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驯马(下)

目录:大唐第一少| 作者:UMR| 类别:历史军事

    “哦?难不成,媚娘想要试试?”李二陛下露出玩昧的笑容,看向身后的少女。

    “只需三件工具即可。”武媚娘说道:“鞭子,锤子和匕首,若此马烈性难驯,就用鞭子狠狠的抽打便是,若还不听话,就用锤子锤击它的头颅,若此两种方法人不能驯服,那就用匕首直接割断它的喉咙。”

    好狠心的女子,听到武媚娘的话,李泰和李恪相视一眼。

    正好此时晋阳公主和李承乾到了校场边,晋阳公主听到武媚娘的话之后,楚楚可怜的看着李二陛下:“父皇要杀死这匹马驹吗?”

    李二陛下一愣,随后扶着晋阳公主的头说道:“没有,父皇怎么会跟一匹马置气呢。”看到自家天真无邪的闺女,对于武媚娘说的话,也没放在心上:“此马如顽劣至此,就留给那些心气儿高的武将们去吧,送到军中,定会有勇士降伏它的。”

    “父皇,兕子想试试。”晋阳公主糯糯的出声道。

    “这可不行,兕子,你也看到了,你大哥都未曾降伏的了它,你这么小,怎么可能驾驭的住它。”李二陛下连忙出声阻止,现在的兕子也就勉强骑一下小马,校场中这顽劣的马,万一伤到自家闺女怎么办。

    晋阳公主抓住李二陛下的袖子摇了摇:“父皇就让兕子试试吧,可以让大哥、三哥和四哥在一旁看着,好不好。”

    李二陛下低头看向晋阳公主,正好对上她那双清澈如水的双眸,瞬间心就软了下来,可是仍然担心她被这烈马所伤,强狠下心来拒绝道:“不成,兕子若是喜欢,父皇将它养在宫中便是,等你长大了,再驯服它也不迟。”

    “父皇,兕子在驯服它之前不会骑到它的背上的,这下父皇该应允兕子了吧”晋阳公主笑着说道。

    嗯?不骑上这匹马,如何驯服它?闻言,李二陛下不禁好奇的看向自家闺女,不骑这匹马,应该就没什么危险了,心放了下来,便点了点头。

    得到了李二陛下的应允,晋阳公主拉着李承乾再次向校场中走去,李恪和李泰也紧随其后,一是要保护晋阳公主,二则是他们也好奇,晋阳想怎么驯服这匹烈马。

    李治也想过去,只不过刚抬腿,便被李二陛下摁下了:“有你三个哥哥在就可以了。”说完,便聚精会神的看着校场内的晋阳公主。

    站在李二陛下身后的武媚娘也用颇有趣味的眼光看着叫场内,她也想着知道,这个小公主有什么方法,能在不骑上马的情况下,驯服这匹马。

    晋阳公主靠近狮子骢,狮子骢感觉到有人靠近自己,不安的跺了跺马蹄,向后退了两步,晋阳公主伸出小手,抚摸着狮子骢,清澈的眼神看向狮子骢的的双眼,手上轻柔的动作抚慰着它的不安。

    或许是见眼前的晋阳公主太过弱小,对它没有丝毫威胁,狮子骢的不安和躁动逐渐的退却了,平静了下来。

    感受到它的平静,晋阳公主扯着嘴角露出一个笑容,眼神温和,继续看着狮子骢,也渐渐的把小脸贴在了狮子骢的脸上,狮子骢感觉到了晋阳公主脸上的温度,似是调皮的打了一个响鼻,伸出舌头,舔了舔晋阳放在它嘴边的小手。

    晋阳公主高兴的回头看向自己的父皇,脸上的得意之色溢于言表。

    看着脾气暴躁的狮子骢在自家女儿面前如此温和,李二陛下也颇感自豪,在场不少武将都曾试着想要驯服这匹马,都未成功,小兕子一出手,便与众不同。

    这也是应了一个常理,上等的良驹都是具有灵性的。

    看过自己的父皇之后,晋阳公主回过头来,继续与狮子骢互动着,又吩咐旁边的太监给狮子骢去准备上好的料草。

    “跟他们较劲这么久,肯定饿了吧。”晋阳公主笑着抚摸着狮子骢光亮的毛发,伸出手来在它肚子上挠了挠。

    狮子骢似乎很享受晋阳公主的亲近,偶尔还主动过去蹭一下晋阳公主的衣衫。

    站在一旁的李承乾一拍脑袋,对着李恪和李泰说道:“咱们三个笨蛋,宝马通灵,岂是能够以蛮力驯服,相对于兕子,咱们都落了下乘了。”

    李恪和李泰赞同的点点头,通常人们对于动物,都是比较直接,大多以蛮力驯服,从而时间长了产生感情,而晋阳公主一上来就跟一匹马打感情牌,这道是让人刮目相看。

    李二陛下满面笑容的望着晋阳公主,同时对着身后的武媚娘说道:“媚娘,你看,兕子没像你说的那样,也驯服了这匹马,不是吗。”

    武媚娘看着校场中天真烂漫的晋阳公主,眼中闪过一丝羡慕,笑着回道:“是啊,晋阳公主如此善良,想必这宝马良驹,也是感受的到的。”

    场中的狮子骢与晋阳公主愈发的亲近起来,拱了拱晋阳公主的衣衫,似乎是想要她坐到自己的背上。

    “你是想让我坐上去吗?”

    狮子骢打了一个响鼻。

    随后,晋阳公主在李承乾的帮助下,坐到了高大的狮子骢身上。

    “慢点,小心些。”李承乾目光中露出担忧,虽然说这狮子骢看上去是认可了晋阳,但是晋阳现在始终是个孩子,还骑乘不了成年的马匹。

    坐在狮子骢的背上,晋阳公主抓紧了马缰,狮子骢便开始围着校场慢慢的跑动起来,晋阳公主是第一次独自骑乘如此高大的马匹,心中甚是欢快,狮子骢似是也感受到这股欢快,在校场中跑动的速度渐渐的快了起来。

    秋日的微风穿过晋阳公主的发间,拂起了那一丝丝秀发,校场中传来银铃般的笑声。

    站在场边的李二陛下看着晋阳公主玩的欢快,心情也是大好。

    “陛下,晋阳小公主真是可爱啊。”一向外表粗枝大叶的程咬金看到眼前这幅和谐如画般的画面,也不禁夸赞。

    周围的人纷纷点头附和。

    大概是有些累了,晋阳公主轻轻的扯了扯马缰,狮子骢的速度慢慢减缓,随后停在了李二陛下身前。

    李二陛下亲自上前将晋阳公主从马上扶了下来。

    “父皇你看,兕子厉害吧。”晋阳公主得意洋洋的向自己的父皇炫耀。

    “厉害厉害,朕的小兕子最有本事了,比她的哥哥们都强。”李二陛下毫不吝啬的夸赞,随后问道:“兕子来跟父皇说说,你是怎么想到如此驯服这狮子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