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尘埃落定

目录:大唐第一少| 作者:UMR| 类别:历史军事

    还有将近半个月的时间,玄武搂那边才能重新装修好,一切都是珑儿的规划,玄世璟只不过是稍微的提了点要求,等玄武搂重新装修好之后,晋阳慈善基金会的第一次会议也该召开了。

    在书院老老实实的过了两天的清闲日子,朝堂上终于有了动静。

    早朝之时,李二陛下问卫国公李靖对于孙耀庭的事情有什么看法,李靖当场出列拱手说道:“臣惶恐,臣御下不严,愿卸任兵部尚书一职。”

    说白了就是想回家养老。

    玄世璟不由得撇了撇嘴,李靖这家伙真实越老越谨慎,这一辈子南征北战未尝一败,不然也不会有大唐军神一说,打的胜仗多了,功劳自然也就高了起来,自古文武不对头,难免有人说三道四。

    侯君集就对李靖很不满意,教人兵法教一半算是怎么回事儿。

    后来的历史表明,无论是侯君集还是当初拿着这事儿说三道四的人脸上都被狠狠的抽了一巴掌,事实证明,李靖看人很准。

    朝堂上嫉妒的有,羡慕的也有,自叹不如的....那仅仅是少数。

    李靖的性子又岂会跟朝堂的的人撕起来?干脆眼不见为静,平日在府中偶尔得个风寒,偶尔身体不适什么的,总之出现在朝堂上的次数是越来越少,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次李靖回应的这么果断,是想脱离这个朝堂,回家安安静静的做个美男子。

    若不是年级大了,李靖还真想做点伤风败俗的事儿来自污一番。奈何“廉颇老矣”,估计效果也不怎么样。还是正儿八经的保住自己的晚节吧。

    对于李靖,李二陛下自然是不愿这么轻易的放他回去逍遥自在。奈何人家这么正儿八经的承认了“错误”,再去反驳,也站不住脚不是,于是,聪明绝顶的李二陛下大手一挥,判决如下:

    兵部尚书李靖,外出行军期间,于长安城之内兵部御下不严,罚俸三月。闭门思过一月。

    这惩罚,不轻不重,三个月的俸禄,李靖还不看在眼里,就算没了这三个月的俸禄,这次打赢了吐蕃,陛下也会给不少赏赐,这就是所谓的赏罚分明。

    那闭门思过一个月,倒是合了李靖的胃口。虽然不是退休,但是一个月,也能悠然自得的过一段滋润日子了。

    至于孙耀庭,已经进了大理寺天牢的人。还连带拖累了大唐军神的名声的人,朝堂上哪儿还有人去管他的死活。

    没错,朝堂之上利益链下的人性。就是这么淡薄。

    玄世璟整节课都百无寂寥的趴在桌子上,徐满堂已经被大理寺的人带走审讯了。处置孙耀庭的御批也已经下来了,虽说罪不至死。但是一个罢官流放三年,是免不了的了。

    三年可以发生很多事,或许孙耀庭还能够再回来东山再起,或许,连回来的机会都没有。

    一旦闲下来,还真是闲的无聊啊,玄世璟打了个哈欠,夫子在上面子曰诗云,让人混混欲睡,转头看了一眼听的认真的晋阳,打心底里一阵佩服。

    话说这些书,兕子好像都已经读过了吧,竟然还听的这么津津有味,让人一眼瞄过去,就觉得她是在认真、谦虚的恭听受教。

    而玄世璟,一眼瞄过去只想让人拿着戒尺下来狠揍一顿。

    玄世璟不知道的是,晋阳虽然表面上是一副在听课的样子,但是心思早就已经不在课堂上了。

    晋阳这几日跟在玄世璟身边,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比如......璟哥哥和自家六皇叔之间的关系。

    这两日特意让魏王府的人注意了一下钱堆的动向,简直针对的不能再明显了好么,钱堆暗地里已经开始布置着要对聚宝楼下手了,若不是李泰等人也有盛唐集团的股份,这种隐秘的商业活动又怎么会让李泰知道,继而让晋阳知道。

    聪明的晋阳似乎发现了一个突破口,而那个突破口便是即将要被流放的孙耀庭。

    虽然心里憋着疑惑,但是晋阳还是准备找个时机,在不惊动玄世璟的情况下去见一见孙耀庭。

    璟哥哥一回到长安就对孙耀庭下手处置,那孙耀庭一定知道不少事情,而且还把璟哥哥得罪狠了,晋阳想着,心中的想法更加坚定。

    再者就是徐满堂,徐满堂的老家离着长安也不远,派出去的人没几天就回来了,徐满堂的母亲还不知道徐满堂在外面已经成了这个样子,自然,晋阳派去的人只是查探了一番情况,什么都没说,更没有将那笔钱追回来。

    若是追回那笔钱,徐满堂白搭进去不说,徐家的老母亲又会是什么下场?知道自己含辛茹苦养大的孩子竟然成了这般模样,定是会痛心疾首的吧。

    所以老人家什么的年龄大了就别让人家去受那份刺激了。

    今天便是孙耀庭要离开长安的日子了,玄世璟也没了心思上课,带着晋阳便去了长安城朱雀门外等着了,怎么说也得送孙耀庭一程,撇开先前的恩怨不说,光是在大理寺牢中与孙耀庭说了那一会儿话,就让玄世璟对孙耀庭大有改观。

    怎么说呢?孙耀庭确实是个人才,只不过先前却是站错了队伍,贞观盛世下还跟着李元景瞎折腾,这不是胡闹嘛。

    就算是李元景手中有把柄,当初布局的时候,若是孙耀庭不想继续跟着李元景,投到李二陛下温暖的怀抱里,李二陛下也不会多追究什么,毕竟当年那是太上皇李渊一手造就的局面,说不定李二陛下还会赞叹一声孙耀庭识趣。

    到底是那微薄的野心在作祟,人总是不安于现状,明知在不可强求过多的时候却偏偏要那么不择手段的走上一遭,到最后,终究是落了个损人不利己。

    晋阳自然是跟着玄世璟去了,这两天一直没找到什么合适的机会离开鹿山书院,但是心中对于玄世璟和自家六皇叔之间的事情却是越来越好奇。

    长安城里钱堆针对聚宝楼撒下的网也是越来越严实,只等收网的那一刻,聚宝楼很快便会易主,只不过钱堆的意思,不想做的太明显。

    骑着马到了十里亭,凡是从朱雀门出长安的,这里是必经之路,马匹拴在亭子旁边的柳树上,玄世璟和晋阳坐在十里亭中,玄世璟还特意让高峻准备了送行酒水。

    玄世璟没有那么大的心胸,什么相逢一笑泯恩仇之类的,他也明白,孙耀庭这次不过是做了炮灰,陇西的事情是李元景在背后支使,十年前玄世璟中毒更是跟他八竿子打不着,孙耀庭不过是被李元景拿着当枪使,但是无奈,玄世璟必须摘掉孙耀庭兵部侍郎的帽子,朝廷六部是个很敏感的地方,尤其是做到了侍郎这个位子,玄世璟现在千方百计的要削弱李元景,又怎么会放过孙耀庭这个李元景的左膀右臂。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