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风俗异事 第六百七十六章 八仙聚(10)

目录:抬棺匠| 作者:陈八仙| 类别:散文诗词

    一夜的疲惫,令我刚躺下,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睡梦中,也不晓得咋回事,我总感觉有一道身影在我眼前飘来飘去的,压根没办法安心入眠,再加上外边的阳光照了进来。

    这让我更加无法睡眠了,只好躺在床上,闭上眼睛,也算是休息。

    在这种状态中,足足过了一小时的样子。

    说实话,我有些忍不了,按照那袁青田给我的说法,八点得集合,而现在离八点仅仅差二十来分钟。

    我想过去看看。

    毕竟,这次也算是我们抬棺匠的一次盛会了。

    更为重要的一点是,老爷子临终前,曾让我找五大世家的诸葛家联合。

    可,现在躺在这里,到哪去找诸葛家联合。

    总不能让诸葛家找我联合吧!

    心念至此,我立马爬了起来。

    哪里晓得,我这边刚爬起,睡在旁边的王木阳陡然睁开眼,沉声道:“陈九,你知道什么叫包装吗?”

    “什么意思?”我有些不懂他意思,就问他。

    他扭过头瞥了我一眼,淡声道:“两个身价一千万的富豪,一个穿着花短裤,人字拖,背心,骑着自行车,一个西装革履,开着法拉利,你觉得哪个更受人尊重。”

    我想也没想,就说:“当然是后者,毕竟,世人都是先敬罗衫后敬人。”

    他一笑,就问我:“那你想做前者还是后者?”

    我稍微想了想,其实我心里比较我想做后者,但于我而言,穿扮随性就好,没必要过分讲究。

    但,王木阳既然已经问出来了,我自然不能这样回答,就说:“后者。”

    话音刚落,他腾的一下爬了起来,紧紧地盯着我,“陈九,你要是相信我,现在去找一套西服,一条领带,一双皮鞋,再捣鼓点发胶,最好再往自己身上弄点什么香水,另外,你表情得有傲骨,唯有这样,去了袁青田家,别人才会把目光放在你身上,倘若你用现在的穿扮去,别人只会把你当成乡下抬棺匠,如此一来,你说出来的话,也就是人微言轻了。”

    他好似怕我接受不了,又补充了一句,“陈九,我知你心高气傲,但这社会的交际是这样,我们既然改变不了,只能学着接受。”

    听着他的话,我微微思量了一番,也没说话。

    那王木阳见我没说话,深叹一口气,轻声道:“陈九啊,你知道你只想当好一名抬棺匠,但整个行业,并不是你一人做好就行了,而是需要引领大家一起做好,就如你当初在东兴镇,你把刘凯等八仙赶走,整个东兴镇的丧事变得有规有矩,这不是挺好么,难道你想眼睁睁的看着,各地丧事风俗愈来愈低俗。”

    说话间,他缓缓起身,怔了怔身上的衣服,继续道:“你应该听说一些风俗吧,现在各地流行一种新的风俗,请一些舞女在丧事上大跳艳舞,甚至有不少为了热闹气氛,更是让那些舞女/脱/光/衣/服,在棺材前边各种诱惑,你不觉得这样伤风败俗了吗?难道你就不想制止这种行为吗?”

    他深叹一口气,又说:“想要遏制这种情况,光凭我一个人肯定不行,我需要你帮助我,同样,光凭你一个人也遏制不了,唯有依靠我帮助你,只有我们俩相互合作,才能将整个地方的丧事风俗朝好的方向引领,这也算是利国利民的大事。”

    听着他的话,我抬头望了他一眼,也没多说什么,径直朝外边走了过去。

    那王木阳见我出了门,立马跟了上来,问我:“陈九,怎样?要不要听我的话?”

    我停下脚步,扭头望了他一眼,淡声道:“先过了这次的事情再说。”

    他听我这么一说,面色一喜,忙说:“这个好办,只要你穿扮上面讲究一些,再有我的陪衬,即便是在南方,这些抬棺匠,照样要给我几分薄面。”

    我点点头,也没再说话。

    或许就如王木阳所说的那般,身在这个社会,不能改变什么东西,只能学着适应这个社会。

    出了门,我径直找到黄叔,把我的要求说了出来。

    那黄叔一听我的话,立马朝他儿子黄浩看了过去,也没说话。

    而那黄浩一见这眼神,吱吱唔唔了一会儿,对我说:“九哥,我…我…我有套好衣服,我…我…我打算结婚时才穿的,既然你现在需要,我…我把他送给你了。”

    说完这话,他立马钻进房子。

    不到片刻时间,他出来了,手里提着一套衣服,严格来说,是一套黑色西服,另外还有一双蹭亮蹭亮的皮鞋以及一条酒红色的领带。

    “喏,九哥,衣服给你。”那黄浩一脸不舍地把衣服朝我递了过来。

    我也没跟他客气,接过衣服,朝他说了一声谢谢,便转身朝房间走了进去。

    进入房间,我简单的将衣服换上,又找了一面镜子,还真别说,当真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这黑色衣服往我身上一套,说不上气宇轩扬,至少也算是神采奕奕。

    望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感慨颇多。

    当年刚入行那会,活脱脱的一枚小鲜肉,这些年下来,完全成了一块老腊肉,特别是头发,也不晓得咋回事,自从白了发以后,我染过几次,但,不到一个月时间,白头发又悉数冒了出来。

    所以,这段时间,我也懒得打理,任由那些白头发冒了出来。

    “九哥!好了没?”黄浩的声音,从外边传了进来。

    我整了整衣服,又望了一眼镜子中的自己,脚下朝外边走了出来。

    刚出门,令我诧异的是,那王木阳死死地盯着我,连眼珠也没眨一下,而黄叔跟黄浩跟王木阳反应差不多,一双眼珠一直盯着我看。

    “怎么了?我脸上有花?”我摸了摸脸颊,下意识问了一句。

    那王木阳一笑,“没什么,没想到你陈九穿正装后,还不错嘛!”

    话音刚落,一阵杂乱无章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一听到这脚步声,我面色一凝,抬头朝前边看了过去。

    仅仅是望了我一眼,我脸色沉了下来,来人我认识,正是袁青田身边的两名抬棺匠,要是没猜错,他们这是打算请我们过去了,也就是说正戏要开始了。