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销售概念

目录:大唐第一少| 作者:UMR| 类别:历史军事

    “这个小侯爷放心,二贤庄那边过来的人都是咱的家底子,生是侯府的人,死是侯府的魂。”钱堆说道,看来他早就将二贤庄那边过来的人的经历都摸清楚了,这让玄世璟意识到,这个钱堆绝对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钱堆,庄子上的造纸作坊已经做出了新的纸张,你看看。”玄世璟拿起桌子上的一张空白的纸递给钱堆。

    钱堆拿过来,将新纸放在手中,搓了搓,说道:“这种纸张足已取代硬黄纸。”

    “没错,所以,钱堆,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帮我在这种纸张铺满市场之前牟取最大的利益。”玄世璟说道。

    “小侯爷想怎么做?”

    “你派人带着这种纸联系长安城的纸坊,还有那些卖文房四宝的店铺,不开纸坊的,咱们直接供货,开造纸坊的,议个价,把技术配方卖给他们。”玄世璟手指一下一下的敲着桌面说道:“咱也实行区以保护,普通商家只出售配方,若是想要长安城包括周遭的市场,就提价,这样,咱们就不向长安城附近的作坊出售技术了,但是他们可以,整个大唐,以此类推,反正纸张这种东西迟早是要覆盖整个大唐的。”

    玄世璟所说的这种模式,就是后世普遍常见的加盟模式,所谓的长安城垄断其实就是一个区域总代理,这样,侯府的造纸坊就不用自己去架设渠道搞商品销售了,这样也省去不少麻烦,至少不会被御史台明着弹劾,毕竟现在玄世璟也算是无权无势。

    玄世璟见钱堆一脸思索的样子,小心翼翼的问道:“怎么,听不懂吗?”

    钱堆抬起头来,看着玄世璟:“不是,小侯爷,我只是在想该如何定价。”

    竟然听懂了,玄世璟哑然,怪不得能让钟叔和自家娘亲如此看中,这钱堆就是个天生的商业天才,他爹还真没给他取错名字。

    “小侯爷,您觉得,咱这技术配方,卖多少钱好呢?”钱堆问道。

    玄世璟笑道:“这件事情我就全权交给你了,长安城这么多家纸坊和卖文房四宝的店铺,打听清楚了,你自己定便是,这也是交给你的考验,若是完成,以后侯府生意上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钱堆一听,神色立即严肃了起来,这是自家小侯爷在给自己机会,考验自己,若是这事儿办的漂亮,自己以后便可以在侯府大展拳脚,若是让小侯爷失望,就错失了此次的良机,日后还想让侯爷对自己委以重任,恐怕会困难许多。

    “钱堆定不负小侯爷重望。”钱堆起身,对着玄世璟抱拳行礼,更像是在立军令状一般。

    “以后府上所赚取的钱财全部分出三成,给太子殿下和魏王殿下送过去。”玄世璟吩咐。

    “是。”钱堆应下,也不问为什么,既然是侯爷吩咐的,自然有侯爷的道理。

    “好了,你下去安排吧。”

    “是。”钱堆起身躬身行礼之后,出了书房。

    玄世璟看了看桌子上自己写出来的三份合约,什么时候找个时间把李承乾盒李泰约出来:“珑儿,派人去给太子殿下盒魏王殿下传话,让他们出来一聚,时间地点他们定就好,还有,庄子上出来的新纸,给太子殿下送一批过去。”

    珑儿闻言后点了点头,又问道:“小侯爷,不知您今天下午有什么安排。”

    玄世璟顿了顿,说道:“今天下午没什么事儿,我就去陪陪娘亲吧。”

    玄世璟说完,珑儿这才福了福身子,退了下去,书房中只剩下玄世璟一人。

    玄世璟原本想着给李二也送过去一些,也好打打广告,但是仔细一想,这种事情还是让李承乾或者是李泰去做就好,自己没必要出这风头,一本《标点符号》已经让自己的名头在长安城勋贵之间传开了,若是再加上这新纸,自己指不定被人当做什么妖孽,要知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有想法是好事情,但是在不同的年龄段所能展现的东西是有限的,所以玄世璟想要创建盛唐集团这样类似于现在长安城一个商队一样的存在,这会让人觉得,只是玄世璟一个小孩子在小打小闹罢了,这也是为什么玄世璟非要用盛唐集团这样一个颇具现代化气息的名字,而不是入乡随俗叫做什么什么商队,当然,这其中也包涵了一些玄世璟想在大唐弄一些从来没有过的新鲜事物的决心。

    起身披上外袍,玄世璟打开书房的大门,往院子里望去,院子里栽种的桃树已经开始抽芽,嫩绿的小芽若是不仔细看,几乎都看不到,等到了时候,这个院子的空地就会变成一片桃花林,这是去年玄世璟特意吩咐府上的下人从别处移栽过来的,一打开书房的门,就能看到一片桃花,想想都令人感到惬意。

    看了看自己身上披着的厚重的貂裘外套,想必过几日便用不着了吧,玄世璟一笑,阔步向王氏的院子走去。

    太极宫,李二陛下正坐在御案上批阅奏折,德义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捧着一个与玄世璟收到的一模一样的檀木盒子,走到李二身边,轻声说道:“陛下,魏王殿下派人送来的东西。”

    李二执笔批阅完手中的奏折,这才放下御笔,抬起头来看向德义:“恩?青雀送来的?打开看看。”李二饶有兴致的看向德义手中的檀木盒子。

    德义将盒子放到李二身前的桌案上,将盒盖打开,洁白的新纸便映入李二的眼帘。

    李二有些惊奇的拿起盒子中的纸张,揉了揉,感觉甚是柔软,不禁赞叹:“好纸,这就是璟儿庄子上那个纸坊做出来的?”李二陛下这才想起来,李泰这几日一直往宫外玄世璟的庄子上跑。

    “这盒子既然是魏王殿下送过来的,那想必就是宣威侯爷庄子上弄出来的新纸了。”德义回道。

    李二赞许的点了点头:“原本朕还以为他们只是凑在一起闲着没事儿小打小闹罢了,没想到,这纸张还真被他们改进了,这又是一桩造福万民的功德啊,德义,传令下去,赏!魏王和宣威侯爷,每人铜钱五百贯,锦缎三十匹,东珠十颗,玉如意一柄。”说完这些,李二陛下四周打量了一番,指着大殿一旁放着的白玉摆件:“德义,把那块白玉也给璟儿送过去,省的老是说朕小气。”

    德义躬身唱诺。

    玄世璟经常认为李二陛下太过小气,这还真冤枉李二陛下了,贞观初年,国库空虚,加之民间物价并不高涨,李二陛下的赏赐,光是铜钱,就够长安城一家普通的大户一两年的生活所需了。

    “把青雀召回来。”李二陛下紧接着吩咐。

    “诺。”德义躬身后退,随后转身出了太极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