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三人行

目录:大唐第一少| 作者:UMR| 类别:历史军事

    “大哥,我来说吧。”李泰走到李承乾的身边,抿了抿嘴唇,看向玄世璟:“世璟,我为我之前对你的态度向你道歉。”一句话,仿佛用尽了李泰所有的力气,只不过,话说出口之后,李泰心里只觉得豁然开朗:“因为之前的种种事情……”

    “没关系的,魏王殿下,你与我父亲之前的事情太子殿下已经跟我说过了。”玄世璟微微一笑,本来就没介意什么:“不过世璟倒是要恭喜魏王殿下。”

    “恭喜我?喜从何来啊?”李泰不解。

    “殿下今日肯来,便说明殿下的心结已解,这件事就如同一块大石头压在殿下的心头,这些年,恐怕很不舒服吧。”玄世璟笑着说道。

    李泰自嘲一笑:“是啊,确实心里很不舒服,每当看到你,我就想起以前,世璟,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一点都不像小孩子。”

    玄世璟眉毛一挑,随后摊开双手无奈的说道:“没办法,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

    看到玄世璟的样子,李承乾和李泰都一笑置之,没有再谈论这个话题,而看到兄弟两人此时的关系,玄世璟在思考,是不是可以改变一下两人,毕竟历史上发生的种种,对于李承乾来说,是极其不公平的,虽然大位之争不存在公平一说,但是让玄世璟眼睁睁的看着一直对自己真心实意的李承乾步历史后尘,心里还是不太乐意的。

    “太子殿下、魏王殿下,前面就是大宝的住所了,这两天二宝都是跟我在一起的,现在二宝被珑儿带走休息去了,昨晚上二宝可能是一宿没睡,现在有些困倦了。”玄世璟说着,冲着大宝的窝的方向喊了一声。

    大宝也长啸一声,回应了玄世璟。

    “不曾想到这猛虎竟然如此通灵,世璟弟弟,你说的大宝,可是腊八节田猎那天带回来的?”李承乾问道。

    “是啊,田猎那天我和珑儿出去找些吃的,半路上就遇见了。”

    大宝翘着尾巴向玄世璟这边走来,走到玄世璟身旁,虎首在玄世璟身上轻轻蹭了蹭,玄世璟笑着摸了摸大宝的脑袋:“今天可没给你带吃的。”

    见大宝如此伶俐乖巧,李泰的眼睛都亮了,神色中露出羡慕之情,但是看大宝身上竟然毫无束缚,还是有些担心,毕竟这可不是猫狗之类。

    “世璟,这大宝你平日里都不给它套上绳索或者是关在笼子里吗?这样无拘无束的养在府中,万一伤着人怎么办?”李泰好奇的看着在乖乖的呆在玄世璟身旁的大宝。

    玄世璟微笑着说道:“没关系的,大宝跟府上的人都熟,来了府上之后也温顺的很,若不是敌人,大宝是不会随意攻击人的。”

    “这……。它怎么能分辨来人是否是敌人呢?”李泰问道。

    “四弟,你平日里一直闷在武德殿读书,应该多出来走动走动,去山林里打打猎什么的,这样你就会知道,野兽的直觉比人类可厉害的多。”李承乾笑着拍了拍李泰的肩膀:“你现在若是对世璟弟弟流露出一丝一毫的杀意,恐怕下一刻,你就会被大宝扑倒在地。”

    “原来如此,大哥,宫里不是也养着几头猛虎吗?回去之后我就弄一头放在武德殿……”

    “万万不可。”李承乾连忙止住李泰的想法:“宫里养的猛虎跟世璟弟弟的这两头可差得远了,你贸然养在武德殿,万一出了意外,就算你侥幸无碍,倒霉的可是一大帮子人。”

    “是啊,魏王殿下,就算是大宝和二宝,也是珑儿和高峻领着在府上训练了一段时间才敢如此放养的。”玄世璟也开口劝导。

    听二人如此说,李泰大笑:“哈哈哈,放心吧,我也只是说说而已,若是针对在武德殿养上这么一只猛兽,一个看管不好,我千方百计搜集来的那些个孤本典籍可就遭了秧了。”

    “魏王殿下喜欢收藏孤本?”玄世璟眼睛一亮,看向李泰。

    “是…是啊……”李泰看着玄世璟闪闪发光的眼睛,突然感觉有点瘆的慌:“世璟可是要找什么古书?”

    “魏王殿下博览群书,可有见过描写造纸技术的典籍?”玄世璟问道,虽然关于造纸,他大概知道后市的一些材料工艺,可是毕竟后市技术比较先进成熟,有一些是不能照搬到大唐来的,所以还是要查找一些这方面的书籍,从中多加改进。

    “好像是有见到过,怎么?世璟想要造纸?”李泰问道。

    李承乾也好奇的看向玄世璟。

    玄世璟点头,说道:“是啊,你看咱们现在用的都是硬黄纸,这种纸张极其不易保存,时间长了,容易发脆,而且造价太高,珑儿说,这种纸在市面上卖的可贵呢。”

    “可是世璟你若是开造纸坊,做出来的纸张,不也跟市面上的纸张一样吗?现在作坊里做的这种硬黄纸,是先汉时期蔡侯发明出来的,一直沿用至今,书上所说的,也是这种纸啊。”李泰说道。

    “既然先辈们都发明出来了,那改进就是咱们这些后辈的事情了,时代要进步,不能老是守着先人发明出来的东西一辈一辈的吃老本吧,现在的硬黄纸实在是太难用,擦屁股都疼。”玄世璟不禁抱怨。

    李承乾和李泰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玄世璟,竟然用纸来擦屁股,还敢说自己是穷人家的孩子!穷人家的孩子有这么败家的吗?

    “仔细想想,世璟弟弟说的也不无道理,自蔡侯造纸至今将近千年,纸张却从未改进过,若是世璟弟弟能够做出新的纸张,那也是功德一件。”李承乾说道:“四弟,你搜集了这么多的孤本典籍,有空就帮世璟弟弟多查看一番吧。”

    李泰认真的点头:“好,既然这样,那我回去就翻看一下,把记载有关造纸的书籍让人给你送过来。”

    “那世璟就在此写过魏王殿下了。”玄世璟拱手行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