奈何世人多幻想,就连帝王之尊,也免不了俗。”

    袁天罡坐了下来,看向李淳风叮嘱说道:“淳风,此话万不可再外人面前说起啊。”

    李淳风微微一笑:“这是自然。”

    “你我皆知,陛下看上去风华正茂,实则身有暗疾,无非都是早年间留下的根,或许正是如此,陛下对于这些事情,才如此执着,毕竟,这大唐的锦绣江山,大半是陛下一手打下来的......陛下的不舍,也可以理解。”袁天罡说道。

    两人说起这个话题,也是一声叹息,长生这件事情,越是位高权重者,对其越是痴迷,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拥有的越多,便越不想失去,而且还想继续的享用下去,就连民间的普通一百姓,都不信长生如此虚无缥缈之事,偏偏帝王却对此热衷的很,秦皇汉武有李在先,晋朝哀帝,英年早逝,无非都是长生一词给闹出来的。

    (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