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歪理邪说

目录:大唐第一少| 作者:UMR| 类别:历史军事

    大唐不是汉元帝时期的大汉,吐蕃,也不是当年强盛的匈奴。↑,

    一句话,说的在座的诸位武将神清气爽,没错,大唐是大唐,不是当年积弱时期的大汉,满朝的沙场宿将,虽说不能都与卫霍相比,但是大唐的骄傲,则是遇强则强,当年的突厥堪比汉时匈奴,李靖、柴绍、李孝恭等还不是一战定之,高昌不臣,还不是被侯君集一支大军直接灭国,吐蕃再有地势之利,还不是被打的没脾气。

    “还请东山侯名言,我吐蕃诚心诚意与大唐联姻和亲,东山侯为何三番两次,辱我吐蕃。”禄东赞面色不善的看着玄世璟。

    “不不不,我没有侮辱吐蕃的意思,我只是在表达一种看法。”玄世璟笑道:“依照前朝之例,一般都是战败国家将公主送出去和亲,为何到了我大唐,无论是打赢了还是打输了,都要赔进去一位公主呢?怎么?大相觉得我大唐好欺负?玄某人今日可以撂个话,若是贵国真的诚心与我大唐联姻和亲,还烦请大相回国带位公主过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程咬金、牛进达一众武将闻言,不禁放声大笑。

    “你!”禄东赞闻言,被气的说不出话来。

    倒是在坐的一些文臣一听,觉得玄世璟说的.......没错啊。

    为什么无论是打赢了还是打输了,将公主送出去和亲的,总是中原王朝,那这样打的还有什么劲?直接送公主保和平不就是了嘛,皇家的公主千千万,再不济让陛下努力一下,这样大唐岂不是可以绵延万载?

    所以说......吐蕃大相此番求亲,简直荒唐!

    坐在下面的褚遂良还有长孙无忌等人一愣,看看身边窃窃私语的众多朝臣,微微一笑。

    这东山侯,歪理邪说简直是一套一套的,关键是还能蛊惑人心,让人不仔细听还挑不出毛病。

    长孙无忌叹了口气,心中笑了笑,所以说啊,陛下宠爱东山侯也不是无端端宠爱的,就这股子机灵劲......也难怪自家孩子和一群年轻人坐在廊下,而玄世璟能够坐在这殿中了

    “今日陛下在这麟德殿内举行宴饮,诸位远道而来的使臣们,便不要再说旁的了,关于和亲,虽说不是本宫能够参与,但毕竟也与后宫有些关系,今日便到此为止吧,无论是我大唐还是吐蕃又或者是其他各方使臣,恐怕都要等待深思熟虑之后方能最终决断,至于今日,还是尽兴的观看表演罢。”长孙皇后微微一侧脸,见李二陛下的目光似有深意,便打断了禄东赞与玄世璟之间的对话,若说将晋阳作为和亲的对象,就连一向贤德的长孙皇后心中也是不快的,经程咬金这么一说,心中更是不喜,让大唐的嫡亲公主去做一个番邦国王的平妻,大唐岂不是落了下乘。

    玄世璟说的话虽说可被视作歪理邪说,但是未尝没有一点道理,恐怕今日之后,李二陛下还真要回去深思熟虑一番,在这麟德殿,在玄世璟与禄东赞之间的话题上,李二陛下不宜多做言语,心中虽说偏袒玄世璟,但是在众人面前,也不能直接驳了禄东赞不是。

    “皇后说的是极,朕看现在时候也不早些了,殿外的场上还有几场马球,诸位,陪朕一同前往吧。”李二陛下沉着声音,将手中的酒杯放到了案上。

    李二陛下心中还没有决定和亲之前,也只能这样打太极,若真的下定决心不与这些番邦和亲,那李二陛下定会召集长孙无忌等大臣事先商议一番,通通气,到了朝堂上,这些大臣总能想出诸多圆满的理由让这些番邦使臣无言以对,而不是像此时的玄世璟,凭借着一番“歪理邪说。”

    对于和亲的事情,真的到了眼前,李二陛下也是要静下心来好好的思索一番的。

    今日的宴会上,朝臣们都没有说话,就连一向敢于谏言的魏征,谋略过人的房玄龄,都没有说话,而长孙无忌,心中对于让晋阳公主去和亲,还是有些抵制的,晋阳公主是他亲外甥女,又深得陛下疼爱,长孙无忌心中猜测,无论是陛下还是皇后,都不会愿意将晋阳公主送出去,所以,他也沉默了。

    朝中的大佬们都没有说话,底下的人便更猜不透上面的意思了,所以只能沉默了下来。

    倒是武将们,附和玄世璟观点的倒是不少,尤其是程咬金,完全属于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人,小璟儿这年纪,就算出了什么岔子,也可以用年幼来糊弄过去不是,反正人家荣留王太子都说了,玄侯年纪尚幼嘛。

    果然像是宫中的这种宴会,绝对不会让人好好吃饭的。玄世璟撇了撇嘴,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食物,不顾孙思邈不能多食荤腥的嘱咐,从盘中撕下一只鸡腿,随着李承乾和李恪等人走了出去。

    此时麟德殿廊下的年轻人们早就吃饱了,七七八八的聚在一起,议论着即将要上演的马球比赛。

    长安城青年们的能够消遣的去处不多,自然也有爱好打马球的这么一帮年轻人。

    不得不说,马球这种运动在大唐,也就只有这些贵族们才能玩的起,一匹好马,一个合适的场地的花费,可能就是平常百户人家几年的生活花费。

    对于这种运动,玄世璟自然是兴致缺缺,若是马术不好的人玩这马球,万一坠马,是可能落下残疾的,有打马球这功夫,还不如玩玩蹴鞠呢。

    说起马球,李恪和李承乾都是此中高手,而李泰却是和玄世璟一样,对马球丝毫不行感兴趣,玄世璟发现李泰现在倒是越来越向宅男发展了,各种动不如静。

    走出殿外,玄世璟一眼便看到了远处骑在马上在场中溜圈儿的程处默,秦英和柴令武也在,三人都是大唐这方马球队的队员。

    而另外几支队伍,则是分属吐蕃、突厥还有高句丽的马球队,当然,西域的几方小国也各自派遣出了一支队伍。

    高句丽竟然还能在大唐组建起一支马球队?高句丽人什么时候有这种闲情逸致了?

    “皇帝陛下,某见大唐的才俊们英姿勃发,不若,大唐与吐蕃的两支球队之间,打一场,如何?”禄东赞说道,刚才在麟德殿内,着实被玄世璟数落的脸上已经没了面子,倒是希望在这球场上狠狠的挫败一下大唐的球队,让他们看看吐蕃的儿郎们是多么的雄壮威武。(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