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李泰的心结

目录:大唐第一少| 作者:UMR| 类别:历史军事

    好不容易等到宴会结束,李承乾将玄世璟送出了玄武门。

    玄世璟远远的就看到高峻坐在马车前面的架子上,百无寂寥的四处张望,看到宫门处的玄世璟,立马调转车头,向宫门处行驶了一段距离。

    马车来到玄世璟身前,高峻从车上跳了下来:“小侯爷,您可算是出来了。”

    看高峻这样子,估计是在外面等了不少时候了,玄世璟笑道:“我不是说让你未时来这等着就行吗?”

    “这天寒地冻的,小的是怕侯爷冻着。”高峻一边说一边从马车上搬下垫脚的凳子,放在地上。

    玄世璟踩着凳子上了马车,高峻随后也跳了上去。

    回到侯府,珑儿已经在大门口等着了,玄世璟只觉得自己有些困顿,将玄世璟送到侯府门口,高峻就驾着马车离开了大门口,他要从后门进入侯府,将马车安置好,顺便给马厩里的马添些草料。

    “珑儿,昨天光顾着守岁了,大宝二宝喂了吗?”强打着精神,玄世璟问起了府里两只老虎的情况。

    “小侯爷,高峻已经喂过他们了,为了保持大宝二宝的野性,高峻还特意弄了些活的獐子野鸡什么的给它俩。”珑儿应道。

    “活的?他们吃生的啊。”玄世璟问道,吃生的多不卫生啊,毕竟已经养到府里了。

    “小侯爷,是这样的,老虎的寿命其实是很长的,但是离了山林的老虎,若是平日里不让他们多加运动,只是一味的安逸,会大大的缩短它们的寿命,所以给它们弄些活物,现在,二宝已经开始跟着大宝学着怎么狩猎了。”珑儿说道:“不过,侯爷真应该去看看大宝二宝了,您要是再不去,恐怕二宝都不认得您了。”

    “嗯,我会去看它们的,对了,提醒一下我二叔一家子,不要随意去大宝二宝活动的地方去走动,万一伤着了可不好办。”玄世璟说:“尤其是李世清。”

    “晓得了,侯爷,想必您现在也乏累了吧,先回房休息吧。”珑儿说道:“本来昨夜睡的就少,今日又在宫里折腾了大半天。”

    “嗯,还真挺累的。”玄世璟说道:“珑儿,陛下还赏了五百贯铜钱和三十匹锦缎,记得找人接收一下,我先去睡会儿。”

    “侯爷放心。”珑儿应道。

    饮宴结束之后,李泰回到自己的住所武德殿,吩咐内侍让尚食局送些酒菜过来。

    皇室诸多皇子之中到了李泰这个年龄基本都已经封王就藩,就算是皇帝特别喜爱的皇子,也在长安城赐了府邸,而李泰却依旧住在皇宫里,可见李二陛下是多么的喜爱他的这个儿子,还特别下旨许其“不之官”,就是不封他任何官职,让他留在宫中陪伴自己。

    不一会儿,尚食局的人就将李泰所要的酒菜端了过来,李泰坐在榻上,自斟自饮着,脑海中却是思绪万千,每次看到玄世璟,自己就会想到玄明德,想到当年在窦建德派人追杀他们的时候,玄明德带着李承乾丢下他离去的那一幕,没人知道当时自己是怎样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下了马车躲在草丛里看着大唐的军士与窦建德的叛军厮杀时的恐惧,当自己看到最后一个大唐的士兵,倒在窦建德叛军的刀下,心跳的有多快,自己知道,万幸的那些叛军没有四处搜寻,也没人知道,当夜幕降临,自己躲在草丛之中,饥寒交迫,周围安静的渗人的那种绝望。

    往事历历在目,李泰不想过多的去回忆,也不想去迁怒玄世璟,可是正是因为印象太深刻,总是不经意的就想了起来,每次看到玄世璟,总是控制不住。

    李泰仍旧陷在自己的思绪中,手执酒杯,一杯一杯的喝着醇香的酒水。

    “殿下,魏征大人来了。”内侍走进来禀报。

    李泰赶忙起身:“快快有请。”

    “诺。”内侍低着头转身出去。

    少顷,魏征就走进了武德殿。

    “微臣见过魏王殿下。”魏征向李泰躬身行礼。

    李泰连忙上前扶起魏征:“老师折煞学生了,不知老师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魏征从走进这武德殿,就闻到了一股酒气,此刻看到李泰桌子上的酒壶和未动过的菜肴,心下便了然。

    “魏王殿下可是有什么烦心事,为何这酒宴刚结束,魏王殿下便在这武德殿里自斟自饮了起来。”魏征询问道。

    李泰微微叹了口气,说道:“老师,泰心中有一事不明,还望老师解惑。”

    “魏王请讲。”魏征走到李泰榻前,为自己倒了一杯酒水,一饮而尽。

    李泰也没有在意魏征的动作,自顾自的说道:“老师,泰心中疑惑,有些往事,泰想放下,可是却总是挥之不去,一旦想起,还易迁怒与别人,每当想起时,总是心烦意乱,无心他事,这该如何?”

    聪明如魏征者,也大概知道李泰所说的往事是什么,当初李泰、李承乾和玄明德之间的事情他多多少少也听说过一些,只是不曾想到,李泰回被此事所困扰这么多年。

    “无敬爱便无憎恨,殿下,这是您将一个人想象的太过美好,对其太过敬重,可是这到头来却发现事实与你所想象的略有偏差所产生的,您觉得那人辜负了您的期望,微臣说的可对?”

    一语中的,一针见血。

    李泰听了魏征的话,陷入了沉思,当年的往事一幕幕涌入了脑海。

    秦王府中,年幼的李承乾拖着李泰偷偷的跑去了天策府。。

    “大哥,咱们偷着跑过去,父王知道了会生气的。”

    李承乾回头咧嘴一笑:“放心吧四弟,有明德叔叔在呢。”

    想起玄明德,小李泰脸上也露出笑容:“对,明德叔叔一定不会让父王骂我们的。”

    天策府中,玄明德将行军图收起,对着坐在下首的李靖、房玄龄、杜如晦等人说道:“即是如此,那此次行军,就全权由药师带领,玄龄、克明,你二人留在长安,注意长安的风吹草动,知节和敬德一人往东,一人向西,迅速合围叛军,此战务必一击而中。”

    李承乾和李泰躲在房间外面,探头探脑的看着房间里的玄明德,挥斥方遒,语气间尽显豪迈,对玄明德的敬佩之情更甚。

    两人在门口出那么大动静,玄明德怎么可能没注意到他们,微微一笑,走出房间,蹲在二人身前:“承乾又带着青雀偷偷跑出来了?不怕你父王责怪吗?”

    “因为有明德叔叔在啊,父王不会责怪我们的。”李承乾看着玄明德一脸认真的说道。

    “就你机灵。”玄明德刮了刮李承乾的鼻子:“不要整日里只带着青雀四处玩耍,今天的功课做了吗?”

    “我和青雀是做完功课才来找明德叔叔的,明德叔叔上次不是答应过我们,要教导我和青雀习武的吗。”李承乾希冀的看着玄明德。

    “好啊,明德叔叔答应过你们,就一定会教你们的,承乾和青雀要记得,大丈夫言必行,行必果,书上读到的,也一定要做到、用到才是。”

    小李泰望着笑的一脸和熙的玄明德,心里暗暗的记下了这句话,大丈夫言必行,行必果。

    “明德叔叔,我去跟父王说,让你来做我们的先生好不好,你讲的东西比先生讲的要有趣的多。。”小李泰说道:“青雀喜欢明德叔叔讲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