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要不,赐个婚?

目录:大唐第一少| 作者:UMR| 类别:历史军事

    “说着说着,兕子还真就来了。”李二陛下看向长孙皇后笑道。

    晋阳换上了在宫中经常穿的碎花襦裙,不似在宫外那样灵动,却也是一派温婉。

    “儿臣见过父皇、母后。”晋阳走进殿中,规规矩矩的向李二陛下和长孙皇后行礼。

    “免礼。”李二陛下手一抬,向晋阳招了招手:“兕子快过来让父皇看看,几日不曾见到兕子,父皇还真有些不习惯呢。”

    往常李二陛下几乎是每天都能见到晋阳,已经习惯了这个小尾巴经常跟在自己身后,看奏折的时候,晋阳就在一旁的小书案上练字,偶尔给她看大臣们递上来的折子,她还能提出一些不一样的见解,虽说看法还稚嫩了些,但是却对自己大有裨益,今日不见,李二陛下也是越发的想念起晋阳,好在书院一个月有三天的休沐日,让晋阳能够回宫。

    现在,李二陛下倒是有些后悔将晋阳放出宫外了,可是见到晋阳在宫外如此高兴,也不忍再将她圈在宫里,这皇宫对于后宫的人来说,无异于一个自由的牢笼,这点李二陛下还是清楚的,所以每年一有机会,他总会带上后宫大大小小的妃嫔们出宫,或是九成宫,或者是其他地方。

    “兕子这不是回宫看您了嘛。”行过礼,晋阳又变成了李二陛下身旁天真烂漫的小公主。

    “兕子昨日可是醉酒了?”长孙皇后严肃的看着晋阳,训斥道:“兕子身为公主,当时刻注意谨言慎行。怎能如此放纵自己?”

    晋阳暗自吐了吐舌头,低声认错:“儿臣知错......”

    “好了。观音婢,晋阳平日不曾饮酒。偶尔一次可以原谅,就不要训斥于她了,再者,不是璟儿在她身旁嘛,所以兕子才会放心饮酒的,对不对啊兕子。”李二陛下笑眯眯的牵着晋阳的手说道。

    晋阳见自己父皇在母后面前找好了借口,连忙点头应是。

    “陛下,您就护着她吧,将来长大了到了夫婿家。丢的可是您的脸面。”长孙皇后气恼的说道:“您再这么惯着兕子,她可就更无法无天了。”

    “无妨,哈哈哈,兕子,父皇听说你与璟儿甚是亲近,来与父皇说说,兕子喜不喜欢璟儿啊。”李二陛下笑眯眯的看着晋阳问道。

    “父皇~”兕子糯糯的喊了一声,低头不语。

    “哈哈哈哈哈。”见晋阳的反应,李二陛下抚须大笑:“没什么好害羞的。要不,朕给你们赐个婚?”

    嘴上如此说,但是李二陛下心中的滋味却无可言表,自家的小兕子竟然这么快就有了意中人。有种种了多年的菘菜被猪拱了的心疼。

    “父皇!再打趣兕子,兕子就不理你了!”晋阳有些恼羞成怒的娇嗔道。

    “好了好了,既然兕子如此说。朕也就不管你和璟儿的事了,不过若是璟儿敢对朕的兕子不好。朕绝轻饶不了他。”李二陛下慈爱的摸着晋阳的小脑袋笑道。

    父皇,傍晚璟哥哥要带我去青楼......这算不算对我好......

    当然。这种事情晋阳是不敢在李二陛下面前说出来的,不然玄世璟非得挨顿板子不成。

    仅有的一天休沐日,晋阳算是忙活了起来,无它,自从去了学院,这几天就没见过李治还有李承乾等人,先去了李治的宫中探望了还在夫子教导下读书的李治,然后便直奔了东宫。

    刚刚走进东宫大殿,小李象便跑了出来,差点与晋阳撞个满怀。

    “晋阳姑姑,抱~~”小李象见进来的人是晋阳,肉嘟嘟的身子便贴到了晋阳的腿上。

    李象已经两岁有余,胖乎乎的甚是可爱,晋阳弯下腰,一把将小李象抱了起来:“象儿乖,你父王呢?”

    “父王在书房......”小李象伸手指了指东宫李承乾书房的方向。

    “好,姑姑带你去找你父王好不好。”晋阳温和的对着理想说道。

    “好~~”

    晋阳平日里常联系骑射,所以虽说看上去瘦弱,但是手臂上的力量倒也不小,抱着两岁的小李象也丝毫不吃力。

    抱个小孩而已,能比开满一石的弓吃力多少。

    抱着李象,身后跟着两个东宫的乳母,晋阳到了李承乾的书房。

    “公主,您怎么来了。”刚走到书房门口,便遇到了李承乾的乳母遂安夫人:“哎呦,小王爷。”遂安夫人发现晋阳怀中抱着的李象,连忙上前,想要接过李象。

    奈何李象扒着晋阳的脖子不肯离开晋阳的怀中,任凭遂安夫人怎么哄,就是不放开。

    晋阳笑了笑:“没关系,本宫抱着便是,太子哥哥可在书房?”

    “在里边呢,户部和吏部送来不少折子,殿下正在书房看折子呢,这不,我刚刚给他送了些吃食。”遂安夫人颇为无奈道:“太子殿下****如此辛苦,看着整个人都瘦了不少,公主还是多劝劝殿下,适当休息休息吧,这么下去,就是铁打的人,也熬不住啊。”

    “嗯?最近这几日太子哥哥很忙吗?”晋阳问道,往常在宫中的时候太子哥哥还偶尔来自己这边陪着自己在宫里散散步,玩耍一番的。

    “还不是明年的大考,听说陛下将此事全权交给了太子殿下,太子殿下说这为国选拔人才的事情马虎不得,处理起来也谨慎了许多。”遂安夫人说道:“看我,公主这还抱着小王爷呢,您先去书房见太子殿下吧。”

    “嗯,夫人慢走。”遂安夫人是李承乾的乳母,在东宫也是德高望重的,所以晋阳对于她,也是恭敬有加。

    “嗯,公主也快些过去吧,小王爷虽说年纪小,但也不轻省呢。”遂安夫人笑道,说完,朝着晋阳躬身一礼退了三步后转身离开。

    抱着小李象,晋阳推开了李承乾书房的大门。

    正对着书房大门的便是李承乾的书案,只见书案上堆着不少奏折,李承乾正拿着朱砂笔,翻阅着手中的奏折,一行一行看的甚是仔细。

    “父王~”小李象脆脆的声音传入了李承乾的耳朵。

    “不是告诉过你们,本宫今日在书房批阅奏折,怎么还把象儿带到书房?”李承乾头也未抬,语气间略有不快。

    “太子哥哥就算是着急,也不急于一时啊。”晋阳笑道。

    “兕子?”李承乾听到声音,抬起头来,见是晋阳抱着李象,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惊喜:“怎么回宫也不派人跟大哥说一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